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徐白一和他的画︱李锐锋:通往禅境的雪路

无趣文画 2018-05-28 09:03:16

天地有大美-大美在心中

近期将陆续推出系列文章

“徐白一和他的画”

敬请关注




徐白一


xu

bai

yi


xue

徐白一,2008年在吉林大学创办中国古典绘画研究所任所长、教授。创作上主张回归古典,提出“中国画是在一个精神指导下的两套标准,即:五代至两宋画家画的标准和以诗书画印为一体的文人画标准,而文人画只是中国画的一个组成部分,绝不是中国画的唯一标准。”近年来以宋人绘画之法理,融合西方审美之要素,潜心研究表现中国东北的景色,尤为善于表现北方冰雪。出版有《徐白一画集》、《徐白一工笔山水画集》、《广远堂艺话》文集。


通往禅境的雪路


李锐锋

世界之大,纽约真小。

之大,是它拥有无边无际无穷尽的空间与无限久远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间;真小,在这样的一个时空中存在着一个地方、一个国家、一座城与一个群体、一个民族和一个人。一个人如一朵花、一片青叶、一粒沙……真的很小。

在大与小的时空里,一粒尘沙粘在一片叶子上,风不动,月望着深秋的落叶摇曳,望着深秋的落叶摇曳之后的雪,雪的飘荡、雪的融化和雪下生命的萌动。恰在这个时空的支点上,我认识了徐白一先生,并欣赏了他的绘画作品,这是2015年的仲冬,纽约落着雪。

品读徐白一先生的绘画作品,使我沉睡的眼睛忽然明亮:这是绘画;直直凝视着:这不是绘画;闭上眼睛,画面之像残留于脑海,出神之情之境:这就是绘画。画外之声,由远渐近,由近渐远……天地和弦,雪吱吱地吟……精——气——神,层层迭递,浑然一体,直到久远处,心寂静而空旷。

想必你不是这样,但也许是这样的感觉。

徐白一先生的画品——可观、可住、可行、可游,大气象是也。

可观,因为他的绘画有冷峻而纯净之美,苍凉之下又显现出鲜活的气息迎面而来;你不得不沉静片刻,使一颗在现代生活节奏中怦怦跳跃的心和由无限量资讯激起的情绪放松下来,从刚才的情绪境况中走进当下的宁静,专注于画品的魅力。

可居,因为他的绘画有蕴藏万物的土地,生长的事物发出呼唤的声音,仿佛召唤你再回来,无论你离它有多远;炊烟浓淡,老屋坦然;内有入梦草床,外有释梦苍天。只有你走进去,才能获得自身与心灵的体验。

可行,因为他的绘画里,雪路曲弯、柔软向前,而不让人依恋。既使小别数天,还是阔别百年;只要你踏上雪中之路,都会听到古道车轮溅飞的余音,重复着未来的步履,走进过去的天远地阔的雪中,直到无路可走,你也许就知道无路可走的前面是什么?他的绘画到此境此刻,也无迹可寻,无墨可染,无言不语了。但整个画境,或者说某一朵雪,某一片草,某一棵树,某一片羽毛,某一滴水都在提示你:只有你自己去越过无路可走之境地,才能抵达那片光明了然的境界。

可游——出神才可游,神游物外。如是,那是一片浑沌之后的苍茫,月、树、草、鸟、雪……都依着它们所需的次序而生而长,又此消彼长,次序交错,渐次分明起来。如是,那是苍茫前的浑沌,无月、无树、无草、无鸟、无雪,更无人烟。人在哪里?你不在,我也不在。

如是,即是无。一切即不是,一切即是一切,循入道中。

道讲“精、气、神”,即是道的核心价值观。徐白一先生的画品在体现“精、气、神”的价值观层面上,表达得至深至远。

“精、气、神”是一个修身修心修性的修炼过程,如成就一切事物一样。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直见本源。在当今,可说是追求返璞归真的一个选择方式和向往理想的愿景。

——徐白一先生的绘画作品,可说是每一幅都是精品;观局部更为精妙,每一处皆是画到好处。这也许是原于他对事物的察醒,像对自己的每条神经、血管、每个细胞的变化和情绪、思维、静虑的起伏流动、沉浮安静一样的了解,分明了然;更重要的是,从他的绘画中能品读到精中的细微纯净之妙处,妙之又妙,众妙化玄意,冲气为和。

——这是一派强烈振荡而不可抗拒的远古之气,携带着冷冷盈耳的清风迎面而来,你不得不大口地呼吸。当你透过这鲜活的气息,头脑顿觉清醒之时,已沉入月下的雪底和苍远之中。徐白一先生的大多数绘画作品,给人们带来了一种迫切需求呼吸自然的清爽之气,追寻天地渾莽的狂想欲望;他的作品是将天地之真气化为有形的表现。这也许是现代社会生活给人类心灵渲染一番过后而遗传下的另一种期盼,也许这是一份珍贵而不可拒绝的艺术遗产。

——这是徐白一先生绘画作品想要表达和正在传递的画外的灵魂语言,我是这样认为的。特别是《清气满月霜染长白》、《雪道》、《北国风光》、《游月平野》、《远野》等作品,他只能带你到画品的前面为止,也就无能为力了,只有你进入画中,才能超越绘画的意义,醒悟画中升华而隐含的自然之初和万事万物的本源。

是的,这就是他的绘画,好雪片片,不落别处;画在哪里,你就在哪里。

但是,这些都不是我想说的。我要说的是徐白一先生的绘画中,富有“空”的禅境。这个禅的境界与道的由“神还虚”相系相通;虚并不是没有,无生有,有生万物;空中妙有也。

禅是什么?

(禅源于佛教,印度称它为phyana,传至中国它的发音为chan,由中国传至日本,它的发音为zen;西方人不知道禅的存在,东方人将禅传到西方,禅就失去了本意,称之为meditation,有冥想、沉思的含义。)

禅不为宗教所专有,但宗教的功效可以从禅而获得;禅不是哲学,哲学却无法超越禅的领域;禅不是知识,知识并没有离开禅;禅更不是科学,而科学重经验、重实际的精神也正是禅的要求。所以,我们不必以好奇心去探索禅的内容,因为自从有了空间和时间以来,禅就普遍的存在于这个时空之中了。

正如,海中的一条小鱼问一条大鱼:“我常听人们说起海的事情,可海是什么?”大鱼说:“你的周围就是海啊!”小鱼不解地道:“可是,我怎么看不到呢?”。

“海在你里面,也在你外面,你生于海,终归于海。”大鱼对小鱼说:“海包围着你,就像你自己的身体。”

庄子说:鱼相忘乎江湖,人相忘乎道术。人们活在禅海之中,但不知道禅是何物。

禅-----就是不要胡思乱想。

品读徐白一先生的绘画,也请你不要胡思乱想。假如你听到声音,你就从声音进去;你看到图像、符号,你就融进这个图像,成为这个符号,跟随它们的频率震动;假如你感觉到它们的温暖和冰凉,你就进入温度,化成它们的温暖和冰凉;假如,你瞥一眼色彩,瞬间就是色彩频谱,成为流动着浓淡深浅的纯净。

你生命的能量与画境中的能量合二为一的刹那间,一条通往灵魂之境的路便呈现出一片光明。

那是无限的时空,在你的里面,也在你的外面。

禅不可说,但禅境可绘可悟,直指人心。

徐白一先生的绘画使人们领悟到他所作的整体架构、自然时节的选择、应用的绘画技巧和画境布局,隐喻着消除种种烦恼、欲念的潜在效用,引领着你走进一种脱离世俗,无忧无欲的境界;一切烦恼,迷惑如落英纷呈,远离事物的善恶分别之观念,开启人们对事物本质的原始思维之门。这些绘画具有强烈的辐射波作用,好像飞鸟破笼而出,在画境之外自由自在地翱翔。如《长白眺远》、《疏林清远》、《清幽图》之作。

假如,你进一步地品读,关照内心,默默忘言,仿佛你就在这画境之中,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对画外事物的喜悦。如同从幽暗的房屋和雪下走出,望见古月照今人,今月爱古人的光明一般,画境中的过去、现在、未来一一显现,好像他的画不能再用绘画来承载。如《天高图》、《长白林间》、《早春》这些画带有无限的舒张力和内在原动力。

如果,你再品读,先前所产生对画外事物的喜悦也没有了,只有一种内心的平和与舒适安乐流遍全身。你就是那一弯月、一棵树、一片叶、一朵雪、一滴水,一座山,空无所依,诸想不起,安稳寂静于宇宙的寂寥中。如《白桦的乐章》、《大雪图》、《残叶戏雪》,这些画能量集中,旋转着充满时空而又无迹无踪。

也许,你不想再品读了,什么都不用想了。此时,连快乐都没有了,画境也没有了,心中清净无为,一切有无都荡然无存;心灵进入生命的巅峰而恒久的绝对境界,如明镜离垢,净水无波般湛然而照,万事万物显现无遗。如《远野》、《山间云泉》、《卧雪吟月》等这些画,不是让人们品读的,是让人们出神的,梦想成真的。

那么,你就进入了徐白一先生绘画中的灵魂里。这也是他想给予你,但又无能为力帮助你的;你只有从他的画外进入吧,或者你成为你欣赏的那一幅。

画与禅,禅与画。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画非画,非常画,是名为画。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品读徐白一先生的绘画,品与不品,读与不读,它们都在那里。我也是如此。  

2016年7月9日于纽约

 

注:李锐锋先生,美国NGH国家催眠师学会 催眠导师

    美国USAH国际催眠学院院长 艺术评论家

    曾任中国嵩山少林寺《禅露》杂志社副主编

    纽约《美国佛教》杂志主编

相关阅读:

徐白一和他的画︱何勇:独到、经典、纯正、真情的独白 ——观徐白一绘画有感

徐白一和他的画︱长白深情与工笔表现——徐白一的工笔山水画

徐白一和他的画︱原象笔墨绘家园——《徐白一画集》读后随感

徐白一和他的画︱从东北大平原走出来的艺术家——记画家徐白一

对画家徐白一先生绘画研究的粗浅认识


徐白一部分画作欣赏

雪中故乡

秋雨绵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