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廉史镜鉴】罗荣桓家风:不要搞特殊

清风云中院 2018-06-02 00:13:43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弥留之际,他对孩子们说:“我一生选择了革命的道路,这一步是走对了,你们要记住这一点。”他就是在我们党内和军内享有崇高威望的罗荣桓同志。

  在革命战争年代,罗荣桓曾率兵开辟山东抗日民主根据地,参与指挥辽沈战役、平津战役,为革命胜利立下了不朽功勋。新中国成立后,罗荣桓长期担任国家和军队的重要领导职务,为社会主义事业和军队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毛泽东同志曾用十句话概括罗荣桓的品格:无私利,不专断,抓大事,敢用人,提得起,看得破,算得到,做得完,撇得开,放得下。在处理家庭生活及教育子女问题上,罗荣桓同样起到表率作用,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最好不要在我领导的单位工作”

  罗荣桓虽身居高位,却不争名、不争利、不伸手,在党内是普通党员,在军内是普通战士,在人民中间是普通群众。他常常对妻子林月琴说,要经常检查有没有违反制度,是不是多领了东西,还嘱咐妻子,有些制度规定该发的,也尽量自己解决,不要去麻烦组织,有些我们能够动手做的事情,就不要让工作人员做。对林月琴工作的安排,充分反映出他严于律己、不搞特殊的家风。

  1937年5月,罗荣桓与林月琴在延安结为夫妇。两个月后,“七七事变”爆发,罗荣桓离开延安奔赴山西任八路军第115师政训处主任(后改为政治部主任)。新婚不久的两个人分别一年后,才在山西孝义抗日前线相聚。林月琴来到抗日前线后,在115师师部工作的梁必业同志准备安排她到司令部担任机关协理员。罗荣桓考虑再三,对妻子说:“我相信你能胜任在部队的工作,但我觉得还是参加地方工作为好。一则,地方工作对女同志比较合适,晋西北根据地刚刚开辟,有许多工作等着女同志去做。再则,最好不要在我领导的单位工作,这样对你的锻炼可以大些。”林月琴欣然接受了丈夫的建议,随后就去了孝义区党委报到。

  抗战胜利后,为夺取全国解放,罗荣桓奉命率军到东北建立根据地。由于长期繁忙的工作,罗荣桓患了肾癌,需要进行手术治疗。1946年夏天,罗荣桓赴莫斯科治病,一年后,林月琴随罗荣桓回国,东北野战军政治部组织部准备把她分配到野政组织部任副部长。罗荣桓听说后对林月琴说:“你究竟做什么工作合适,让我再考虑考虑。”经过几天深思熟虑,罗荣桓对妻子说:“你在山东曾做过组织工作,这岗位对你是适合的,但是,为什么要去当副部长呢?我看就不要那么些‘长’字了。”罗荣桓接着建议林月琴办一个子弟学校,他认为这关系到培养革命后代的问题,是很重要的事。根据罗荣桓的建议,林月琴不要职务、不要名誉,在哈尔滨把很多干部家属组织起来,办了一所子弟学校。学校设了小学部和幼儿园,接受前方和后方干部的孩子,使他们学习、生活都有人管。这样,父母在前方的,解除了后顾之忧,在后方的也减轻了家务负担,大家都非常满意。

  “贪图享受,就要变坏的”

  罗荣桓常常通过生活中的一些细节,教育孩子们作为干部子女不能搞任何特殊化。他常对孩子们讲:“革命干部子女不应当脱离群众,不应当特殊,不要有优越感,不要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要和工农子弟打成一片。”

  1947年7月,罗荣桓从莫斯科治病回到哈尔滨,全家被安排住在哈尔滨市区一处很宽敞的独立庭院里。他多次向有关部门提出将这处庭院挪作公用,自己另找一处房子住。一次,罗荣桓到时任东北民主联军政治部主任谭政家去,见他家住的是一处二层小楼,就跟他说:“跟你们搭个邻居怎么样?你家住楼上,我们住楼下。欢迎吗?”谭政起初还以为是句玩笑话。可是没过两天,罗荣桓一家真的搬来住了。罗荣桓对家人说:“住的房子大小,看来是不起眼的事情,但我们是党的干部,要时时想到生活在基层的人民大众,不能官越做越大,住的楼越来越高。”他还说:“生活不要特殊化,一味追求舒适的生活,讲究吃穿,贪图享受,就要变坏的。”

  罗荣桓留在湖南老家的女儿罗玉英,新中国成立时已二十多岁,在老家结了婚。她听说爸爸“当了大官”,就提笔写了封信。罗荣桓回信教育她说:“你爸爸二十余年来是在为人民服务,已成终身职业,而不会如你想的是在做官,更没有财可发。你爸爸的生活,除享受国家规定之待遇外,一无私有……不能对我有其他依靠。”玉英来京以后,罗荣桓鼓励她首先要刻苦学习文化,后来她参加了工作,父亲又要求她到基层、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此后,罗玉英去了北京郊区的一个农场,经过几年的锻炼,光荣地入了党。

  罗荣桓的儿子罗东进和女儿罗南下上小学时离家比较远,有次星期六家里派车把他们接了回来。罗荣桓发现后,把全家叫到一起,严肃地对孩子们说:“这样不好,汽车是组织上给我工作用的,不是接送你们上学的。你们平时已经享受了不少你们不应当享受的待遇,如果再不自觉就不好了,那样会害了你们。”接着又对家人和工作人员说:“以后绝对不准用小车接送孩子,让他们去搭公共汽车也是个锻炼嘛!”有一天,东进、南下放学没有赶上公共汽车,两人步行了很久才回到家里。罗荣桓看到满头大汗、一身尘土走进门来的两个孩子,问清原因后,高兴地表扬他们:“好,好,你们做得很对,年轻人应该时刻锻炼自己,不怕吃苦……这种精神要发扬,要长久保持下去。”

  永远铭记父亲的嘱咐

  罗荣桓在弥留之际,拉着林月琴的手说:“我死以后,分给我的房子不要再住了,搬到一般的房子去,不要搞特殊。”他又嘱咐孩子们:“我没有遗产留给你们,爸爸就留给你们一句话,坚信共产主义这一伟大真理,永远干革命。”这番教诲,影响着子女们一生的道路。

  罗荣桓共有罗玉英、罗南下、罗林、罗北捷、罗宁五个女儿。罗玉英在农业科研部门一直工作到退休。罗南下出生于向鲁南行军的途中,15岁时因病去世。之后出生的罗林则在战争年代便夭折了。罗北捷从第一军医大学医疗系毕业后,进入部队医院工作,经过刻苦钻研,她的科研成果曾四次获军内科技进步三等奖。罗宁17岁入伍,先后在粤北山区的野战医院当炊事员、护理员、农村医疗队员,年年获得“五好战士”称号,被部队保送到北京大学。

  罗东进是罗荣桓的次子,他牢记父亲“千万不能成为八旗子弟”的嘱咐,1959年考上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工程专业。对于儿子的选择,罗荣桓非常高兴,临别前,他鼓励儿子:“你要走了,爸爸妈妈很为你高兴,希望你在学校里接受严格的军事教育,在政治上更快地进步,将来为我们的国防建设做一点贡献,为人民做一点有益的事,而绝不是要你当什么官,出来摆威风。”随后又写了几行字交给东进随身带着:“学习专业与学习政治相结合。政治确定方向,没有方向的航行是会误入迷途的。紧密地联系同学,互相协作,达到一起提高。警戒孤僻自大,也不要自卑无信心。遵守军事纪律,养成大无畏精神。”

  罗东进在哈军工的表现,没有让父亲失望。在哈军工校方写给毛泽东有关高干子弟在校表现情况的报告上,对罗东进的评价是:“在群众中有良好影响、品学兼优。”几十年来,罗东进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上第二炮兵的领导岗位。退休后,他仍心系革命老区。2006年,罗东进组织开国元勋子女重走长征路,为长征沿线老区捐建了爱心小学20所,爱心图书室100个,慰问长征沿线老红军及其家属近2000人。他说:“做这件事情,也是希望我们的后代不要忘了老一辈的传统。”(王德蓉)

扫描二维码关注“清风云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