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枯 荷

独鹤与飞 2017-12-06 19:23:57

前些日子,路过荷塘,碰到乡人正在挖藕,老的、嫩的藕节自泥中挖出,尤带塘泥的清气。从乡人手中买了几节粉藕,预备炖排骨汤。他特意问我要不要洗干净,我连连摇头,捧着刚从泥中挖出的藕,说道:我最喜欢这股泥巴味道。乡人看我几眼,不再多言,继续挖藕。

这片荷塘不大,只有四五亩地,夏天散步常会经过这里。当时觉得讶异,为何相邻的两处荷塘,一处开满荷花,另一处却只有寥寥数朵。问了乡人才知,开荷花者,主要功用为采摘莲子;不开花者,主要功用为挖取莲藕。之前没有注意这个细节,是因还未亲见的缘故。

这个时节,已是深秋,既无荷叶,亦无荷花,惟留枯荷满池。池水清浅,塘泥裸露,使人很难想象盛夏的万柄绿荷。荷花枯萎的方式与他物迥异,荷叶一点点从边缘销残,而其形不变;茎梗不懂弯曲,生生拦腰折断,枯叶倾侧入水。剩下半截,硬而瘦,兀立不倒,如桀骜的战士。满池枯荷,横七竖八,杂乱无章,仿佛此地刚刚经历一场殊死搏斗。

这样的枯荷,却比荷花入画,满眼枯寂的兵戈气。深秋确有决绝的狠劲,万物都朝着谢幕的路上走。叶子一日黄似一日,一阵风来,呼啦啦的落,不留一丝余地。偏偏秋叶又缤纷得很,明明是将死之物。

你看,枫冒霜叶赤,颜色鲜明,望若锦绣。难怪昔人有“霜叶红于二月花”之句。每当夕阳西下,红叶参差,纵目眺望,仿佛珊瑚灼海。枫红与枯荷,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景致。然而,两者并不冲突,融于一处,叫人生出苍茫之感。

李商隐诗云:“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黛玉不喜其诗,独赏此句。枯荷听雨,听的大抵是自己的心事。淅沥小雨,点点滴滴,打在枯荷上,声音错落有致。旅宿他乡、整夜不眠的人,竟因聆听枯荷秋雨的清韵而略慰相思,聊解寂寞,故而深幸枯荷之“留”。

着一“留”字,隐隐含有不期而遇的喜悦。可知,枯荷听雨,听的是寂寥抑或喜悦,全凭己心。赵朴初有偈语道:“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开花落,水流不断。我兮何有,谁欤安息。明月清风,不劳寻觅。”

少时爱任侠,喜豪言。读到太白“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恨不能穿越回大唐,与太白把酒言欢,仗剑天涯。亦为三国英雄倾倒,时时歌咏“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明明是颗多愁善感心,偏要心怀天下事,自不量力,甚是可笑。偷偷读些琼瑶,又生怕被人识破,恐他人说自己多情。

“少年听雨歌楼上,而今听雨僧庐下。”年岁越大,越能品味老杜的困顿、英雄的白头。至于花前月下,亦自有情致。春光易逝,良辰无多,你看这万柄绿荷,转眼间凋败殆尽。虽是枯荷,贵在留下,且珍重这偶得空闲,闭目静思,听场秋雨。毕竟,清风明月,不用一钱买也。人生贵自适其适也,亦贵自得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