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特邀】思念到永久 | 吴小街

美文周刊 2017-12-06 17:14:00

思 念 到 永 久

作者:吴小街(江西鹰潭作家)

 

转眼间,父亲离开我们一年了。


也是这样严寒的冬天,父亲刚刚经历了一场重大伤寒,看到老人家恢复后良好的精神状态,大家都以为没事了,那天深夜,家里电话骤然响起,我匆匆忙忙赶到,父亲已经昏迷不醒,等我喊了几句就悄然离世,老人家的生命之灯一直在等着我的到来才渐渐熄灭……虽然明白这是生命的必然过程,谁也无法逃避,但心里还是接受不了那个残酷的现实:前几天还好好的什么就走了呢?以至于我们兄弟姐妹来不及作任何反应就眼睁睁看着老人静静离世,世间少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对于我们却少了一个以后可以称呼父亲的男人!那天,天气异常寒冷,房前屋后所有的树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伤感迎面击中,一些叶子承受不了这份伤感,在空中炫舞一阵后悄然无息地躺在大地母亲的怀抱,天空下起了丝丝冷雨,飘起了雪花,为这天地披上了肃穆和凄寒。




昔日的音容渐渐远去,但老人家慈祥的面容和亲切的话语一直在眼前浮现。自从坐在轮椅上,一贯喜欢说话的他选择了沉默,他每天看着从门口走过的行人,每天看着他亲手栽下的柚子树一如既往地葱绿着,看着头顶的蓝天白云,还有脚下的花猫蜷缩在自己的脚下,无论大家说什么,老人家最多回答一两句,然后就是长久地看着,看着我们在一边聊天、看手机、打牌、吃饭……每一次回乡下,我总是问他需要什么,老人家轻轻摇摇头,浑浊的眼泪流出来,可是我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只会笨笨地说:别哭了,别哭了,我不是来了吗?




昨天是父亲去世一周年的日子,母亲带着我们到山上去祭扫,父亲生前的衣物、纸钱在缓慢燃烧,尽管是隆冬时节,山上廖无人烟,依然一片浓绿,只有寂寞的风,顺着寂寞的山林,吹着旁边寂寞的干枯茅草,不远处是一条大道,好久才能看到一辆车缓缓驶过,这样寂寞的环境像极了父亲生命最后的日子:寂寞、孤独!




魂去来兮,我曾经多少次在夜深人静时想念着我一生辛苦的父亲,回想起他年轻时一个人带了一件换洗的衣服来到母亲家做了上门女婿,在那个年月,我能深深体会父亲内心深处的孤独、无奈、伤感!以后父亲不知道遭受多少人白眼、唾骂、嘲讽才将内心修炼地无比强大,这强大的内心世界罩上了善良、宽容、微笑以及勤劳能干的厚厚盔甲才在母亲的村庄里立足!父亲一个字都不认识,连自己的名字都认不出来,就是这样一个朴素的人却含辛茹苦一辈子供我们读书,就凭这点,村里人一直敬佩他的目光长远。他一生勤劳,干什么事情都能精益求精,力求完美,不做到让自己满意是绝不会停止的,他锄过的土地光滑平整,他犁过的农田温软如屏,他插过的秧苗棵棵直立……父亲没有给过我一份财产,我建房时老人家一直愧疚不能给过我一分钱,就拼命给我做苦力:担水、挑沙粉刷、扛水泥、一个人在房子里守水牛和钢筋……我曾经很心疼他这样的辛苦,他却高兴地说:没事,我和你母亲没有本事,不能给你提供房子,现在你在县城建房,我高兴哩!……说着说着,父亲眼泪就流下来了,那天老人家跟我说了很多自己年轻时的经历,对于自己曾经受过的苦难,老人家选择的是沉默……那天,是我们父子唯一的长谈,只可惜我从来不是一个善于安慰父亲的儿子,漫不经心地在老人说话时接接电话,却丝毫没有影响老人的情绪,在他眼里,平平常常在纷扰繁杂的世界混的跌打滚爬的儿子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啊!我亲爱的父亲,您走后的一年里,我一直在望着您,念想着您,那夕阳下绚丽的云彩可是您亲切的笑容?夏夜里点点闪烁的星光是您慈祥的眼神?清晨窗外的几声婉转的鸟鸣可是您声声叮咛?就把我所有的惋惜、疼痛、思念都化作缕缕清风,求这美丽的夕阳、夏夜的星空、婉转的鸟鸣带给天堂里的父亲,让他们载着我满满的爱和思念远去……

 




 作 者 风 采 与 简 介 



吴小街,男,江西省余江人,鹰潭市作协会员,从事教育工作,醉心读书写作,在读书写作中寻找到一片美丽的桃花源。文章《喝彩》《孤独的背影》在《每周文摘》上刊登,文章《美丽之花在错误中绽放》、《坐在最后一排鼓掌的男孩》、《我和家长有个约定》等九篇在《江西教育》(中文核心期刊A版),《又闻柚子香》《初为人师》《目送》在《中外文艺》上刊登。在市级报刊发表文章百余篇。本刊特邀专栏作家。


注:作者为本刊特邀专栏作家,本文为独家首发。


©2016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公众号转载须授权)

主编:美文周刊(中国)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