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逆溯系列——自动化 袁于

航天学院12级 2018-05-15 02:21:37

涛哥和我约稿的时候,我以为会文思泉涌,毕竟在工大游荡了四年,有太多往事积淀在心里,只是临到下笔的时候,才知道旧事都已远去,只有一缕思绪还缠绕在心底,无法忘却,又难以言说。时间果真是无情物,把旧时记忆一点点剥离,隔着四年去看往事,那一点留存的感动就好像黑白默片,遥远却又真实。

现在回想大一,真是简单而又快乐。高三的紧张后肆意放纵,而我又恰巧没有什么雄心壮志,每晚在寝室和同学玩三国杀,那种无忧无虑的感觉,一直到现在都还令人怀念。大二的时候,班里转来那么多奋发图强的学霸,让漫不经心学习的我感受到了惶恐,立志努力学习的时候有个学霸愿意带我飞,就这样乘上了学霸的小车,在书卷里度过了两年。一直到大四,保研的事情初定,我才又恢复了那种闲荡的日子。 

说真的,我的大学四年就是这么苍白,没有什么社团,也没有什么旅游。学习、恋爱、游戏,日复一日,没有什么起伏。但我想,像我这么平凡的人该是大多数吧,我们有时沉迷在享受中,忘记了父母的教诲;有时候为了理想拼搏,感动了自己;有时候大哭大笑,只因为佳人一顾。平凡,但是也很有趣对不对。

那么,平凡的我们,是否辜负了这四年时光?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对自己的期望。这份期望时常告诉我们应该怎样做。当然,我们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然而究竟怎样做,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选择。那么回顾这四年,可曾辜负了初心?

早在几个星期以前,陆陆续续有院系在拍毕业照。有次听好友抱怨说航院怎么还不拍,我笑着说我倒是不急,好奇之下他追问原因,我说“我还没想好,自己是不是对得起学士服”。他闻言一愣,继而苦笑。

不管怎样,拍毕业照的时候我们都很开心,清风习习,正是青春的味道;阳光正好,照得每个人的未来都是一片灿烂。

 

毕业照之后,很快就是分别了吧。我不是一个挂念旧情的人,我知道这一点。从小学到高中,每次毕业都意味着QQ里一片头像失去了色彩,正如友情不再。那么这一次,四年同窗,分别在即,大醉而归,相拥而泣,我也实在没有什么立场去说“愿我们互不相忘,莫要相辜负”。但正是知道了注定的结局,才会在别离面前愈感悲伤。

陪我一起生活的舍友,一个去了北美,一个去了欧洲,两个去了上交,一个去了清华。留我一人,在工大的校园里继续游荡。我早知道毕业是一条岔路,我们从此将愈行愈远,只是没有想到,毕业之后前途竟然如此“广大”,每个人的选择都如此不同。

原谅我,我的朋友,我说不出“我们永远互相铭记”这样自欺欺人的话语。我们已经一醉方休,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还将相聚,并且举杯同醉。醉卧不足以表达离别的哀愁,却是无奈之下唯一的寄托。在重逢之前,我将如此祝福我们:“愿我们从此再不辜负岁月”。

 

编后语:袁于是一个非常有内秀的人,标准的文学青年。当我得知他要读博的消息后我整个人都不太好,因为觉得气质并不是很搭……不过很多科学家和工程师都是文艺青年,比方王树国校长爱唱民歌,周玉校长会拉二胡,爱因斯坦拉小提琴。

毕业季事情很多,很忙,所以经常出错。今天是一个……怎么说呢,不太好的日子,生活总归要继续,不要被突然出现的事情打乱我们的节奏。6.26日,航天学院12级毕业季活动将再次启动,韶华印记——手印墙,你好旧时光——照片墙,将在步行街和大家见面。希望天气好,希望大家能都来捧场。

anyway,tomorrow is another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