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流水云南之三

运河儿女 2018-05-08 06:11:18


4月12日晚到丽江酒店住下,导游再三嘱咐丽江市海拔较高,所以洗澡时水不能太热,洗澡时间也不能太长,以防缺氧。同时再次嘱咐住进房间的第一件事是检查内面设施是否完好,如果发现有缺失的、坏的,一定要及时告之酒店,否则酒店会让你赔偿。


我再次不爽。这是不对的,酒店这样做是把工作和责任一同推卸到客人身上,实际上这本是他们的事,他们才应该有责任检查并保证房间内一切设施完好无缺。在其他地方,从未有过类似的霸王条款。云南的星级酒店评定标准也与其他地方不同,他们的五星略等于江浙沪四星。我上网查了一下,这种状况是国家旅游局同意的,因为经济发展不均衡的原因。




4月13日晨,坐车直达玉龙雪山,在山脚下,我租了防寒服,买了瓶氧气,雪山脚下温暖如春,而顶部则在零度以下,最高海拔4000多米,而家乡海拔只有几米,落差可想而知,氧气肯定稀薄得不得了。我本是匆匆过客,不是粗暴的征服者,从不想与天斗,只想顺应他老人家。




上雪山,对我而言,坐缆车自然是唯一的方式。大概十几分钟缆车就到了终点,四面一望,目力所及处大山逶迤一片白雪,头顶天空蓝得象块巨大的翡翠,天风浩荡,荡涤一切尘埃,一时间万念澄静心思透明,自感假我一对蝴蝶翅膀,即能呼啦飞起来,融化在这洁净的天国里。




有一块巨石上勒着四个蓝色大字“4506”,这说明此地点海拔已达4506米,而距最高峰还有一段路程,但已无缆车,除非爬上去。抬头一望,登山小道蜿蜒而上,令人顿生寒意,但我还是决定爬上去,来此而不试一把,日后会留遗憾的。


但这时开始出现轻微的高原反应:头脑空白、喘气困难、走路象半醉、胸骨隐疼。我连忙吸氧,大喘着往上爬,同时借助微信跟朋友现场直播,感谢无所不能的微信,竟让我与朋友们远隔千山万水,却似近在眼前。


运河儿女群的清风徐来郑重建议我说,为防止出现高原反应,最好小跑步,可以缓解缺氧症状。嗯,很好,我回去后要当面请教她: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竟要如此害我?


又借助钢索扶手往上登了一会,双腿开始打晃,喘气格外难受,正犹豫间,看到前面道口端坐一黑大汉,其皮肤和面孔,一看便知是当地纳西人。他在若无其事地玩手机,同时面前竖一木牌,上书:因山道结冰,为防止出现意外,暂时封闭,游客请回。


我顿时如释重负,对自个说:这下不要怪我没毅力了,是人家不让登。同时钦佩这位老兄,人家呼吸自如神色不变,要知道他一直在山顶耶。


玉龙雪山是纳西人的圣地,他们相信此山中存在着一个神奇的国度:玉龙第三国。玉龙第三国内,鲜花四季不败,牛羊生生不息,山溪内流淌的是牛奶,升入此间的人们灵魂不灭,幸福永生。


因这样的信仰便催生出一个凄美无比的故事。纳西人本是个自由奔放的民族,他们一直以来就实行自由恋爱,健康而开明,性灵无比舒放。但在明朝时始被汉文化中猥琐的一支给异化。明朝开国皇帝朱重八为限制纳西土司权力过大,始实行“改土归流”,结果汉文化借助强大的军事经济力量长驱直入,就象今天西方文明对世界的影响一样。纳西人的生活不可避免地受到儒家文化的影响,其中有积极的一面,也有阴暗的一面,表现在婚恋关系上,男女青年还是自由恋爱,但必须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限制。这是一个怪胎,从此造成悲剧无数。


而一旦有恋爱男女得不到父母的祝福,他们又不忍分离,便义无反顾地走上一条不归路:殉情。他们带上七天的干粮,来到雪山中一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厮守缠绵,七天过后,干粮吃尽,两人便相拥着从雪山上一起滚落。其结果在世俗之人眼中自然是一同殒命,而在纳西人看来,他们没有死亡,而是升入了玉龙第三国,从此相亲相爱,永不分离。


实际上一直以来,雪山上就一直有无数青年男女通过此种方式升入玉龙第三国。


听完此故事,仰望雪山,久久震撼不已,我痛彻笃信玉龙雪山的另一度时空内真的存在着玉龙第三国,此国度是世俗社会的升华,是人类精神熊熊燃烧的高大祭坛。我更相信人类之爱可以超越一切种族、一切时空、一切平庸,从而使人类文明中最瑰丽最圣洁的一脉代代流传,永生不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