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一周年快乐|我们的纪念日

猪胡子 2018-03-12 14:22:18

猪胡子的一岁生日,我们有话对你们说

 

01


漏漏

 

三百六五天。


       今天终于是做公众号第二年的开始。去年的十一月十日,我们的公众号产出了第一篇推送,我在开始的时候问我们能坚持多久,一个月或者一年?一年以前我没能给出答案,一年以后,仍然没有答案。可是我那时候说,我们都是长情的人。

       一年来,公众号有过两三次的断流,就像现在也是。可是每一次,我其实都是念念着这里还有一方土地等待着我们归来,去开垦去耕耘。

       很多时候真的是无从下笔,每一天的生活都像是复制粘贴很久之前的某一日。从前我没有想过我有一天也能安于波澜不惊的日子,从前我和朋友说,我所有的动力来自于不甘庸碌。可是现在我好像甘于了,是时间终究把人磨平了打倒了,我不知道是好是坏,我只是不喜欢又不知道如何改变。

       前阵子偶然看了一期《天天向上》,很久不看的节目了,它还是让我惊喜的,感动于《天天向上》就算时至今日还在坚持做内容。我看的那期做的是当年风靡一时的选秀冠军们的近况。陈楚生经过岁月打磨之后更加内敛温婉,不再是当初那个义无反顾地任性负气出走的少年郎,许是做了父亲之后终于明白这世间大多数的人情世故。梁博到更像是许多年前的陈楚生,浑身的棱角,说话直楞楞。而胡夏,也只剩了唱歌的时候声音里的几分干净了,看客如我,也但愿如他所说,每一天都是闪亮的日子。至于刘维,也许是终于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向走一走老薛的路吧,只是我终究不能喜欢随时把梦想之类的字眼放在嘴边的人。

       你看啊,时间终会把每一个人雕刻成某种不同于当初的模样,并且多数时候不是如你想象的。

       可是也不至于放弃挣扎的。

       如果回顾这一年大大小小的事件,我能想起来的大多是不好的,有些过去了再也不能挽回和改变,而另一些似乎还有回还的余地,现在的我就在这片小小的“余地”里兜转着。

       这个公众号应该也是这样一片余地,我还没有放弃。

       而生活里的其他余地,也都还有我兜转的身影,我

                                                             2016.11.10 23:19




02


胡梦



我是一个懒到极致的人,不管是生活还是学习。身边熟识的人似乎都能笑着说起在义务教育或者高中三年那些我满头凌乱冲进教室的画面,或者是我总是后知后觉发现我又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这样的习惯一直延续到大学,我仍然没法早起,仍然常常在赶去教室的路上满脸通红,也常常因为自己的惰性让这个公众号停滞,但漏漏说我们都是长情的人。

比如我从前很喜欢一个少年,喜欢了好多年,也在读书的日子和众多女孩一样假装不经意的经过篮球场只为看一看那个熟悉的身影。到现在来看,我有一些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确实算不上是多优秀,或者说完全脱离我自己现在的某些观念,就当是幼时的心血来潮,那这场潮汐也是实实在在地翻滚了我整个青春。

我也从以前的爱热闹变成了现在的甘于平淡,长发的时候,总爱捣饬扎头发的各色头绳,荷尔蒙萌动的时候喜欢在生日的时候叫上一堆朋友到家里一起吃蛋糕,关灯在床上玩枕头大战。到现在大学好不容易留长了头发仍然像高中那会心情不好就去剪头发的习惯一样,常常觉得一头长发及其麻烦冗杂,上次去理发店,理发师对着我比划头发的长度,我不停的说着再短一点,再短一点,最后理发师无奈说干脆剪短发吧,又问我是不是想好了,我嗯嗯啊啊很久之后说还是不了,修一下就好。

悬而未决的念头太多,像一盏将坏未坏的灯,一直闪闪烁烁撩拨人心。有时想想自己四年以后的路,闪烁的都可以开露天迪斯科了。

我仍然只能常常安慰自己说今天的你比昨天更好就够了。高中和漏漏他们一大帮人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记不起带面巾纸,吃完饭却总是可以把嘴巴擦干净。不带伞,好像也不会淋雨。印象最深的18岁生日,一共吃了三个蛋糕。作业记错,在deadline前也会有人及时拯救我。即便是考差极度郁闷也有人翘课在我从门口溜走之后追在后面去陪我看操场漫天的星斗。

日子过得太好之后免不了起伏跌落,有一天吃完饭发现没纸巾,下雨了发现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我曾经渡过一段难熬的日子,才发现自己幼稚得可笑。封藏了很多东西,有时候不是为了让它发酵,只是最浅显的理由,想让自己看起来百毒不侵风雨不倒。

  迷茫期有了猪胡子,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天地,可以说自己想说的话,最起码不会像从前写个什么之后一些人在下面酸溜溜的评论:真是太文艺了。我和漏漏一直都觉得文艺是骂人的话,刚开始我会反驳说我不是,后面就干脆笑一笑不搭理。只是在猪胡子里,我可以认为这一年以来兜兜转转还在的人都是对我们认可甚至喜爱的。

猪胡子给了我太多,很多次在后台看着留言或者消息就出神,感动。那会儿我发现,那么多人陪着我。在我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总有人看着,认真的感受着。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才慢慢发现自己贫瘠与单薄,乱七八糟的文字组合,有时候甚至前文不搭后文,如果说存在让猪胡子变得更好的源动力,那应该是身边的你们。

去年这个时候我在追夏洛克,今年夏洛克终于看到新一季播出的苗头。去年这个时候我早已不是可以什么事情都不管不问的小孩却仍然照顾不好自己;今年我可以一个人吃饭上课走路夜跑,看食堂人头攒动,看雨天的伞盛开,看路上每一个过客的匆忙,看8月份操场的星星与汗水,看这个世界这么大,看雨天过后总会长出洗干净的阳光与天空。

我仍然常常任性,会在920下课会疯了一样去赶轻轨想要回家,快午夜的终点站,我却总是可以笑着拒绝未眠的三轮车司机出租车司机,总有一辆车不管多晚都等着我,带着恒定的温度与味道,给我安全,给我怀抱。

就像现在在这里的你们,谢谢这片曾经干涸多次的湖泊还有你们到来,泛起微波。


End


文/漏漏

胡梦

图/胡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