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自慰,也很快就到了高潮

毒舌女 2018-04-15 16:22:43

 


点击上方“毒舌女”可关注哦!



1


我认识一个女人,今年55了,老公在外面做生意,每晚都不回家,偶尔回来一趟,两个人也很少打照面的那种。

无事的时候,她就叫来三个女的陪她玩麻将,没完没了的玩,她跟我说:孩子现在上大学了,自己也没有啥爱好,闲下来只能玩麻将,年轻的时候,一门心思想着教育孩子,给孩子们付出,给家庭付出,现在老了,也没有一个爱好维持日常,无聊的很,只能玩麻将。

以前的她更是土气,衣服根本不会搭配。现在也学着如何搭配衣服,打扮的也比较俏皮,毕竟岁月不饶人,脸上的皱纹还是越来越多了。

以前她不爱打扮,老公总是找外遇,现在她会打扮了,老公依然是出轨。后来,她关注了公众号毒舌女,也经常看书,可惜老公还是出轨。

我跟她说:有一种出轨,跟你无关。

但是有一种生活,与你老公也无关。


2


瑞典电影 《野草莓》,有一句台词:“老而冷酷的妇女,比死更让人害怕。”红楼中,那些老女人,皆是如此的女人,老而冷酷。

但有一个老人,却偏偏活出了风雅。

她不会写诗,但精通音乐。她听戏,要隔着水听,因为“借着水音更好听”。她赏月,要在山上,带全家到山脊的大厅,望月最是阔朗明净。

 

月至中天,她说:“如此好月,不可不闻笛”,又说:“音乐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远远的吹起来就够了。”清风、朗月、笛声、水面,附近的桂花树,完全是场高雅音乐会。众人纷纷表示“涨姿势”,她却说:“这还不大好,须得拣那曲谱越慢的吹来越好。”

 

下雪天更是玩心大发,瞒着凤姐来赏雪----“围了大斗篷,带着灰鼠暖兜,坐着小竹轿,打着青绸油伞,鸳鸯、琥珀等五六个丫鬟,每人都是打着伞,拥轿而来。”又气派又文艺。

当然,以你们聪慧的脑子,已经猜到了,她就是贾母。


3


也许你们会说,因为她是贾母,出身高贵,有闲情逸致去把玩那些跟生活无关的风月。

那你是错了,她的高贵不是来自她会把玩乐器,而是一个饱经风霜、老谋深算的人,也爱安徒生,这个人就全了。

另外一方面,就算你家里没有乐器,也没有雪天吗,雪天的时候,你不会叫几个人抬着你去看看雪么。风雅是骨子里的东西,风雅的女人借个轿撵也要去看雪。不风雅的人会说:这大冷天的去看雪,有病吧。

当然,骨子里没有风雅的女人,张口就是借口,譬如,我没有轿撵啊,我没有斗篷啊,没有人抬我啊。此时,风雅的人已经上路了。

在红楼梦最后梦醒人散,大势已去的时候。

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俗世的安稳与富贵里泡软了:贾赦一味好色,正在打鸳鸯的主意;贾政不惯实务,整日与清客闲坐;贾琏觊觎老太太的值钱体己,求鸳鸯偷出来卖钱;凤姐是实权派,却贪恋名利,早就把闺蜜的叮嘱忘得一干二净。

但是贾母还清虚观打醮时,神前点了三出戏:《白蛇记》、《满床笏》,贾母笑称是神佛意思,听到 《南柯梦》,便不言语,心中恐怕是狐疑乱撞。但随后便是焚钱粮、开戏,热闹起来烦恼都烟消云散了。

高贵,不止是把玩乐器,而是落难时候的从容。惊慌失措也不会繁华再起,何不从容优雅面对,以最好的面容成全这该死的落幕。

可那些被生活磨了棱角的女人,消了神气的女人,又会说,自己一听戏就瞌睡,一看书就打饱嗝,一赏花就想掐花,更不要说生活都是鸡毛蒜皮,哪里有闲情逸致看下雪,去吹箫。可你不知道,鸡毛蒜皮里的情致更有女人味。

没有情致,便也是少了一份风韵。

如果贾母年轻30岁,肯定好多男人都争前恐后在抢她。风韵是一种无声语言,不说话,便已让男人动心的东西。


4


红楼里,凤姐是一个能干的女人。

可以说,在红楼里,她也算一个总经理级别的职务。但她的失败,却不能不说,她太懂事了,少了一份风雅情怀。

里里外外操心、管理,上到外面的田租、房产、园林管理、老太太、太太们、姨娘们、公子姑娘们的饮食、补品、中药人参等等。

  

中间是各位公子们读书笔墨纸张,姑娘们做女红的针线、化妆打扮的胭脂花粉,就是姐妹们做诗词办诗社也少不了她这个“总经理”的财务支持。

 

下到丫头、婆子的工作日程的安排,纪律要严密也不能让他们偷懒怠工,月例钱还要准时的发放,晚上还要有人当班值夜,要监督下人们的聚众赌博、偷拿私分,王熙凤这个“总经理”真的是呕心沥血,而又是能干加巧干,泼辣、严厉、能干使得荣国府大家庭调理得十分妥帖。

这份过分的能干,让她失去了美感。

经理就是坐在椅子上,每天转圈圈,闲了撩一半个汉,让手下人去干这些容易长皱纹的事情。


5


也许红楼中,就如现代社会中,都是一个大观园,无法逃避的一个大观园。

作为大观园里无法逃避的一个女主人,性子太柔容易成为时代的牺牲品,譬如尤二姐性子柔媚,贾莲很喜爱,但社会不容,也算是封建礼教的牺牲品。凤姐又太刚,没有女人味。

贾母又柔又刚又有情调,但太老。

所以,在我们尚未老的时候,要把玩风月,要座轿撵看雪,要懂诗书,要看山水,要是能像贾母一样,身边有几个人伺候,就最好不过了。还有最最好的,再要几个懂事的男人在旁边吹箫。那些不懂事的要么毒死,要么弄死,最好不要留在身边烦心。

男人们爱来来,爱走走,不要把他们当回事,姐有姐的花要赏,书要读,爱要做,事业要干。就算老了,奶奶也有奶奶的潮水要涨,舞要跳,月要赏,情要调。不要说三道四,奶奶的人生,奶奶自己掌控。


- THE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