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人间真情】林建刚|散文两题

伊犁锐角 2017-12-06 21:11:18



塞外江南的雪是北方雪的宏大盛会,是洁白生命的华丽绽放,丰盈了河谷芬芳醉人的流金岁月。----林建刚

奶奶的礼物


上小学时,我收到了老家奶奶捎来的第一份新年礼物,也是最后一份礼物。

这份珍贵、难忘的礼物是一双奶奶亲手熬夜做得手工黑布鞋,白布千层底加黑绒布鞋面,外观大方合脚,结实耐穿,鞋子里还包了几枚五分硬币。至今还记得当时情景,父亲请了探亲假,来回奔波20多天,经历了80年代末艰难、拥挤、疲惫的春运之旅,不远万里风尘仆仆带回的礼物。直到奶奶去世,我脑子里也只有家里奶奶中年时的黑白照片,清瘦、慈祥、善良,极为普通的沿海农家妇女装扮。

可以想见,当白发苍苍的奶奶看到父亲颠簸万里归来,激动的连夜戴上老花镜穿针引线为几位未曾谋面的孙子孙女赶做新鞋,最后把手心焐热、带着深深祝福心意的压岁钱用红纸包好放进新鞋里,打包交给父亲带回新疆。


小时候,我的邻居一家都是从老家一个地方来新疆支边定居的。邻居家的小孩打小就由勤劳、朴实、任劳任怨的奶奶一手带大,看得我家几个兄弟姊妹好生羡慕。

有一次父母同时出差3天不回家,就把我们几个兄弟姊妹拜托给邻家奶奶照看。邻家奶奶精心看护我们几个小孩,做饭、洗衣、夜里盖被子等,生怕我们饿着、病着、摔着。平常十分调皮好动的我们,在邻家奶奶面前却表现的十分乖巧、听话。扫地、抬水、抱柴火等忙得不亦乐乎。

同样都是普普通通简单的食材和调味品,邻家奶奶做出的饭菜就格外香甜、可口,几天下来,我们几个饭量大增,精神抖擞。父母回来后看到我们红光满面,活蹦乱跳,十分感激邻家奶奶的精心照看。


以后家里每当做了好饭时母亲总不忘让我给邻家奶奶也端去一碗尝尝。至于过春节时,大年初一早上我们几个小孩总是第一个去给邻家奶奶拜年送祝福,从心里把老人家当亲人看待,当老人孝敬。等我们陆续上中学后,邻家奶奶年事已高,80多岁的高寿,人老思乡,回乡心切,茶饭不思。邻居家的大人们只好将老人送回老家度过晚年,至此天各一方,再无音讯传来。

到如今,岁月流逝,人事沧桑,奶奶也已去世多年。奶奶当年精心做的手工布鞋也早已穿破不知所踪。每到清明时节清风带雨的日子,我就不经意想起奶奶那中年慈祥、和蔼的不老面容和邻家奶奶的点点暖心往事,一股淡远的哀伤与思乡之情慢慢袭上心头,眼眶不觉湿润、模糊起来。

塞外江南的雪


比起冬天下雪,江南的雨更有名。

杏花烟雨江南,短短六个字尽显锦绣江南的旖旎、儒雅、静美底蕴。但在塞外江南伊犁,雨温情却不缠绵,清凉却不潮湿。雨云来得快,去也无踪。同样是青山绿水、繁花似锦,风华流转,塞外江南的雪却无形中多了一份豁达、豪爽、华美。

最初的雪一般要到十一月份才姗姗来迟。

雪花细碎,悉悉索索,扯地幕天,没多久便任性绝迹而去。黄绿的树叶上,半枯的青草间……像披了一层薄薄的白纱,太阳一出来就迅速融化渗入大地。


晚秋的浓妆依然绚烂、空旷、深远……含笑婉拒冬雪的清淡邀约。进入腊月,天寒地冻,薄雾氤氲,秋霜打湿了遍地枯叶的最后依恋,清晨的朦胧雾气时不时笼罩河谷绿洲的苍山瘦水。雪的造访次数不多,但往往一场雪下个一两天也不足为奇。

先是细细的雪粒漫天飞舞,渐渐的,轻盈、袅娜的雪花翩然而下,形态万千,香韵悠长。下到夜里雪花片片起起落落,靓丽多姿,似鹅毛,像团花……洋洋洒洒、秀舞天地,天山为雪白头,伊水含冰渗骨。

若是巧遇北风助威,大风扬雪扑面,踏雪行走不久便气喘吁吁,步履踉跄。待到雪后初晴,冰天雪地,满树琼花玉枝,北国冬日风光,分外妖娆多姿。


几场大雪过境覆土,积雪有时深达一二十公分。城中一片繁忙、喧嚣。机械化的专业清雪流程很快疏通城市主干道路,一辆辆翻斗卡车来回穿梭于小城的大街小巷,各族清洁工作人员挥汗如雨,加班加点清扫地砖上及路沿石边残余的冰雪。

宁静、淳朴的乡村小镇真正成了雪的原色世界。整齐成片的防风林带白雪挂枝,笑傲寒冬;引水渠边的枯黄芦苇丛披上白色大氅显得妩媚清雅。

天空多呈青色、深蓝色,淡灰、淡白的浮云飘荡着巡游河谷山川、村庄,旷野无比宁静温柔,夏日奔腾的伊犁河水似乎也收敛链了往日的野性与豪迈气魄。进入一月,有时一夜之间大雪倾城,行人棉衣臃肿,步履蹒跚。


雪花飞舞中,不少女士喜欢打伞逛街,细细体悟雪中情的温和、优雅心境。偏远山区积雪往往超过河谷,有的山谷山沟积雪深度可达一米左右,加上山高林密,冰泉潜流,雪海茫茫,鸟兽无踪,村民往来城市多有不便。

新春过后,冰消雪融,河水欢唱,大地回春。青草生机勃发,柳枝轻飏伴舞东风。春雨尚未成气候,有时一夜春雪围城,天亮后河谷大地山川一片洁白耀眼。

在慵懒春阳普照下,无须半日光景,城中春雪已基本化尽,街道、广场重现绿色生机。

塞外江南的雪,是北方雪的宏大盛会,是洁白生命的华丽绽放,丰盈了河谷芬芳醉人的流金岁月,伴我渡过了一个个漫长、寂寥的寒冬暖日。这轻舞飘扬的团团飞雪,这清寒洁心的料峭北风、这绝世秀美的寒山瘦水……凝聚成了塞外江南素白冬日的无边柔情和幸福守望,深深印刻在北方辽阔、深邃、浩瀚的茫茫天宇。

作者简介

林建刚,察布查尔县人,多年从事文字信息处理工作。喜欢文学,热爱生活,崇尚自然,以诚待人。作品偶见于伊犁晚报和伊犁日报。

图片来源网络,若涉版权敬请联系。

主编:何金良     微信:ylsjhm1949

本期编辑:贾琦玲     微信:fanhua--70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q.com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锐角论坛》自己发文,这里也可以进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