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如果重回那四年,我不会……

国防科大 2018-03-23 22:28:50

人生路漫漫,每一段都是独一无二的风景。同样的,在人生漫长的路途上,刻骨铭心的景色也许就那么几处。凡事所以刻骨铭心,必是因为有酸苦也有感动。

19岁到23岁,风华正茂的青春四年,烙上了橄榄绿的颜色。在这刻骨铭心的风景里,留下了多少清风明月,峭壁峰林。

耳畔渐渐嘈杂,似乎传来训练场上的阵阵呼喊;

眼前渐渐明晰,我仿佛走在赶往体能训练的队伍中,旁边的战友行色匆匆,神情复杂。

不远处传来几声怒吼,想是谁的五公里又没及格,谁的引体向上打破了队里的记录。

如果能回到过去,重回那四年……


2010年,新训,休息处

如果我回到新训,我绝不会向班长要那碗绿豆汤。

新训期间,在猛然大强度的训练下,我患上了足病,脚背仿佛硫酸注入,酸痛难忍。

在一次体能课上,我向班长请了病假,坐在一旁观摩训练。

9月的长沙烈焰当空,热浪滚滚,只一旁坐着就已经大汗淋漓。这时,食堂派人送来一大桶冰镇绿豆汤,鲜绿冰凉的诱惑冲击着干裂的嘴唇。

再三犹豫后,我鼓足勇气向旁边的班长开了口:“班长,我……我想喝一口绿豆汤。”

班长向着训练场扬了扬头,声音沙哑地说道:“你的兄弟们正在顶着太阳拼命训练,而你在树荫下休息……”,班长顿了顿,“等他们回来,一起喝。”

霎时间,我的脸上爬满了臊红,再看看在训练场上奔跑的兄弟们喘着粗气,骄阳摧残下痛苦难耐,我更加懊恼悔恨,无地自容。

  倘若回到这天,我一定会坚持着和大家一起训练,然后一同享用冰凉可口的绿豆汤。


2011年,大一,内务讲评

如果我回到这一年,我不会在一次日常讲评上那么严厉地批评班里的战友。

大一时担任副班长,主管班里内务。内务副班长就是要锱铢必较、一丝不苟,而我性格温和好说话,骨干经验也不足,因此工作开展并不顺利,班里内务差竟然全队闻名。

痛下决心后,我决定改变这个局面。借鉴别班经验,决定抓一个典型,“杀鸡儆猴”。

在一次内务讲评上,刚好班里同学D内务出了些问题,我便小题大做地批评了一番,话头也略有些出格。

平时和D私交很好,料想他会理解我。果然,D一言不发,也不为自己辩解。讲评后,脸色很难看地走出了宿舍。

我意识到自己太过分了,用这种方式建立自己的威信实在不耻,便赶忙冲出房门,一把将他拽住……

倘若回到这天,我早该明白战友要以心换心,绝不能让战友寒心。


2012年,大二,障碍场

如果我回到这一年,在障碍强化训练时,我一定会把战友H劝下训练场。

  那段时间,体能考核日渐临近,400米障碍的成绩始终徘徊在及格线边缘。同班战友H情况与我相似,于是我俩结成对子,每天中午一起加练。

  当时H的腿上起了些疹子,我劝他及时就医,但H说,考核在即,坚持过了再说。

  通过日复一日的加练,成绩慢慢有了起色,但H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有一天我无意发现他腿上的疹子开始出脓了,二话不说赶紧把他送到医院,诊断发现他的皮肤病已经蔓延至全身,十分严重。

  脱掉贴身衣物时,创口和衣服粘在一起,只能一点一点扒,H额头的汗滴滚滚落下,但他始终忍着疼痛,一声不吭。

  我看了揪心,扭头擦了几滴眼泪,懊恼自己为什么没能坚持让H提早就医……

  最终,H的考核还是没能赶上。

  倘若回到那段时间,我一定劝H及时休病假,免受病痛折磨。袍泽之情,更多还是相濡以沫。


2013年,大三,校门

如果我回到这一年,我也许不会放弃那个姑娘。

  这一年,一个战友的女朋友周末从外地赶来探望,本来战友计划好周末外出,却因为一个临时任务泡了汤。

于是,我亲眼看到战友身穿戎装,隔着铁门和一位略显失落的姑娘牵了一会儿手,便匆匆回队。

只为了周末一聚,这个身子单薄的姑娘坐了十个小时的车赶来,却只见了一面,又坐了十几个小时车返回。

橄榄绿背后的恋爱,谈何容易。那道铁门给了我很大的触动,经过反复的思考,我同意了自己异地女友的分手请求。

铁门隔断的距离实在太遥远,“集合”、“点名”、“公差”……太多的字眼意味着无法相伴,实在不忍,望着铁门后的她独自离开。

  如果我回到那一年,我也许会坚持下去。兴许,雨打风吹、风霜浇灌后的花朵终会绚丽在它绽放之时。


2014年,大四,机场

如果我回到离别时的机场,我不会在机场失声痛哭。

大四,毕业季。D要奔赴新疆,开始新的军旅生活。一行人陪同D到机场,一开始大家叽叽喳喳,聊东扯西,又是让他寄葡萄干哈密瓜,又是让他去天山找找童姥。

到了时间,D独自过了安检,挥手向我们告别。当离别突然近在眼前,几年的回忆一下子涌出,我的眼泪奔涌而出,在机场大厅嚎啕大哭,一起来的几个女同学见状,都直愣愣地看着我。

当时觉得,新疆好远,这一别,山水相隔。但后来联系得知,他在新疆工作很顺利,他还说新疆很美。

每逢我放假他休假,也会彼此探望。上个假期我去探望他,提到那天在机场的情景,我说,早知道就不哭了,哭的那么累还那么丢人。D大笑道,新疆那么干,全指着你眼睛里挤出的那点水过活呢!

如果回到分别那天,我不会失声痛哭,就算有不争气的眼泪滑落,那也是祝福的甘露,祝愿兄弟在戈壁海岛生根发芽,绽放如初。

重温过往的时光,我发现生命中最真实、最宝贵的东西往往就在看似遗憾、看似平淡的生活中。

如果没有新训时班长的醍醐灌顶,我不会那么早就明白“同甘共苦”意味着什么;并且在任何时候,只有咬牙坚持才会赢得尊重。

  如果没有那次内务讲评,我不会深刻地意识到朋友可以为你分担,但更要去珍惜。越是要好的兄弟,越要为他着想。

  如果没有强化训练时H的咬牙坚持,我不会感受到身边战友的意念带给我的强烈触动。事后得知,当时H想法很简单,就是不想掉队,不想给战友泄气。不知喊了多少遍的“掉皮掉肉不掉队”,那一次是真的喊进了我心里。

  如果没有那次分手带来的疼痛,我不会真切体会到军恋的珍贵。越是不易,越是珍贵。而且,我相信:虽铁马山河,风雨潇潇,总有山花烂漫,佳人回朝。

  如果没有那次痛哭,我不会从心底里认识到分别才是真正的开始。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朋友、家人、战友,不会永远陪伴在身边。但深埋内心的情感和信念绝不会因为距离而褪色。有分别,才会有重逢。

  无论懊恼还是感动,回忆终将走向回忆;

  岁月给我们的,只做回味,休论因果。偶尔听听周杰伦咿咿呀呀的唱调,一边品味逝去的四年光阴:

一盏黄黄旧旧的灯

时间在旁边闷不吭声

……

想回到过去

试着让故事继续

至少不让再你离我而去

……



文字|任笑圆、杨小琪

图片|徐少波、徐珺

编辑|由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