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梦中境之《魏晋风骨》

焦作竹林七贤研究会 2018-05-15 15:16:54


    

        文坛浊酒,一半被李白喝进诗里,另一半让魏晋文人就着寒食散干了,些许化作率性癫狂,余下的遁入愁肠。诗中所及,关乎风流,关乎风月,关乎风骨。他们是那个时代的另类,摇滚式的追求,活得潇洒自如,却也纠葛万分,酒浇一段心事,生出千百烦恼丝,便有酒香深处墨香来。

        魏晋是一个是一个特例独行的时代,是一个真性情的时代,是一个真正文人的时代。魏晋犹如一颗明珠在历史的天空中熠熠闪光。它或许没有唐朝耀眼明亮,但是它是历史长河中最独特的一颗,散发着奇特的动人心魄的光芒。如果说,唐朝是天空中的天狼星,那么魏晋无疑就是紫微星,各具各的风采。魏晋的格调既是玄远清淡又是慷慨激昂的。魏晋和着一段段扣人心弦的旋律在舞动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在这一曲曲动人的旋律中,有“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曹操,也有“悼良会之永绝兮,哀一逝而异乡”的曹植,更有和歌弹奏《广陵散》的嵇康。但我却更欣赏“痴到无望才是狂”的阮籍。

        阮籍喜好驾车四处游玩,因他天生嗜酒如命,时常酒后驾车,虽然没有出过什么意外,却经常驱车到一半时跳下车,伏地痛哭,不为别的,却是因为前方的路不好走,车已经过不去了。王勃为此而嘲笑他,“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如自己般青春年少,即便穷途末路也不必如此伤心。然而他又怎能体会阮籍的痛心呢?

        时光匆匆,人生路途坎坷艰辛,独自一人驱车在这路上行走,左右是荆棘与猛兽,奔逃至前方却已无路可逃,这种绝望并不是王氏这样的年轻人所能体会的。倘若王氏多活几年,大概也不会有滕王阁前的豪言壮语了把。



    

        这首诗作同阮籍的所有诗一样,随感而作。千年来,心思颇重的人向来好咏怀,无论借物借景,只要不痛快,随手拈来一片叶子,看着它有半点枯黄也会痛哭流涕,赋诗一首。阮籍的悲伤虽是内敛,但却一点也不比那些多愁善感的人少一分细腻的心思,因此见到午夜苍凉,如何不悲而写诗呢。

  诗首即言那时正是午夜,他躺卧很久都睡不着,便起身来到窗边对月抚琴。看着月光洒在床帷之上,斑影绰绰,清风徐来,掀起了他的衣襟。在这般清寂的夜晚,野外偶尔传来孤鸿鸣叫、倦鸟啼吟,阮籍突然为它们的凄鸣感到痛心。自己孤身在外徘徊也就罢了,鸟儿们也同样于空中徘徊,找不到自己的那片林子,原来,大家都是这样形只影单。



     

        阮籍并不是没有想过完全放下,彻底远离尘嚣,求仙问道。他喜采药炼丹,希望借由仙丹来飞升,却知希望极其渺茫。“采药无旋反,神仙志不符。逼此良可惑,令我久踌躇。”(《咏怀诗》其七十)诗中已经表明,他曾奢望去当个逍遥神仙,可是天人之路又虚不可及,怎么办?他只能放弃服用莫名其妙的药,改以饮酒和跳脱世俗投入山林来逃避现实。

        其实不仅是阮籍,“一沙一世界,一树一菩提。”魏晋之人大都如此。

       余秋雨先生曾经说过:“这是一个真正的乱世。”可是乱世中的佳人,往往都是遗世而独立的!正如他们,把中国文人的气节发挥到了极致,在魏晋风骨的沉香余韵里,称托着历史空寂的落寞。



声明:图文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