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亲情冬至

魏杭州 2018-04-11 13:48:47




  亲情冬至              文/魏杭州
  
  冬天来临的时候,第一个节日就是冬至了。在我的印象里,冬至无非就有两种天,一是北风呼啸、大雪纷飞很是寒冷。二是:万里无云、微微清风暖洋洋的。我已经经历了50个冬至了,我比较喜欢北风呼啸的那种冬至,既然是冬至,就应该呼啸的寒风夹着雪花,才应该配得上这冬至的称呼。暖洋洋的冬至就称不上是冬至,只记得春天才是暖洋洋的,冬至干嘛暖洋洋呀!其实无论是啥样的天气,是冷还是暖,这一天来了,都叫冬至。
  
  冬至是童年。我的印象里,冬至这天,天刚刚蒙蒙亮,母亲顶着寒冷的北风和夹杂着雪花,走在赶集的路上,她要为我们割肉包饺子,然后,我的大哥二哥在家里洗白菜剁菜,洗菜的水都是冰碴子,大哥二哥的手都被冻得红扑扑的,我与弟弟则是在屋里玩耍,那时候我们都是小孩,大哥也只是在上小学四年级。母亲终于回来了,看到大哥和二哥两个人用结冰的水淘洗白菜,把他们冻得麻木的小手捧在胸前,先是用嘴哈哈,然后母亲掀开衣服,让他们的小手在自己的肚子上暖••••••包饺子是全家集体的事情,把手好好洗干净,然后就开始包饺子,无论包的形状怎么样,都无可厚非,只要你参与了,那就是快乐,弟弟不会包,包出来的像是面团,索性弄团面开始捏小动物,看着他不是干活而是在玩在淘,就抬手给他一巴掌,母亲看见了,赶紧拉他到自己的跟前,母亲说,你和他一样大的时候,还不如他,还得有人专门陪你玩,他自己玩多好,以后不许你欺负弟弟。母亲对他有偏爱,我当然不服气,在以后,母亲不在身边的时候,弟弟淘气,我打过他几次,修理完后还给他说,不许告诉大人。当然他玩着玩着就把挨打的事忘记了。吃饺子是我们全家人都喜欢的,当时在农村来说,一年也许只能吃上两次饺子,一次是冬至,再一次就是春节了。因此在冬至那天包饺子,母亲都是和一大盆面,我们弟兄可着劲吃,肚子都是吃得圆鼓鼓的。如今想要重温这些只能沉浸在回忆里了。
  
  冬至是亲情。母亲马上就是八十岁的人了,她的记忆力下降的很神速,可就是节日忘却不了,尤其是这个冬至。有时候,冬至还有好多天,她都开始了倒计时,你可以猛不防的问她一句,快冬至了吧,她连思考都不思考,马上就会说出还有X天是冬至。问她为什么能记得这么牢,她说,家里的人都在外面打工了,不到冬至不回家。我的父亲与母亲结婚的时候,就一个人在城市上班。我们长大后,也都在城市的工地上干活,春天走了,冬天才回家。母亲在家都盼望了好长的日子,这天一到来,家里人算是聚齐了。母亲虽然年老,却还能准备足够我几个弟兄吃的饺子材料,吃完早上饭,母亲就开始又洗又淘的准备了,我弟兄陆续到了母亲住的老院子后,母亲都已经弄好了,我们就一边说话一边开始包饺子,母亲看着我们,脸上一直挂着笑容,我知道,她面前的这几个儿子,是她多年来精心种植下的树,她当然是越看越喜欢越是看不够了。
  
  冬至,也许在他人的眼里过得更有意义,对我来说,冬至就是童年,冬至就是亲情,喜欢冬至,因为冬至里面有那浓浓的亲情。
  

微信号:lywhz1
关注我的微信号,每天都会让你有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