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流年散文‖一身烟翠任繁华(菀茹)

纸上流年 2018-04-17 14:02:29

纸上流年原创文学微刊


遇见流年,遇见花开,遇见温暖,遇见爱!


——第508期——

  一身烟翠任繁华

    ❖文 | 菀茹

                                                                                                            

 

 

 

近日,曾经的阴霾,一扫而空,天空,如一块泛着月白色的蓝布衫,偶遇一两朵浮云悠悠而过,心,不觉雀跃。春日里,响晴的天气,着实令人心情舒畅!


光秃秃的玉兰树枝似乎在与天空喁喁私语吧,我想,该是说着今春的风是不是冷些呢,国槐树,依然黯然神伤,让人顿觉心情如灰,一排排整齐的行道树,透着不可侵犯的威风,凛然的样子,让人想起了道貌岸然的卫道士。行走中,视野凌乱飞去,一扭头,一抹淡绿在不远处的杨柳梢头眨着明亮的眼睛了,此时,心情如飞。


踽踽独行,是行走的一种常态,无论,身边的繁华如何绚丽,更多时候,痴迷于笔墨田间的荷锄者,眼见着季节无休止的轮回,而柔弱无力的双手却只能擎满着追求,对那些未落之花,未沉之月,未干之泪,未谢之微笑,未见之人,未解之迷......,该有多少的忧虑和困扰啊。每一截心事里,都藏着一个蠢蠢欲动的向往,亦如,这棵在枝头蠢蠢欲动着那一抹抹新绿的柳树。



人行道的石砖,青灰中跳跃着暗黄,一块一块地踩上去,硬梆梆的,这是柔软与坚硬的碰撞,生命就是在这样无休止的冲撞中,而感觉一种真实的存在。


有一阵风裹着附近废墟上的灰尘,毫不留情地漫天扬了过来。走了一百米左右,拐了一个弯,终于可以靠近那棵蒙上绿纱衣的杨柳树了,我斜倚着树那一身的灰衣,心,也就在最温暖处了。于是,我明白,树,也是有性格的,会柔情万千,也会粗犷有力,会温情脉脉的照顾着靠近它的生命体,倚着树,心里传递一股暖流,在这样一个落寞的黄昏里,却是那样的真切和温暖。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处温暖的地方可供栖息吧,阳光下,总有一大把一大把的光,借着光,我打量着这棵柳树,粗壮的枝干,正好容我一人合抱,闭上眼,一种清新的气息让人心里发颤。


天,此时,蓝的不可思议了,树冠上方垂下的枝条,一根根在金色的阳光下,像一缕缕的金丝线,娇嫩的绿啊,在太阳下晒着暖,风一吹,便打起了满足的嗝儿。


用手指轻轻触碰临近的一枝绿意,心里升起了一种神圣的庄严感。我想,这绿来得真是惊心动魄。


最令人心动的是,就着欲颓的斜阳看树吧,从树梢到地面有一段相当长的距离,写意的枝条随风轻摇,就像是一个人在跳恰恰舞,自在而又欢乐。凝望着这片枯枝盘旋交错的枝柯,我感到它有一种遗世独立的沧桑。在我的眸中,它一袭的青衫之上,仿佛涌动着一丝孤单的忧郁。



我在树下伫立,静静聆听着新芽与枯枝对话。我在想,这棵绿得最早的柳树啊,你,不该长在着繁杂而喧嚣的都市丛林间,你该在青山流水边,轻轻地与湖水打着招呼,与蓝天缠缠绵绵地说着情话。在你的面前,我摊开空空的双手,却不能给你什么,唯有我一颗眷恋的心,借着风的双手,捎给你吧,愿你在暮色融融的寂寥之夜,能感受一丝温懿,一份默契。


我知道树族也有爱恨生死的,造物主从来不拿生命开玩笑。有的时候,只是植树者的一厢情愿,让不同姿态的树种在这样烟尘斗乱的城市里安了家,落了脚。我曾常常想起,我窗前的那棵石榴树,在繁花满枝的时候,被人类生生剥夺了生的权利,那段时间,在寂静的夜里,我常听到风涛里,不断传来幽幽咽咽的声音。


华灯初上,我移步家园,回头望,在这棵绿的最早的柳树身边有竟然有一棵断头的梧桐树,它,裸露着褐色的主干,了无生趣的,在昏黄的光辉里静默着。


树们,我敬仰着你, 你们的存在,让这些落脚世间的清淡生命多了一抹色彩,多了一些值得留恋的理由。在这个灰尘弥漫的都市里,在每一棵新旧交替的树族里,我都能听到,你们挣扎在生与死之间,你们的不屈诺言随着一缕缕的清风而洒落在这个茫茫尘世间! 我们,感谢你,亲爱的树们。




作者简介

  纸上流年主编。从事教育工作,自幼痴迷文字,喜闻墨香,常写散文随笔,偶尔涂鸦诗歌小说,红袖添香发表近五十万字的小说。平日煮字疗饥,怡情养心,只为心灵自由呼吸,思想能生根发芽,无他。

》》往期精彩回顾:

流年播音‖我愿御风而行......(文:菀茹&诵:左岸)

流年播音‖冬天,平原印象与诗意(播音|左岸*文|谢国传*摄影|菀茹)


流年播音||我与书(文:小丑猫&播音:鲁侠客)


流年随笔 || 时光深处,墨池花影瘦 (清浅若雪)



-主编 格格   微信号 xqy87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