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春风吹故里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9 02:38:28

初春三月头一天,济南猝不及防的飘来一场满天星雪,给春意初萌的万物抑上一份浊湿,春天,也行迹难觅。

望着窗外疾走的人群,洒落的鹅雪,想起故乡的春天。

南方的春天像极了花季的少女清晨初醒时眼中那朦胧的美,山色青青,绿意新新。初晨,若你推开扇窗,随风而来的就是泥土与花蕊细碎的香,春雨过后湿气很重,像浸过水的棉花。

孩子们踏着小花鞋,在一块颜色稍干稍浅的水泥地上玩耍,几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牵着皮筋,轻盈欢快的跳跃着,像花丛中的小蝴蝶,踩得几处积水的洼坑,踢踢塔塔的响,嘴里还念着可爱的童谣“.一个毽儿,踢两半儿,打花鼓,绕花线儿”,就这样嘻嘻哈哈的可以闹一早上。

也有年纪稍大的大伯大妈,背着小竹篓,提个小镰刀,迎着晨露去上山择蕨菜,初春的南方山色在北方看来好似与其他季节并无不同,反正你们是四季如春的城市,其实并不是,初春的南方山上,深色的叶与浅色的芽常会长在一条枝上,草色也是从萎靡之色回春,无论是花草树木还是石壁岩岩都多多少少沾着露珠,就在这些青青绿绿间,会有或青或紫的蕨菜,它们枝叶末梢微卷起来,显得俏皮可爱,用手生掰或者用刀一割都可能会牵出一丝丝细细的茎,卷成小小的花轮状。等到太阳当空的时候,小竹篓里也差不多装的满满当当了。

南方多山,山下都逃不过一流小溪,一潭碧水,或者立着小园,长长的青藤蔓会越过石梁,一路攀绕,将整个长亭走廊一丝不苟的点缀,年幼的孩童会调皮的坐在一弯粗实垂落在半空的藤上晃荡,惹来身边的大人惊呼或呵斥,孩子依旧掐着藤上新长出的嫩芽,细细拨弄着,也会把水灵灵的大眼睛凑近去看嫩芽上密密麻麻的绒毛,用嘴吹一吹,用手拔一拔。

三月的风湿冷中有带着几分和煦,太阳将落时,风会更盛些,人们也似不负春风般的,拿出花花绿绿,或蝶或燕的风筝,牵牵扯扯间就借着人力,随着清风,上了云端。如果仔细些听,还能听见风吹打在风筝上飒飒的声音,地上的大人牵着孩子慢跑着,大人也像孩子一样兴奋的又蹦又跳,遇见个脚下沉稳些的大人,脸上也如春风拂面挂着笑意,拍着手掌。就在那一方草色中,大家都很开心的放着风筝,也放飞许一年好运吉祥的愿望。

这一年,由于学业关系,没有再赏一回故乡的春意就拖着行李匆忙的与之告别了,心中满是不舍留恋,其实没有关系,我见过春风吹故里,故里的春意,早已盎然在心。

盛夏时,春风虽不在,幸而故人归故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