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那堪冷落中南……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5-13 19:25:21

 如果有一天,枫叶全都褪了色,你是否还会在小舟上都览晚霞风景?如果在某一时刻,你走失了最爱的心肝宝贝,你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扬起嘴角、吹着口哨?如果在某一回眸,凋零了时光的颜色,你是否还会披着秋衣,踏着季节的旋律在斑驳的大地上寻觅?


当中南行情引爆邮市的时候,你是否还在犹豫不决、踟蹰徘徊,是否还在一如既往的在等待其他交易平台的起局,甚至想象着中南会突然杀一个回马枪,再次一泻千里,然后你以潇洒的姿态低点抄进、暗度陈仓,让再次的辉煌示你以绝世的荣耀;抑或你是未能锁利调仓的弄潮儿,看着盘面的震荡、甚至小幅的回踩,便不假思索的挥袖而去,毅然决然的割袍断义、剜肉出局,再不对中南有半点眷恋。

无论你是前者还是后者,在中南鸣炮起航,浩浩荡荡的滚滚向前中,都会沦为中南车辙下的一抹炮灰,在西风残照中瘦骨嶙峋最终尘埃落定。

前行的路上,注定会有几多坎坷几多跌荡,但在一众主力和万众散户簇拥下的中南邮票交易中心,必能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在沧海横流的邮币卡交易市场一展风采,缔造足以彪炳史册的后中南时代。


窗外的雨织着密密的帘,朦朦的雾润起心中湿漉漉的思念,桐叶上的蝉蜕在风雨的拍打下摇晃着幽怨的叹,寂寞如一间空屋,我迷乱的思绪仿佛化作一缕轻烟袅袅而入了:它也曾有过“西陆蝉声唱”的豪迈,也曾有过“清风半夜鸣蝉”的洒脱…而如今,只能静默地等待,在西风残照中孤伶伶地漫无目的的乱舞,而后再有新的承继者占领它的地盘,沉吟它的清风,一切都这般的平静,平静的波澜不惊。

往昔的画面在不凋的冬青树上凝结
曾经的伙伴在安静的长廊上若隐若现  
回首几缕沉滞的风  
扑面些许涩眼的尘 
清晰的 模糊的 深刻的
期盼的 希望的 等待的

让故事萌芽在春季、成长在夏季、最后烂漫在秋季或许该是最完美的结局,可是“今年花胜去年红,可惜明年花更好,知与谁同”,只能一任“雾笼月,风劲松,竹帘声动黄花影”,独自一人在乱舞蝉蜕的梧桐树下浅吟“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窗外的雨淡了,如吴侬软语般的缠缠绵绵,我想,那些故事里以及故事里的人也会随着风雨的剥蚀而淡化、最后尘挨落定吧!而我又该如何呢?是漠然的看着小城的故事随风飘逝,还是在心底营造一份长长的眷恋,或者我该踏着满地的秋魂,伴着血色的残阳去苦苦追逐。

远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故事,真的就让它定格在窗外那只孤伶伶的蝉蜕里吗?

更那堪冷落中南,中南可曾冷落我,我又可曾冷落了中南!

                                                                ——写于28日雨夜


本文由导邮犬主编娄浩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特别声明:“导邮犬”所刊载原创内容之知识产权均为“导邮犬”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导邮犬 法顾事务由 北京汉威律师事务所 全权负责

好文投稿:1666097416@qq.com

商务事宜:1666097416@qq.com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