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走过大地,不留痕迹—关于道路问题

欣然看世界 2018-06-03 04:40:36

“人的难题不在于他将采取何种行动,而在于他想成为何种人。” 我必须说,人和人是不同的,如何让道路遇合自己的天性和心灵的要求,是一种大智慧。多年前读前《江湖外史》,一看竟不能放下,遂激动成文一篇:走过大地,不留痕迹。今日再读之,亦有新的感悟,于是写就此篇。

作者谈古(古龙)论金(金庸),以丰沛的情感和充溢的才情,为我们展现了古金笔下多姿多彩的江湖世界以及由此引发的人生道路思考。

你愿意活得更长,还是愿意活得更好。这是一个问题。什么是活的更好,这又是一个问题。每个人都会用自己的一生去试着寻求答案,但生活只有一种可能性,并且没有一种生活不需要付出代价。

古龙创造的各色人等,都在试着按自己对生活的理解生活在江湖,并且都付出了必须付出的代价。

世人皆叹人生苦短,如何对待“若白驹过隙”的人生?古诗十九首里说: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李白说,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王朔借他小说里的人物说,皮囊已锈但污无妨。海子说,我要挥霍掉青春岁月,然后去做铁石心肠的船长。而作者说,我只想在雕刻时光中眺望时光流逝,因为我喜欢用生活来消磨生活。

古龙笔下的人物呢?楚留香和李寻欢一样,有太多的自恋和作秀的味道。而陆小凤,他知道人生的苦痛和短暂,所以他的及时行乐是真实的,也是善良的。这很像作者的朋友麦芒的诗章:是人间的花,请在人间开放/哪怕被摘也胜似寂寞无闻。

古龙的江湖里,谁能快乐和自由?郭大路和他的三个朋友。他天真、简单、古道热肠、善良而幽默。他们是真正的朋友,对人性有足够的信任,对身外之物没有贪婪之心。他们对生活有热爱,对未来有想象,他们的一生永远有远方。哪怕一生都在等待,那也是在希望中等待。他们,是快乐而自由的,因为他们有爱有期待,而且他们要的不多。正如《吉檀迦利》所说:“在断念屏欲之中,我不需要拯救。在万千欢愉的约束里我感到了自由的拥抱。”

《欢乐英雄》,是古龙小说里的异数。而李寻欢,却是他理想人格的化身。李寻欢,他的秘密不是小李飞刀,不是文采风流和义薄云天,虽然这些都构成他的不可或缺的背景。他的人生秘密在于,他把美学引入了真实的生活,他选择了为美而献身的人生道路。而美是危险的,因为美排斥平淡中庸,就像北岛所说的,“渴望燃烧/就是渴望化为灰烬”。随着写作的深入,李寻欢成了古龙的理想人格和古龙自己的替身。与金庸追求中正平和的理想境界相比,古龙有着更多的叛逆性和自恋情结,这种自恋又表现为声色犬马的速朽形式。

《笑傲江湖》里刘正风评价莫大的胡琴“往而不复”,这也正是古龙的问题。古龙天才率性、恃才傲物。他自己就是将美学引入了生活。生如苦海,及时行乐自是难免,是真性情,所谓“往”也,然而一味放纵,缺少博大的心灵承受和升华生命的苦,就终究有些“俗气”了,所谓“不复”也。

中国的诗教传统是温柔敦厚,奉之为艺术作品的最高境界。乾隆赠陈家洛的佩玉上刻的十六个字,正是金庸推崇的境界:“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金庸在现实生活中扮演的就是谦谦君子的角色,谁又能怀疑文如其人的古训呢。

说起金庸小说里的江湖世界,更是波澜壮阔,令人神往。许多人物和故事已经深深浸入心灵,成为灵魂的一部分。喜欢乔峰、令狐冲,喜欢杨过甚至郭靖,唯独不喜欢韦小宝。但在读完《江湖外史》后,对韦小宝有了新的认识。金庸以韦小宝来金盆洗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想说的是,虽然他深知理想人格是什么样的,但也洞悉人性和历史的奥秘,因此决定向这奥秘低头---但这不是失败的低头,而是那种如流水般随物赋形的低头。这是读通历史和人生之后的庖丁解牛。“他横由他横,清风抚山岗;他狠由他狠,明月照大江。”这等境界对澄观来说可谓孜孜以求,却又只能高山仰止;而对于韦小宝来说,却是手到擒来全不费功夫。正可谓“万卷经书皆无物,不需文字大道宏。青灯空笑修行苦,何若潇洒鹿鼎公?” 

作者说,混迹江湖之时,每当碰上难题,就会想起韦小宝,并且学着用他的方式和态度来对付,结果就会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该低头时就低头,没有什么屈辱、压抑和郁闷,最多老子不干了。

然而,深受中国儒家文化浸染的金庸,韦小宝自然不是他的理想人格寄托。他推崇中正平和、温润如玉,但也绝不仅仅是“落花无言,人淡如菊”。

《天龙八部》里,每次读无名老僧的横空出场,都有一种石破天惊的感觉。这是真正的神来之笔,神龙见首不见尾,矫矫不群,无迹可求,却令人深深赞叹。万丈红尘,功名利禄,经常使我们像萧远山和慕容博一样,买椟还珠。而地位低微的扫地僧却身怀绝世武功、超拔智慧,以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大勇大智解开了萧远山和慕容博的死结,使慕容博的王霸雄图和萧远山的血海深仇尽归尘土。无名老僧的智慧、胸襟、见识、修为,是金庸所要表达的最高境界。求道修远,不是仅仅为了生存,也不仅仅是为了荣耀,而是寻求一种更高更远的精神。以无名的智慧,外在的一切已无损心灵的修炼和内心的宁静。即便他出任少林方丈或者武林盟主,他也不会和扫地时有本质的区别。他已经到达了“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最高境界。如毛姆《刀锋》中的莱雷,在经历了漫长的阅读、思索和寻求后,选择了做一个出租车司机来安度余生。所以作者说,他一生的理想是:走过大地,不留痕迹。像《天龙八部》里的无名高僧一样,以大写的方式走过一生,独自行走于天地间,无论落魄发达,都无改内心的激越情怀和平静修远。

我想,这也是我的人生理想和道路选择。



请扫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因为刚开公众号,还不能留言,过一段时间即可。关注后可以给我的公众号留言,我会看并回复。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