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革与我家屋前的泡桐树(附评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9 04:39:41

【注】这是一篇已在报纸发表的优秀杂文,已被选入《2012年中国杂文年选》。文章初看比较简单,希望本号广大读者能读出其中深意。欢迎留言!今后本号将不定期编发杂文行家自行投稿的经典作品,并尽可能提供阅读欣赏,以供读者学习。

文革与我家屋前的泡桐树


1966年春天的某一个下午,我从路边拣了一根小拇指粗、一米多高的泡桐树苗。因为看不到它身上有绿色,我随手将它扔了。可走了几步,我又回头将它拣了起来。回到家,我将它栽在屋前。本来,我对它并不抱多大希望,然而,几天之后,它的树皮转绿了,再后来,长出了芽,抽出了枝。十年之后,它成了一棵合抱的大树。

大凡是生长快的树,其材质都比较疏松。泡桐也不例外。因而,不能用它来做屋梁及柱子,甚至做椽子也不行。但是,它还是派上了大用场。那次,我家打家俱,木工将它锯成了一块块木板,虽然不能用这些木板做主料,但凡隔板、抽屉都是用这些木板做成的。若不是这棵泡桐 ,打这套家俱得多花好多钱呢。除从它身上取下木板外,剩下的部分就成了燃料。打家俱的那几天,煮饭做菜,烧的就是这些木柴。与烧麦秸相比,烧木柴方便,火力更旺,身上的灰尘也少一些。

按说,写到这儿,文章就该结束了。树已经被锯了,木板已经派上了用场,连剩下的木柴也作了燃料,它的使命也就完成了。然而,忽然有一天它有了更大的用场。

那天,我的一位朋友跟我讲到文革。他说,对文革要彻底否定。我说,不,对文革也不能彻底否定,文革期间,也不是什么都不好,也不是没有成绩。他要我拿出证据,我说到了这棵泡桐。我说:“我是1966年将它栽下的,1976年,它成了一棵大树,而这十年,正是文革的十年。这就说明,文革十年也不是什么都不是,至少树木还在正常生长,还能最终成材,造福于人类。”于是,这棵泡桐成了我论证的重要依据。

我的朋友哑然失笑,说:“你大约混淆了两个概念:文革与文革期间。请注意,文革期间只是与文革相关的时间概念。不错,这棵泡桐树是在文革期间生长的,但这与文革有什么关系?难道不搞文革,它就不能生长吗?批判《海瑞罢官》,有助于它的生长吗?横扫牛鬼蛇神,有助于它的生长吗?打倒刘少奇,将他说成叛徒、工贼、走资派,有助于它的生长吗?斗、批、改,有助于它的生长吗?批林批孔,有助于它的生长吗?评《水浒》、批宋江,有助于它的生长吗?反击右倾翻案风,有助于它的生长吗?它能生长,是你的功劳,是你将它拣了起来,是你将它栽了下去,是你给它浇水、施肥。而你做的这一切与文革无关,不是文革让你有了栽树的想法与本领。”

几天后,我将这位朋友的话对我的另外一位朋友讲了。另外这位朋友坚定地认为,文革也不是一无是处,不能一概否定,在文革期间,我国也发展了,也取得了很大成绩。他的重要依据之一是:1970年4月24日21时35分,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1号发射升空,用20.009MHz的频率向全世界播送《东方红》乐曲,东方红一号的成功发射标志着我国进入了太空时代。

我模仿前一位朋友的话对他说:“你大约混淆了两个概念:文革与文革期间。请注意,文革期间只是与文革相关的时间概念。不错,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确实是在文革期间升空的,但能将它的升空说成文革的成绩吗?难道不搞文革,它就不能升空吗?批判《海瑞罢官》,有助于它的升空吗?横扫牛鬼蛇神,有助于它的升空吗?将刘少奇说成叛徒、工贼、走资派,有助于它的升空吗?斗、批、改,有助于它的升空吗?”

 



附(部分):想起汪强先生的泡桐树

□丁 辉

  一个月前,跟一个多年前的学生在QQ上相遇。得知她现在南通工作后,我随意地提了下汪强老先生,没想到的是,她告诉我,汪强是曾跟她坐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只是已退休。面对这样的巧合,我只有感叹:世界真是太小了!

  汪强先生在圈内立名很早,我知道汪强这个名字却迟至2012年。2011年底,河北的《杂文报》一时人手紧张,我却不过副总编刘晶先生的好意,遂赶鸭子上架做了四个月的该报特约编辑。2012年3月,就在我的“特约编辑”工作渐进尾声的时候,我收到一篇来自江苏南通的来稿,作者就是汪强先生。老实说,读到汪先生的文章的时候,我已经在数百篇水平参差不齐的稿件堆里“摸爬”得头昏脑涨,从而也深味了编辑工作的苦辛;汪先生的文章不啻是雪中送炭之外,犹如一缕清风,颇有提神醒脑的功效,思想与阅读的愉悦让我的疲惫一扫而空。

  汪先生文章的题目叫《我家屋前的一棵泡桐树》。1966年春天的某一个下午,少年汪强从路边捡了一根小拇指粗、一米多高的泡桐树苗。因为看不到它身上有绿色,他随手将它扔了。可走了几步,他又回头将它捡了起来。回到家,小汪强将它栽在屋前。本来,他对它并不抱多大希望,然而,几天之后,它的树皮转绿了,再后来,长出了芽,抽出了枝。十年之后,它成了一棵合抱的大树。

  这棵泡桐树后来在汪强的生活中派上了很多用场,汪先生写道:“我是1966年将它栽下的,1976年,它成了一棵大树,而这十年,正是文革的十年。这就说明,文革时期也不是什么都不是,至少树木还在正常生长,还能最终成材,造福于人类。”但是,“文革”和“文革时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不可混淆。文革时期只是与文革相关的时间概念。不错,这棵枹桐树是在文革期间生长的,但“功劳”却不可记在文革的账上,汪先生写道:“批判《海瑞罢官》,有助于它的生长吗?横扫牛鬼蛇神,有助于它的生长吗?打倒刘少奇,将他说成叛徒、工贼、走资派,有助于它的生长吗?斗、批、改,有助于它的生长吗?批林批孔,有助于它的生长吗?评《水浒》、批宋江,有助于它的生长吗?反击右倾翻案风,有助于它的生长吗?”

  汪先生的文章从一棵泡桐树写起,落点却是对一种由来已久的肯定文革的论调的反驳。……

   欲知更详细精彩解读,请看:

http://www.ycwb.com/ePaper/ycwb/html/2013-11/10/content_296863.htm?div=-1


(来源:羊城晚报 2013年11月10日)

(《文革与我家屋前的泡桐树》一文为杂文家汪强先生投稿,《想起汪强先生的泡桐树》则系网上引用。为尊重著作权,本号仅提供部分内容和链接。阅读详细内容请点击原文链接。

上述文章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号看法。凡在本号发表文章均遵循此规则,同时需遵守党和国家各项法律法规。)


各位粉丝:这里也是您的平台。转载请联系,欢迎合作。


评论是一种态度,评论是一种思想,评论应该是一种正能量。

亚波评论,聚集有温度的评论!

   学习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本号已应主流媒体之约第一时间出品系列原创解读、评论、课件,欢迎特约!



后续其他征文及回馈粉丝活动敬请关注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