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我的尾巴与夜鸟的歌声格格不入

拉鲁的诗 2018-05-05 19:16:47



风吹海,浪成雾,天空蓝色的心是一间密室
里面灌满白色泡沫的呢喃
灌满细雨,清风和浓雾

风停在我背上,阳光吻得灼热
永恒在蠕动
尘世竟然有衰老,心灵焰火非法

被掏空珍珠的贝壳也在蠕动,寂静展开双翼
我被切割,精心打磨,却成色不足
岸盲目而多刺

血液携沙流遍我的身体,爱是偶然
点燃海底的光也是偶然
飞翔的鱼追随光束,隐没于生活的杀戮

我制造的悲剧在形成褶皱
徘徊不走的天鹅,为生命的悲伤而骄傲
为向你忏悔,我得去作恶

思绪不成样子,悲伤依然明亮
黑色担架抬起昨天的太阳
人在死去,滚烫的沙子在冷却

你前进太快我追赶不上
静默救赎我垂危的心
向着你的时间,向着生命的内部坍塌

我藏好怯弱,我吞下恐惧
死火山不言不语
我害怕喷发,我渴望喷发

谁给我以温存,谁让熟睡的我翻转身子
我在暗淡的梦中等待,你姗姗而来
润泽的手指侵袭我

世界被熨平,奇迹割开我的图案,一马平川
爱抚也是偶然,轻盈落向我
河柔软,路坚硬

时间粗糙,放飞我,一天之内一千次
我们迈着冰凉的步伐上路
严寒没有去向,我也没有由来

灵魂敞开自己的帆迎接命运的风
坠落,眷恋海底,漂浮,滑向天空
梦靥的漩涡含混不清,染毒的标枪转得飞快
我的尾巴与夜鸟的歌声格格不入

冥河退让,泅渡困难,到处是一样的天空
生命克制着自己,声音在融化
虚空的深渊塞满理智,爱不足一吻


——拉鲁写于2017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