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音藏乐府,愿展霞天||社会各界人士痛挽一代琴魂徐晓英先生文字之二

霞影琴馆 2017-12-06 18:02:40

截止二十日晚八时 ,闻知徐晓英先生仙逝,全国各地及海内外各界发来吊唁文电及诗赋近万余言。感恩再谢!由于文字较多,故分开发送,以下为8月20日的来文电,排名不争先后,按时间先后摘录如下:


南京幽兰琴馆馆长  马杰先生    8月20日唁电

亦师亦友的徐老师走了,马杰难受不已,相识先生三十有年,一直是我尊敬和学习的前辈,她的琴艺、艺德、人品永远是我的方向,她的身前的笑容、善良、坚强会永远在我的心里。因近日人在外地琴事缠身,不能前来吊唁,在此愿徐老师在那个世界美丽、美好!

请节哀!顺问章老师安好!


南风古琴   单卫林        8月20日唁电

惊悉尊敬的徐晓英老师离开了我们。 您的精神和大家风范永存,南风斫琴人永远怀念你。 老师一路走好!章老师 、怡青怡雯节哀顺变!

                                      霞影的老朋友单卫林


衢州市政协三衢琴社            8月20日唁电

受三衢琴社两任社长及全体社员之托。特发唁电如下:惊悉徐晓英先生去世,衢州市政协三衢琴社全体社员无不悲痛。先生是三衢琴社名誉社长,生前为家乡古琴艺术发展费尽心力。三衢琴社成立典礼,先生抱病出席,言道:家乡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爬也要爬回去的。浙音不断,霞影常留、衢州琴界同仁定不负先生教诲,将衢州琴学发扬光大,以慰先生之灵。

           衢州市政协三衢琴社


衢州文化界截止当日        8月20日唁电 

徐晓英(霞影)女史灵右
影绚红霞,湖上伯喈欣有后;
曲终绿绮,女中子敬恸亡琴!
王翼奇敬挽。
敬挽古琴家徐晓英先生

七弦三叠曲;
千载九回肠。
张海燕敬挽徐先生晓英

琴韵缤纷,乾坤存逸韵。
秋声凄冽,风雨变悲声。

陈琼敬挽

三叠琴心醉月华,
冰姿风骨衬丹霞。
且看玉润珠圆处,
万里同堂古调嘉。
衢州毛玉琴敬挽

傲霜挺立菊花枝,
霞影留芳拍韵痴。
流水高山多相识,
一生光华一生诗。
悼念徐晓英先生  黄锡南

诗韵琴声,徐家父女;
秋风夜雨,浙水凄其。
吴亚卿敬

抹挑摘打,人琴同瘦;
春夏秋冬,风雨共悲。
挽徐晓英先生        祝瑜英
   
阆苑皈仙,清泠曲断峰阳友;
桂影失魄,惨淡雲连海上情。
上海黄心培敬挽

七弦五世綠,三叠一生爱。
驾鹤尔今飞,神州共举哀。
常山谢章华敬拘

晓隐于诗,夜隐于琴,英英弦断歌吟绝;
琴饶古韵,诗饶古意,戚戚鸾遥汉月沉。
黄有韬敬挽            


一曲七弦悲复悲,
人间知己更听谁。
瑶池万里居应惯,
且托元神夜梦随。
衢州吴剑青敬挽
原衢州市人大主任 黄锡南    8月20日唁电
挽徐晓英先生
一代宗师,扶琴驾鹤悲辞。
三衢遗韵,传世乘风兴起。
悼念徐老先生,更要把古琴文化传承下去,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重庆松泉琴社 陈渝涛先生     8月20日唁电

前晚一直不能入睡,總覺有事發生,至凌晨三點後惊聞先生仙逝,甚是悲傷,至今也未緩過神來,余受先生授琴之恩,因周六周日三峽博物館的對外培訓班不便請假,不能前往悼念,非常遗憾!今晚松泉琴社月集名為:憶故人———紀念徐曉英先生,願先生在天堂一切安好!

(编者注:8月20日晚,松泉琴社于重庆闻涛山馆特举办 悼念徐晓英先生 “忆故人”专场音乐会)

松泉琴社敬搀
七律·悼徐晓英先生
暑褪江南又近秋,平沙雁落送凝愁。
冷曦菊圃东篱寂,霜月梅园西岭幽。
剑胆须听三叠送,琴心愿抚梅花酬。
蓬莱仙伴无俗务,鹤背天音散九州。


南风琴社  马维衡先生      8月20日唁电

怡雯好,惊闻徐晓英先生逝世,不甚悲痛,我与你们感同身受!现转发重庆工商大学刘宏毅院长《吊徐晓英先生赋》(见后文,此处略),以示悼念。
               马维衡

徐晓英先生弟子 乐清彭云峰先生携梅兰琴社全体师生           8月20日唁电
惊闻讣讯,阖家悲痛。追忆前尘,雁荡诗会,杭城学琴,莫不历历在目,而今一别,人天两隔,良师痛失,摧我泪下。先生之恩,刻骨铭心,先生之德,山高水长。挽诗一首,以表哀悼:惊闻噩耗失恩师,痛断肝肠哭欲迟。相隔阴阳何忍别,梅花一曲寄哀思。弟子,乐清彭云峰携全家及梅兰琴社全体师生同泣挽!并致章老先生、章怡青、章怡雯及全体家属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绍兴嵊州书画家 袁志鵬先生  8月20日唁电

  敬挽杭州徐晓英(霞影)女史
  抚琴言志,九天仙女隐于市;
  顾影怜霞,一曲水云胜在山。


陕西省音乐家协会明德琴社      8月20日唁函

霞影琴馆并徐晓英先生亲属:

     惊悉徐晓英先生仙逝,我琴社全体同仁深感悲痛万分。先生的离去,是中国琴界的重大损失。我代表陕西省音乐家协会明德琴社沉痛悼念徐先生。并请转告亲属节哀顺变。

      先生千古

挽缅


徐晓英先生弟子  曹晋彰    8月20唁电
惊闻徐师仙逝,噩耗传来,心中无限悲恸。师之高风,犹巍巍高山;师之厚德,如浩浩江水。犹记初聆师教,以琴育德,德者人之本,抚琴非为图一时之快,学一技之长,而是以琴调心,涵养性情。初受阳关之教时,徐师面容慈祥,颜带笑意,暖人心田,于阳关之曲,详解精要,言之切切,言罢复吟唱,一唱而三叹,离愁别绪,回环往复,琴声悠悠,宛在昨日。
师之平沙,我所最喜,淡淡沙洲白苇,呱孤群雁翔集,隐隐高古逸士,只觉绕梁余音,犹在耳畔。其余诸曲,更遑论渔樵之往来自乐,梅花之铿铿傲骨,还有颜回之泣,不离关雎之怡。师传曲众多,可谓至善至美者,余首推苏武与胡笳,弦歌不辍,琴音不绝,忠臣节义,才女悲肠,一吟一咏犹不尽意,一唱一叹思接古人。今师虽去,师之曲犹在,师之歌还存,见此谱,聆此音,如见师也,音容在旁,温婉慈祥,忧伤能解。今身在河洛,不能归杭,仓促走笔,以遥祭吾师。 学生曹晋彰

杭州歌舞团  沈惠民先生     8月20日唁电
闻噩耗万分心痛,挚友晓英大师博学多才、德艺双馨、意志坚强女中豪杰。忆明鉴楼首办丝竹古琴演奏会、黄龙洞琴歌犹新,长乐亭中古筝润春江,如今大师乘鹤仙逝,美誉留人间!              杭歌沈惠民敬唁

重庆工商大学刘宏毅院长 8月20日唁电 并赋
《吊徐曉英先生賦》
初聞噩耗,幾難扶持。一代浙派古琴大師徐曉英先生今晨仙逝,南山琴社舉社哀悼。徐先生以其弟子金蔚傳琴於渝,始與南山琴社有傳承之緣。奉琴社社委重托,作賦以吊之。其辭曰:

晨輝菊英飄零兮,紛振古今之心悁;
周變商俗夏遠兮,一脈琴魂總相連。
世有大賢星耀於山河兮,
以致天妒而不知其故然;
懷先生之高情大德巨才兮,
少小竟遭時命摧折堪憐;
烏雲壅蔽而不昭於中年兮,
晚來風和日麗於西子湖邊。
左琴右書自風流兮,金針渡人動孤山;
海納百川彰浙派兮,手創琴館霞影間。
放天縱英睿於先賢鴻儒之側兮,
存教養慧敏於菜粥之箯;
顯優雅尊懿於布衣荊釵之下兮,
求貫通融匯於門派諸技之巔。
繫其肘而難以引兮,忍其辱而連理牽;
奪所藏而空所舍兮,裏琴尾而志尤堅。
汙池濘汀兮蛙蠅流連,清風和熏兮青蓮姹嫣;
毒流橫淵兮宵小哄喧,命運值窮兮堯舜且顓。
清梅花而吟春曉兮,緩平沙而泣顏回;
觀瀟湘而操翔龍兮,彈長鋏而歌陽關。
豐其著述兮豎學派之旃,
廣其桃李兮求琴學之傳。
履性貞固兮天資淑賢,九德咸修兮一葩獨鮮;
芳馨萬世兮吾師祖先!

再拜重曰:琴安歸乎! 嗚呼哀哉! 

麒麟遠走兮鳳凰高鶱,浩月隱藏兮朗星沉遷。生其稱英兮逝其為仙,崢嶸故事兮萬代流馢。白雲虹霓兮,來幻容顏;長叩拜祝兮,瓊鄉魂安!

  2016年8月19日 劉宏毅奉翰于南山琴社

乐清柳川诗社 黄有韬 、 林宏安
  8月20日电
《悼杭州徐晓英女史》
晓隐于诗,夜隐于琴,英英弦断歌吟绝;
琴饶古韵,诗饶古意,戚戚鸾遥汉月沉。
乐清柳川诗社黄有韬敬挽

《悼杭州徐晓英老师》
霞影染梅花,添得孤山清馥远,
西泠招鹤侣,吟成薤露绿绮焦。
乐清柳川诗社林宏安敬挽

之江琴社社长 、徐晓英先生同窗 王漱居先生
                                     8月20日唁电
《晓英女兄琴家挽幛》
诗学信余,名扬爨后,到今宵,虚空留一镜,期影化明年孤鹤;
音藏乐府,愿展霞天,完旧梦,故案拂无尘,怆人云昨日双星。

之江琴社副社长兼秘书长   郭星明先生
                   8月20日唁电
湖边君弄拍,雅韵清风悲鹤去;
花下我裁诗,紫薇红萼泣鹃啼。
申夏七月十七敬挽徐老晓英先生

古琴家 丁承运、 傅丽娜夫妇                 8月20日唁电  
怡青、怡雯侄女:
惊悉徐晓英女士逝世,不胜悲痛!
晓英女士毕生致力于浙派古琴艺术的复兴,培养后进,鞠躬尽瘁,有口皆碑。她的逝世是中国古琴艺术事业的重大损失。
望节哀顺变,继承遗志,勿过悲伤。
特电慰问。
丁承运 傅丽娜


徐晓英先生再传弟子 吴瑶香     8月20日

霞影湖山清音在,一生碧血化宫商。
——沉痛悼念古琴家徐晓英先生
            晚生吴瑶香敬挽

北京琴家  杨青先生      8月20日唁电

徐老师与生俱来的平易、宽厚与优雅,在传承古琴工作中的执着、敬业与忘我,给我们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回忆,她的艺术生命之树常青。悼徐晓英先生:十景西湖一莲香,八旬琴尊鸣宫商。总将素琴传心法,霞影波光万古芳。
希望你们化悲痛为力量,继承徐老师的遗志与事业,将霞影琴馆办得更好,为浙江乃至全国的古琴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浙江省民族馆弦乐协会     8月20日唁电

(摘要)

  惊悉浙派古琴传承人、我们敬爱的徐晓英先生因病不幸逝世,大家万分悲痛,特表示深切哀悼!并向家属们致以亲切的慰问。

  徐晓英先生是我们浙江民乐界的前辈,她忠诚于中华文化、潜心于古琴艺术,无论在学术研究、创作、创办刊物、组织活动,培育人才等方面都有着卓著的成就。所著的文论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引起同仁和专家们重视,为推动古琴艺术发展提供正能量......她给了我们宝贵的“古琴艺术精神”,先生的仙逝,是我们民乐事业的重大损失,我们一定要继承她的遗志,继续前进!


徐晓英先生弟子金蔚、赵坚娣    8月20日唁电

得金蔚師兄指正,輓聯改為
有定心設古琴杏壇 春風雨露育桃李
無執念言世間紅塵 雲淡氣和頌雅音
弟子趙堅娣敬輓
感謝金蔚師兄撰寫


徐晓英先生再传弟子   陈艳华(芳汀)

                                                 8月20日拜挽

六十年 弦歌不辍  妙音谐婉  唤醒云霞蔚高天  先生之功成也,

三代人 春风化育  德艺双馨  不叫正声成孤影  后学当自勉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