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故事32]宋江夜看小鳌山,花荣大闹清风寨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5-15 04:31:55

首先必须感谢您对小宝的关注和支持

(ps:播放不顺,请用手机浏览器打开)


宋江离开清风山到了清风寨,打听得知清风寨衙门在中间,南北两个小寨,北寨是小李广花荣,南寨是文官刘高。宋江投奔北寨,花荣来接。这是一位年少的军官:齿白唇红双眼俊,两眉入鬓常清,细腰宽膀似猿形。能骑乖劣马,爱放海东青。百步穿杨神臂健,弓开秋月分明,雕翎箭发迸寒星。人称小李广,将种是花荣。花荣小鲜肉一枚,身材也好,很符合宋江的口味。

花荣迎宋江进门,磕了一个头,宋江进了正厅,花荣又规规矩矩的磕了四个头,花荣为什么这么尊敬宋江呢?原来五六年前花荣就认识宋江,一别之后时时想念,听说宋江吃了官司,接连写了十几封信去宋家庄打听,幸得哥哥到此,相见一面,大慰平生。说完这话又接着拜,宋江扶起花荣,详细的讲述了自己如何杀阎婆惜、投奔柴进、白虎山遇武松,青风山被抓等一系列的事件,说的非常详细,特别是武松这一段照样很精彩。花荣听后:兄长如此多磨难,今日幸得仁兄到此,且住数年。花荣要留宋江住上几年,为什么花荣那么崇拜宋江呢?宋江究竟为花荣做了什么呢?宋江当然也得表示一下自己的思念之情:不管你请不请,我一定要来的。随后花荣让自己的老婆崔氏,妹妹出来拜见宋江,安排宋江洗澡换衣服,设宴接风。

宴席上,宋江说了关于清风山救美人的事情,花荣只是皱眉:兄长没来由,救那妇人做甚么?正好教灭这厮的口!原来把守清风寨只是花荣一人,想当初谁敢小瞧了清风寨,自从刘高这个穷酸饿醋来做了正知寨,他是文官,又没本事,来到此地乱行法度,无所不为。花荣每天被气的半死,恨不得杀了这污贼禽兽,宋江救的女人,更不是好东西,每天都是她怂恿刘高残害良民,贪图贿赂,正好让这个贱人受些玷辱。花荣十分埋怨宋江救人。老宋好心办了坏事,只好劝解:怎么说也是同僚,冤仇可解不可结。人都救了,花荣还得称赞宋江高明:来日见了刘高,一定告诉他救他家小之事。花荣说要把这事告诉給刘高,那么他对刘高说了吗?



单说宋江就在花荣家住了下来,花荣每天换一个心腹人陪着宋江,其实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每天都要换人呢?这几位导游带着宋江到清风镇上旅游散心,清风镇上有几个小酒馆,宋江和导游上楼吃酒,到了结账的时候都是宋江出钱,回来的时候也不和花荣说。您要知道每天花荣可都是掏钱給心腹人请宋江吃饭的,这些钱就都落到了导游的手里,他们自然是非常的开心了。您说谁会不喜欢宋江呢?不知不觉,住了一月有余,到了元宵佳节。

清风镇一年一度都有灯会,这一天虽然比不得京师,也是人间天上。花荣是清风寨的警备副司令,灯会的治安工作可以说是重中之重,只好安排三四个心腹陪同宋江去看灯。当晚宋江一行四五个人,手挽着手,来到灯会的中心小鳌山大王庙。只见金莲灯,玉梅灯,晃一片琉璃;荷花灯,芙蓉灯,散千团锦绣。虽无佳丽风流曲,尽贺丰登大有年。走不多时看到一群人围着一处大院门,中间一伙舞鲍老的。至于什么是鲍老呢?是一种戏曲,咱们就当是民间歌舞队,宋江个矮,看不见干着急,心腹人在歌舞队有熟人,分开众人,給宋江找了个好位置,老宋看人跳舞扭来扭去,呵呵大笑。

宋江这一笑就引来一双关注的目光,原来墙院门里坐着的正是刘高和美人。美人一眼认出宋江:那个黑矮汉子,便是前日清风山抢掳下我的贼头。老高一听什么,抢我老婆的人来了,赶忙命亲随去抓,宋江转身便跑,没跑几步,被人給活捉,恰似皂雕追紫燕,正如猛虎啖羊羔。跟随宋江的心腹人赶紧去給花荣报信。

却说宋江被捆了来见刘高,刘高就问了:你说你怎么那么大胆,赶来看灯会?宋江首先就是否认自己是贼,我是花荣的朋友。美人出来作证:你胡说,我叫大王的难道不是你?宋江否定不了,就得认,老宋说的都是实话,自己也是被抓上山的,也是受害者。但是美人人家眼不瞎,你是受害者,你坐在主席台上,我叫你大王你还答应呢?宋江只好说: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贱人,我救了你的事全忘了?美人怎么可能让刘高知道自己被王矮虎调戏的事情,矢口否认:这等赖皮赖骨,不打如何肯招!刘高也真是没脑子,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把宋江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迸流,明天要把宋江押往青州府。

花荣得到消息,第一时间給刘高写了一封信:薄亲刘丈,近日从济州来,因看灯火,误犯尊威,万乞情恕放免,自当造谢。为什么花荣給宋江改姓刘呢?因为刘高也姓刘,花荣为什么之前没給刘高说宋江救他老婆的事呢?二人不和,说了刘高要是抓他的把柄,不是自找麻烦吗?而且他万万没想到,宋江已经招认自己是郓城来的张三,和自己说的不一样。其实这也不重要,人家刘高又不傻,你说他姓刘和我同宗,就放了他,没门,刘高就是要借机整花荣。送信人被赶出寨门,花荣得信,他会怎么办呢?

披挂整齐,提枪上马,带了三五十名军汉,杀奔刘高寨里,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了。看门的军人哪里敢阻拦,花荣冲进了大厅:“请刘知寨说话。”刘高早就吓的魂飞魄散,他是一个拿笔杆子怎么干的过花容,不敢出头,花荣自己也不见外,命人就搜,在耳房里救出宋江,离开时还給自己洗白:刘知寨,你便是个正知寨,怎奈何的了花荣!谁家没个亲眷!你是甚么意思?我的一个表兄,拿在家里,强扭做贼。好欺负人,明日和你说话。



刘高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刻组织了二百人来花荣寨里夺人,只见花荣寨门不关,自己坐在正厅上,左手拿着弓,右手挽着箭。大家都知道花荣的本事,二百人堵在门前不敢动手。花荣一个人的射箭比赛开始了,第一剪射中大门左边门神的骨朵头,第二箭射中右边门神头盔上朱缨,第三箭射中穿白的教头心窝,那人叫一声哎呀,转身就走,其他人也都跟着跑了。

花荣关上大门,去后堂看受伤的宋江:“小弟误了哥哥,受此之苦。”二人首先交流了一下彼此知道的情报,刘高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必须立刻想个应对之策。刘高打不过就会向上举报花荣,宋江自己本来就是戴罪之身,一旦事发罪上加罪,死无葬身之地,必须连夜离开赶奔清风山避难。宋江贴了膏药,吃了些酒肉,黄昏十分,宋江启程。

宋江又一次失算了,人家刘高到低是个读书人,计谋也高出了宋江不少,他举报花荣又没有证据,顶多算是文武之争,宋江肯定会逃奔清风山,他派了二三十个军汉去关键路口拦截,必然抓住宋江,到时候再写信让上峰自己来我这取,连花荣一起抓了,清风寨就是老爷我一个人的了。一切和刘高预料的一模一样,二更左右,宋江就被抓来了,刘高大喜,命人把宋江关在后院保守秘密,差两个心腹之人,星夜赶奔青州府。此时的花荣还在家里,丝毫不知,赞美宋江神机妙算。

再说青州知府,复姓慕容,双名彦达,是徽宗天子慕容贵妃之兄,皇亲国戚一枚,狗仗人势,在青州横行,残害良民,欺罔僚友,无所不为。收到刘高的举报信,首先是怀疑了:花荣是个功臣之子,如何勾结清风山强贼?处理起来必须要慎重。招来本州兵马都监镇三山黄信命他前往调查,那么黄信镇哪三座山呢?第一便是清风山,第二是二龙山,第三是桃花山。而清风寨就是三座山的交叉路口,那么为什么黄信被称为镇三山呢?因为他经常吹牛要剿灭这三座山的土匪。所以黄信的外号就是一个大大的讽刺。

话说黄信来到刘高寨中,提审宋江,你瞧他怎么说?“这个不必问了。连夜合个囚车,把这厮盛在里面。”知府让黄信来调查花荣是不是通匪,黄信一句话没问,看了看宋江就确认他是土匪了。黄信的眼光很不错。黄信了解到花荣还不知道同伙被捉这事,就定下了一出鸿门宴,以调解文武不合这个理由,假意邀请花荣吃酒,偷偷埋伏下四五十人,摔杯为号,抓捕花荣。刘高听后大加称赞:瓮中捉鳖,手到擒来。

次日天明吃过早饭,黄信去请花荣赴宴,花荣听说上峰来了,目的是调解他和刘高的矛盾。花荣很冤枉:我如何敢欺罔刘高?他是个正知寨。累累要寻花荣的过失,不想惊动知府,有劳都监下临草寨,花荣何以为报?黄信附耳低言:“知府只为足下一人。倘有些刀兵动时,他是文官,做得何用?你只依着我行。”您看黄信这个人一点都不傻,明明要抓花荣,说假话和真的一模一样。花荣怎么可能不上当。酒席宴上,黄信假意两边相劝,刘高給黄信敬酒,依计黄信摔杯为号,把花荣給捆了。

花荣方知自己上当,万万没想到黄信这个人这么不是东西:我得何罪?黄信大笑:你勾结土匪,反叛朝廷,我看在你往日的面子,不去抓拿你的家小,你就知足吧。黄信看花荣不死心,命人押出宋江,花荣看宋江,目睁口呆,面面厮觑。花荣只好认栽但是求黄信:看在都是武将的面子上,休去我衣服,容我坐在囚车里。黄信点头同意,点了一百寨兵、三五十军士,连同刘高,押着二人,赶奔青州府。有分教:火焰堆里,送数百间屋宇人家;刀斧丛中,杀一二千残生性命。正是:生事事生君莫恕,害人人害汝休嗔。宋江怎生得脱,且听下回分解。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