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荷殇》(情爱中篇连载37)

欧桥 2018-05-24 22:41:08


(十九)羌寨之行


(1)


卫彭的大客户之一,是那个当初想搞建材合作的王老板。经过徐大炮的从中撮合,王总的人脉全给调动了起来,大家一起玩钱滚钱的游戏,上家下家轮换着身份。那些个闲钱,也就给折腾来,折腾去,翻着跟头换主人。局中人玩得不亦乐乎,劲头儿堪比一场令人上瘾的金融大战。


这些天来,卫彭与王总又热了起来。两人频频去那家茶馆会面。卫彭与王总一去那儿,里面的四川辣妹子便性感依旧地走来伺候。王总见她,手从来不闲着,摸上捏下,动辄还紧搂一回。那妹子笑嘻嘻地并不生气,搽了许多脂粉的面孔,粉白瘆人得象川剧舞台上的脸谱,却让王总想入非非。


但有一回,这个脸谱掉下许多泪来,啪嗒啪吧地滴在王总的茶里。王总端起来一饮而尽,对她说,“妹子妹子,不要难过,叔叔会帮你!”


原来,几年前汶川地震时,妹子家所在的村庄被夷为平地,父母双亡,自己的学校更荡然无存。要不是那天自己午睡后上学晚了,在路上蹓跶着,恐怕也早成了教室里的冤魂。可几年下来,自己虽然幸存,学校的情况却差强人意,课上不全,房子盖不全,老师找不全。她堂叔家有个活下来的小弟弟,见她在江南谋生,回去花枝招展的显摆,就认为她混得不错,要她在这座城市找个学校落户。“可我没有钱啊,叔!赞助费交不起,哪能帮得上什么忙呢!”姑娘小可怜儿的模样,让王总又平添一份喜欢。“当年地震后,堂叔对我特别好,白养了我几年。直到王总你介绍我来这儿打工。现在这个忙帮不了,我觉得好对不起人哦!”姑娘的泪水又哗啦啦滴下来。


卫彭灵机一动,话中有话地问王总,“你帮她出赞助费吧!”


王总不置可否,笑盈盈地搂着辣妹子,“别哭啦!你那个堂弟真舍得离开他原来的学校?”


“舍不得又怎样?他好多玩伴都在那里上学嘛!”川妹子吸着鼻涕。


“要是学校房子盖好了,老师也配齐了,你堂叔还要儿子出远门?”卫彭插话。


“那当然留在家乡啦!我们那里多美啊!”川妹子掏出一张面巾纸擦着泪,擦出一个大大的熊猫眼眶。


“姑娘,我陪你回一趟老家,怎么样吗?”卫彭正惊讶于自己瞬间起的念头,话已不小心地出了口。


王总看看卫彭,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王总,要不我们三人行,一起去?”卫彭转身对王总说,“看看我们能为你的小亲戚做点什么?”


王总立刻明白了,搂着川妹子笑言,“看看看,贵人来啦!这位卫叔叔是你的贵人啊!”


川妹子反应不过来, “卫叔叔要帮我弟弟?”


“不仅要帮他,还要帮他所有的玩伴呢!”卫彭眨眨眼,神秘地说。


“妹子,路费我帮你出,不买火车票,让你做一次飞机,爽不爽?我人挪不开,就让卫叔叔陪你回趟老家,看看堂叔一家人吧!”王总一边大义凛然地说,一边在心里骂卫彭,他妈的你小子玩什么把戏,心血来潮!


江南的雪花,总是似落非落。但冬季的寒冷,还是穿心。一个晴朗的冬日,太阳升起,却没有热量,怪异地高挂空中。卫彭带着川妹子,乘飞机回到了她四川的亲戚家。


这趟旅行,连小李子都不知道。卫彭只说想出门散散心。


四川之行,让卫彭大开眼界。心潮澎湃的他觉得瞬间找回了生命的意义。四川四川,我的新欢!卫彭面对蜀地的好山好水,大发感慨,觉得爱上了那方与江南迥异的天地。


辣妹子村里的党支书名叫肖老汉,是个爱抽烟斗爱喝青稞咂酒的人,性格豪爽,与卫彭一见面,就聊得很投机。他将卫彭安排在自己家里住,“体贴民情嘛,”肖支书说。 “这样好,这样好,我们巴山夜话!” 卫彭兴奋有加。村长吴建国见状,很热情地说,“过两天换换地方,也到我那儿去住住哦!”


灾区震后重建的村庄,其实在规划上更合人意。新盖的房屋一幢幢拔地而起,整齐而亮丽,很是养眼。辣妹子堂叔家所在的村庄,位于成都邛崃市南宝山附近,震灾后,重建的房屋尽力保留原有的民族风格,那些石砖、碉楼和墙画建筑,在装饰细节上充满羌族特色,把卫彭看呆了。他情不自禁问辣妹子,“丫头,去哪儿买文房四宝和画笔颜料?”


卫彭的艺术家情怀让村里领导刮目相看。“人才啊,”众人齐声夸奖,“我们村里来了个大恩人,还是个文化人!江南出才子啊!”


卫彭去了辣妹子的堂叔家。都说羌人是“云端里的民族”,他们的居住地海拔很高,冬季白雪皑皑,甚是好看。卫彭一路赏景,很快瞧见几个老态龙钟的妇人坐在山头晒太阳。这些老妇人在哼着曲儿,听上去好像还是多声部,卫彭惊奇,急急走上前去侧耳细听。


走近一看,又被妇人们的穿戴吸引了。她们身穿绣有云饰花边的宽摆大袖衫,领边、袖口、腰带和鞋子上还缀满各种好看的几何图案。她们佩戴的银耳环和银圈圈十分大,很抢眼,头饰的图案也繁复多彩,美不胜收。


卫彭的手痒得不行,巴不得立刻支起画架。


(未完待续)


上期回顾:

《荷殇》(情爱中篇连载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