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悦读】问道黄龙山

通视网 2018-04-15 15:59:40

有情怀的媒体  有角度的观察  通城广播电视台





作者:周红松

摄影:朱红星


对山水的崇尚,是道法自然的精神皈依。沐浴一片片明净的山水,张开双臂站在高岗上,有阳光暖暖地照进心底。仰望星空,参悟的力量源自于山水的滋养。在天人合一的孤涯苦旅上,一座山,就是一个修道者的行囊。他们追随着山间的清风明月,足迹遍布名山大川,一个个清癯的身影向着精神家园的方向渐行渐远,直至渺渺地消散在空旷的山谷。


他们行走在江南。水做的江南,千姿百态的山岭,构成着婀娜多姿的骨架。追溯吴楚的源头,山水风光的指向,是一路向西的诱惑。直抵万里长江江畔,湖光山色间兀然耸立起幕阜一脉,绵延的山峦从遥远的天际滚滚而来,裸露的山脊在云端里似隐似现,一条宽阔的天路直通云霄。


迎风挺立在海拔1500多米的幕阜主峰黄龙山只角楼上,这块山梁上生长起来的圆锥型整体石山,状如南天一柱,壁立千仞,傲视苍穹。登临悬崖峭壁,脚踏万丈深渊,指点吴楚江山,一股顶天立地的豪气,让心情在蓝天白云间自由飞翔。山间显现着的古朴天成、雄浑苍茫的天然禀赋,契合着道家修炼的密境仙踪,让他们沉醉了上千年。

打量黄龙山,好像一群仙女在银河里欢快地涴衣浆洗,将一块洁净、葱绿的布幔从河水里湿淋淋地拎拾起来,手脚麻利地在九天之上一甩抖,干净利索地晾晒在吴楚交接的天边。那水迹形成的褶痕还一条条地挂在山坡,那滴答的水珠还凝聚在树梢叶片,那打闹嬉笑的声音成为了林间追逐的婉转啼唱。远远望去,黄龙山更像一只从辽阔大地伸向茫茫宇宙的长臂,以手指苍天的姿势,问道天地,默默地承载着人生亘古天荒的修为使命。


让高山大川容纳人们的心灵归属,这是我们一道独特的人文景观。高高的山顶上,随便择一处干净的岩石,盘腿打坐在缓缓流动的云端,任世事沧桑,聚合离散,仍看云卷云舒,天高云淡。从上古时期的军事隔离带,到至今都远离经济中心的山野僻地,没有了世事纷扰,反而保存了这一方让人神往的净土。道的结缘,更为这座江南第一山平添了无限的神韵。



真正让黄龙山成为道家“洞天福地”的,是东晋道人葛玄、葛洪祖孙二人。黄龙山地接三省,吴楚地界以此为分。道人葛洪称之:修翠猗然,水正澄洁,山无秽草,石如丹珠,滕渠隐然,鸟道断绝,称其为福德之乡,使之享誉后世。相传他的叔祖父葛玄在此修炼成仙。葛玄,字孝先,人称太极仙翁,丹阳句容(今属江苏)人。出身官宦名门,自幼好学,博览五经,名震江左。葛翁喜老,不愿进仕,36岁后游历幕阜山,最终隐居黄龙山。他倚松结庐,置丹灶于岩前,穿壁成井,画石为田。至今黄龙山上方块成形、蓄水成池的“石田三亩”仍在闪烁着圣洁的光芒;龙湫池的井水,还在滋润着一方山水的灵性;倒药臼以日、月的形状,开口承接着天地的雨露精华,延续着神奇美丽的传说。


当地人带我站在一崖壁前,从侧面观看只角楼的造型。仔细端详起来,只角楼以一个头戴紫金观,身披鹤氅道袍的仙翁形象,活灵活现地呈现在面前。千年的造化,顽石已成仙。从石顶上爬到只角楼的半壁间,有一个天然的石洞,洞口是一处小小的平台,平台前方的石逢里顽强地生长出一片茂盛的箭竹。竹枝随风摇摆拂拭着台面,将一方小小的石台勤扫得纤尘不染,被称之为“金竹扫台”。传说就是葛仙翁成仙的羽化台。葛仙翁曾住在这里,采药炼丹,治病救人。黄龙山山高林密,湿热蒸郁,瘴气流行。仙翁教人广种白术,用来辟瘴,入药治病。直至现在,黄龙山上的白术还随处可见,山民称白术为黄龙山上的“神仙草”。隐居山林的日子,其实并不是封闭自己的心门,度人方能度己,道家的精神在传说和现实中穿越,千年的回响,是对人生的陡然顿悟。原来峭壁深渊的纵身一跃,葛仙翁就此化作了这亘古的山脉。心生大爱,就能高山仰止。




隋唐以后,黄龙山佛教渐盛,以超慧禅师首创的黄龙宗声名远播。在道的天地里,怎样存在佛的世界?“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内煮山川”,道人吕洞宾首先向大德高僧,甚至是向佛法发出了毫不谦逊的挑战。“你只煮得铛内的,却煮不得铛外的,”高僧针锋相对,妙箭机锋。道人稍逊一筹,难占便宜,拔出背上的宝剑,狠狠地一剑劈开了黄龙山上的岩石。山顶上的“试剑石”,石开两瓣,峭壁如削,现在都还把吕洞宾冲天的怒气完整地保存下来。黄龙试剑,刀锋所指,杀机重重。两种文化在黄龙山上终于碰撞出了激烈的火花。“试剑石”近旁一条狭窄通道,从巨石之间歪曲穿过,直达悬崖峭壁,如临深渊的忐忑,胆颤心惊地昭示着佛家“不二法门”的威严和神圣。黄龙山上神奇地将一个个释、道神话故事,以实物和景观的形式,进行着完整的无缝链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为人们预留着丰富的想象空间。

最终吕洞宾在黄龙法师的莲花座下当了三年的侍客僧。两相争斗没有输赢,道,最终选择了扬弃;佛,也最终选择了和谐,宽阔的胸襟可以让对立的结果变成对应和融合。问道的目的实际上就是一个自我松绑的过程,门户之间的打破,是文化的兼容并蓄;卸掉了捆绑在精神上的枷锁,更是人心的互联互通。时间是最公允的裁判,世界上没有强弱,博采众长,才能技高一筹;同生共赢,才能大道通天。黄龙山容下了世界,也留下了永恒。那漫山遍野的葱郁,必定听得见春天拔节的声响,看得到花开舞蹈的模样。

阴晴圆缺,黄龙山在永不停歇地流转着自身的经久陈年;云蒸霞蔚,黄龙山随时都在演绎着属于自己的绚丽青春。问道黄龙,我还能够做些什么?只想伸手扯下头顶的一片白云,为它做一件梦的衣裳!


周红松



1971年2月出生,咸宁市作协会员。先后从事过电视台记者、编辑,现任中共湖北省通城县委宣传部办公室主任。在从事新闻业务工作期间,在省、市级以上党报党刊发表新闻作品1000余篇,在机关从事行政管理工作时,撰写了大量的调研理论文章。近年来,主攻散文等文学创作,在《咸宁日报》、《深圳侨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以关注山水乡土风情系列散文数十篇,引起读者的关注和好评。


更多作品欣赏:

【悦读】大溪,一个大自然的和睦家庭

【悦读】2016的夏天

【悦读】大美大溪

【悦读】桂香

【悦读】七律·大溪湿地公园泛舟 ‖ 访药姑山瑶民遗址

【悦读】桂竹源听鸟叫

【悦读】湘鄂赣边陲印象

【悦读】最后一抹楚山

【悦读】米酒飘香

【悦读】走进黄龙倒肘湾

【悦读】云溪,你是我的唯一

【悦读】走遍通城之围着桃源水库走一圈

【悦读】夏江源水之韵

【悦读】感悟云溪洞

【悦览】一路走来,通城山水皆入画

【悦读】山那面是荷花
【悦读】七律 通城十景

【悦读】一脚踏三省

【悦读】走遍通城之牮楼嘴

【悦读】走遍通城之白云寺笔记

【悦览】那些年,关于通城的影像

本期图文编辑:黎  瑛      编审:傅  凡

《悦读》由通城作协与通视网联合出品  原创节目 转载请注明出处

洽谈合作事宜    请联系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