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4-11 03:19:53

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


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anbang 盛夏晚晴天之津帆猎美chuangyiredi

    “其实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跟太一宗对着干呢?虽然说郑家身处太一宗,但是小世界的郑家不过是一个小小分支,郑家的长辈……”李清风还想说点其他观点,可是却被欧阳打断了。


    “郑家是一定要有人死的!”欧阳看了一眼在场的人,他的口气很强硬,郑丹腾他是必杀的,而郑啸天肯定不能看着欧阳宰了郑丹腾,五名灵使也绝对无法容忍欧阳在他们的面前杀郑家小辈,所以这根本就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这……”李清风被欧阳这么一说也有些尴尬,其实这个时候虽然欧阳等人待在李家,虽然这里是他的地盘,但是他明白,现在的李家根本就不是他说了算,欧阳一方实在太强势了,强势到连灵使都敢斩杀。


    而欧阳跟郑丹腾的仇恨也是人尽皆知的,想要让欧阳放下这段仇恨那他就不是欧阳了,所以让欧阳加入太一宗这根本就是无解的。


    如果没有郑家,没有郑丹腾,欧阳绝对会选择加入太一宗,毕竟对他来说,加入哪方势力根本就无所谓,是金子总会光,他坚信自己会成功,可是种种前因将他一步步的推到了现在,可以说,只要有郑家存在的太一宗,欧阳就不会选择。


    “欧阳你别激动,李兄也不过是说一下而已,你跟郑家的仇我们都明白,放心,我们肯定支持你。”楚相合看到欧阳激动的样子以及李清风那尴尬的模样连忙出来做和事老。


    “太一宗没错,郑家高层也没错,错的是郑丹腾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姓氏,而郑家在太一宗也是强势的一支,我们跟郑家小打小闹他们不在乎,可是这个时候如果还斩杀郑家弟子,太一宗之郑家一脉除非是不要脸了,否则他们不可能容忍我们。”欧阳不是没有考虑过厉害关系。


    郑家在太一宗这么多年,如果他们不知道小辈之间的斗争或者说欧阳不知道郑家的实力也都算了,而现在明知郑家在太一宗的地位还要斩杀了郑家子弟,那么郑家为了脸面也肯定要把欧阳正法,不然郑家以后如何在太一宗在真灵界立足?


    (好吧,今天五更。。。后面还有更。)^名*书(楼(wwW,MinGshuLou.CoM////


第一百四十六章 光脚不怕穿鞋的(第四更)


    有郑家的太一宗便永远没有欧阳容身之地,其他人还好说,因为其他人跟郑家并不是死敌,就算是李清风都无所谓,小世界的争斗不会带进真灵界。


    李清风跟小世界之中的郑家一脉争斗是因为他们不知道郑家在真灵界的势


力,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