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姑娘与我同舞时,透露的心语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9 03:15:28

雪姑娘与我同舞时透露的心语

——秋雨诗作《你姗姗而来》赏读遐想


相关链接:

     【艺乡 · 诗歌】李翠峰:你姗姗而来

                          

    引子】:昨天金城一场大雪,就引发了今天母亲河畔的故事……


       优美的文笔,悠扬的音乐,幻如仙境的画面……随着作者的笔触导游,把读者从欣赏《雪落红古》的欣喜愉悦之中,又一次引入如诗如画的同为吟雪的另一世界。在真切又虚幻的似童话的美景中,领略诗的意境,欣赏曲的韵味,沉醉于漫天翩跹纷纷飞落的大雪的别样美。


       鬼斧神工、清新天然的雪垒冰雕,由音乐赋予了鲜活的生命、圣洁的灵魂,显得格外素雅灵动。今天,连素来稳重的白塔山,也都盛情难却吧,被抹上一层素雅而又庄重的洁白色。史越百年、横跨华夏第二大河两岸的黄河大铁桥,今日一改沧桑凝重的深灰色,钢骨铁架间绽放着一朵朵傲雪凌霜的“秋菊”。黄河边山坡上的那一棵棵树,做为传递四季信息的使者,可能今天另负重任,犹如威武的卫士更是银盔素甲披挂整齐,精神抖擻,异常威武。你瞧,那三两只刚出去觅食才又穿雪飞归的喜鹊,站在树枝梢头叽叽喳喳,满怀惊喜地欣赏着不知被谁装修一新的老巢……


        真的是,目不暇接,美不胜收!



       人们不分男女老幼,都脸带喜容说笑着纷涌而出,奔向母亲河畔,四散开來,各选所爱,环顾四周指指点点,又仰望天空好像还在企盼着什么……

       今天的贵客是谁?是乘飞机从天上来吗?怎么连天、地、人都显得这样隆重、兴奋而又喜庆?

      “啊呀,那不到处都是嘛,还找什么呢?!”还是孩童们眼尖,在欢呼雀跃中发现指点着一幅又一幅雪景美图。他们可没有大人们那样大的定性,赏雪吟诗,伴乐作画。他们自然有自己的所爱所选,呐喊尖笑着去堆雪人、打雪仗,在洁白柔软的雪毯子上滾几滾……

       音乐悠扬,美景灵动,雪舞更欢。今天的主角、大腕一一雪美人终于出场!

       你看她,银妆素裹,气质高雅,微笑中显露出矜持、冷傲而又凤眼含情,踩着音乐旋律优美舒缓的节奏,步步莲花,优雅高傲地走入天地装饰一新的天然大舞台。人们发出一次又一次赞叹、欢呼!

      我再凝视,似曾相识:“这不就是,传说中冬夫人特聘的高级化妆师一一雪姑娘吗?”



    或许,她在周遭众多男性灼灼目光中自傲于超凡脱俗的美吧,抑或她又在众多女性艳羡惊讶声中激发出舞一曲的热情?天哪!雪姑娘竟向旁边自惭形秽的我,莞尔一笑,伸出纤纤玉手,那神情分明在暗示:“嗯,不可以吗,邀你领我舞?!”我欣然,我心醉,可舞了会儿才发现,这哪里是我领舞,实在是身心皆随她意,是她在领舞!我也放开了,且不顾三步四步,只要心入其境,溶入旋律,别踩污了舞伴白裙就行。



       在雪姑娘的带动、“煽情”下,母亲河畔的林荫石子路上,赏雪亭居中的休闲公园内,人们纷纷在漫天飞雪中暢享人与自然的和谐、亲近及愉悦。十几位青年寻得伙伴,围成一圈,笑语喧哗中手舞足蹈,尽情发泄着工作学习中的压力,忘我般享受着雪姑娘激发的生活情趣。七八位老人受了感染,也情不自禁地呼朋引伴,跳起了健身舞,忽而如群雁"人"字排空俯瞰山河,忽而似旅者围篝火成圈尽情歌舞。另有三五位老人,或因性之使然,扶持河畔栏杆,悠然自得地观赏着“母亲河”流淌着的那有大有小的冰块,薄覆着纯洁无瑕的一层春雪,随波逐流,不时相互冲撞,发出如玉佛寺内敲磬般的脆响,缓缓东去。此时此番情景,或有某一老人又对人生有了新的感悟吧?公园内稍远处一角,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银须轻拂,身心健朗。只见他闹中取静,目不斜视,气沉丹田,随着片片雪花飘逸轻舞龙泉宝剑,一招一式,尽现太极章法、功夫、神韵。玫瑰色唐装映衬在雪的世界里,更凸显老者的仙风道骨,鹤立不凡。雕塑“黄河母亲”旁,一对新人新婚喜悦挂在眉梢上,正在选择不同角度摄影留念,把新婚喜庆与"黄河母亲”联结到一起,希冀子孙繁衍,爱情永恒。游人由衷赞叹其用心之良苦,寄情之高雅!更远处,不时传来一两声儿童们被雪球击中的惊喜尖叫声……我不由遐想,这不就是一幅精气神盎然涌动的《母亲河畔赏雪闹春图》吗?  

       ……



       雪姑娘清纯迷人,舞姿翩翩,乐感极強。一舞一蹈间或如清风弄月,或如彩霞托日,不经意中将阴柔美与阳刚气溶为一体。舞到情致得意处,口气清新、似歌似吟般飘逸而来天籁之音!她也似醉心于"中国梦,我的梦”?这时的雪姑娘,完全沒有了初来时的冷艳、矜持与孤傲,竟对我微微笑着俯耳轻语:“别走神,随着乐感听诗、赏景、跳舞,即可完全无你、无我。”细语间,竟流露出了天然深藏平日不显的羞涩、野性,又似无语地告诉我,我才不管什么冬天、春天,什么迟来早退!我,就是我一一雪姑娘!

       舞已毕,兴未尽。我在沿母亲河畔散步返回时才想明白,春姑娘可能是受不了冬夫人冷漠拘管的颐指气使,也可能是羞惧于春小伙热情洋溢溶化了自己,所以才今天偷偷降临……

【作者简介】何元生,1949年3月生人,先后任窑街矿务局厂党委书记、矿工会主席等职。酷好写作,曾在全国、省级报刊发表新闻通讯、报告文学、工作经验等百余篇。

【声明】“艺乡微刊”为原创文艺微刊。本文为作者何元生投稿并授权以“原创”刊发。配图来自网络。其他微信平台如若转载本文,必须保留文章来源和“艺乡微刊”二维码。

 欢迎您到《艺乡》来做客

微信平台:hanqiaoshici

主编微信:hanqiao1981

投稿邮箱:476761767@qq.com

交流 Q群:584110918

稿酬发放:平台对投稿作者以文章赞赏金额的50%支付稿酬(稿酬在稿件发表一周后以微信红包的方式发放,请作者主动添加主编微信。限于人力,恕不追加;10元以下稿费不再发放。)

阅读奖励:稿件发表一周之内,阅读量每增加500,奖励5元。(阅读奖励与稿酬同时发放)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