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一首歌,让你泪流不止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5-15 02:49:49



就那么突然地想起,小小的我被父亲举在肩头。


人来人往的集市,还有泛着青草香的田埂。


第一次听这首歌,就泪流不止。文字总是充满了生命力,平静的诉说里,胀满了情绪。于是乎,穿透三十多年的光景回到小时候的样子,很多画面,就开始过电影般地闪现,似乎能闻到那里阳光的味道,能感受到那里的微风拂过头顶。唯一记不起的,是那时候父亲年轻的模样。很多画面,就像虚幻在几十年前的小城,我们在最无力去爱的时候,被父亲用尽全力地爱着。


多希望所有的人们都擅长言语表达,那就不要让每个父亲孤独地老去吧。这个角色承载了太多人类社会里所赋予的使命,无论哪个年代的父亲,都背负了太多的使命和责任。特别是在那个赚钱无门的年纪,父亲不仅要获得一家人的食物,还要装作毫无压力的样子在小小的人儿面前摆出一副英勇无敌的模样。


我的父亲生于一九四八年,新中国的啥事情都赶上了。经常听他讲生产队上的故事。我不知道那时候是因为没有分田到户所以干活的人没有积极性,还是那时候的农业产业不发达,一个村子里的人共同劳作所得到的食物永远都供不上一个村子里的人吃,很多人都饿死了,或者饿的全身浮肿。听父亲讲,那时候大姐还很小,他半夜去生产队的田里偷瓜,背回来之后,叫醒他熟睡的女儿吃瓜,我不知道那么骄傲的父亲是怎样去妥协于时代和现实生活,我不知道那时候父亲的模样,是怎样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也许他还没有的确良的背心,也没有涤卡的外套,但我猜想,父亲那时候肯定有着犀利的眼神,华丽的动作,梳着小分头,在人群中惹足了眼。


记得被父亲举过肩头,穿过人头攒动的街头,他有力的手掌拼命地拽着我,用两个胳膊肘顶散朝我拥挤过来的人群,我记不清那天是去做什么,只记得我坐在父亲的肩头,俯瞰一片黑压压的头顶, 不记得那天是晴天还是阴天,我还不懂得为父亲擦汗,更看不到他焦急庇护我的样子。


还记得坐在父亲的肩头,在隔壁村子里站着看露天电影,电影当然看不懂,遇到的人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只记得父亲买的糖果,似乎甜过好多童年的时光。


文字总是如此有魅力,就那么突然地将我拉回到童年,回忆起好多画面,其实并不久远,却仿佛封存了很久,我都记不得父亲年亲时的样子,送我读书,接我放学,为帮我做练习题绞尽脑汁,为我烧菜做饭洗衣裳。那么多年就一晃而过,岁月虽无情,却让人回想起来,都是满满的深情。父亲花白的头发里,是否还藏有年轻时的故事?父亲的皱纹,是否还能够记起风吹过他时带起的沙石?泛着青草香的田埂早已被时光夷为平地,那年的蜻蜓也早已被埋葬在西边的田野里。


父亲在900公里开外的鲁西北是否知道我听着一首歌,自始至终都没有停止过流眼泪?纵使我混得再不济,也永远是父亲心里值得骄傲的女儿。三十多年前屋顶上的星星和麦场里蛐蛐的叫声,依然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也许就是你牵着我的手走过的那个夏夜成就了我清风明月般的情怀,你种过的扁豆角似乎还在墙头散落着它紫色的小花,让我在很多年里都无法忘记微风拂过它秧子时泛起的波纹。


我的父亲已经变老了,我也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城市里开始感受到中年危机,可是,小小的我就在那里,年轻的父亲就在那里,时光快的让我们无暇去整理一些回忆,把它写下来,写成简短而美好的文字,当每一个画面连起来,铺设在几十年的光景里,也变成了我们成长的故事,故事里有我们和父亲一起走过的温馨。我相信,世上再也没有比“你陪着我长大,我陪着你变老”更美好的风景。


亲爱的朋友们,希望你们的父亲都健硕如壮年,还有青年时那双囧囧有神的眼。

如果你的父亲已不在,那就把回忆安放在春暖花开的地方,让清风明月捎去你的惦念。

如果你正为人父,那就好好陪伴你的孩子,和他们一起留下美丽的故事,一起走过人生很多很多年。


End.


去听听这首歌吧,缓缓的故事穿越时光而来,温情满满。如果流眼泪,那就流吧,都是对时光的祭奠。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