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9月萧山最美的女子 尽是江南旧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9 03:27:51

桂花,
尽是江南旧识

初识

与你初识,薄雾江南。渚湖上,一点朱红,乌蓬船摇摆而去。
人既无声,涟漪亦绝。偌大的江南,系舟处,只余拱着的古老石桥。
桂花,只有你静静的站着,笑意涟涟。
那时时光,恰若你如叶的眉毛一扬,清香喷薄而出。笃定,连绵。
后来的江南,走过了杏花,烟雨,桃花又红,菜花亦黄,梦里飞花,总也绕不过,你的清丽和明媚。
定是你遗世独立的眉目,唤醒一片白云。


红尘

风过田野,河流,草地,山林,一波接一波,往高处拔节。绸缎一般,相拥流云而去。
时节里,秋色是暖和的,亦有玉的质地,触手,可以温暖彼此的红尘。
就此跃上枝头,看天色渐暗,流霞隐去,炊烟的轮廓便彰显了出来。不由得,起身探去,把一身优雅,泼洒在月色里。
故乡,坐在一朵小小的桂花里。江南小巷,窗格疏映,酿酒的人,偶尔吟诗,偶尔在红尘里,修篱,种花。
红尘外,一任,花朝月夕,应时开落。



天涯

天涯,明月,又清风。桂花坐在树上,静静地。
许多的时光,亦静静的。星汉灿烂。
一千年也这样过去了。在一棵树上一觉醒来,亦是一千年。
奔突的时光里,天地空旷,人世凋敝。然一缕香的指引,总能找到依然虚掩的柴门。
桂花,在一阙词牌声中,摒弃欲说还休的矜持,舒展着,静卧在故乡的家园里。
江南,乌蓬船,竹竿一点,咿呀一声,渡向烟雨彼岸。
天涯的尽头,无非,一轮明月,几点星光,数声鸟鸣。
无非,两只沏茶的杯子,一双弹琴的素手。


文|千杯酒

配音|玲珑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