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小说连载】胡杨川(二十)︱司永善

义海雄风 2018-03-14 08:59:02

提示点击上面蓝色字体轻松关注



《胡杨川》

二十

生产立新规 中秋传佳音


季文回到宿舍里,林建业还没有下班。看见天高云淡,风和日丽。他把窗子和门都打开,让屋子里通通空气。季文坐在床上,从被子里面拿出新借来的《钢铁是怎么炼成的》看起来,正看到保尔在工地上对一个穿着考究的男士说:先生,这里是工地,要好好劳动,为国家建设贡献一点力量是公民的义务。然后又问一旁的女士:太太,你也不想干了吗?忽然他看见那个女的竟然是冬尼娅,……这时韦国华走进来说“我探亲回来了,已经销假了,你在计算工资时把我的探亲工资算上,要不然我没有生活费了。”季文问“你的伤好了吗?”韦国华说“已经好了。”季文说“以后要多加小心。”他把探亲假条给季文留下,季文拿起来塞进自己的衣服口袋里。看着韦国华走了出去,季文继续看《钢铁是怎么炼成的》。忽然吹来一阵大风把门吹闭上了,季文急忙关好窗子,继续看书。这时有人敲门,季文开门一看原来是书记罗树魁,他进门就问“杨队长是不是叫你起草一个安全生产管理办法?”季文说“杨队长没有说,写什么?”罗树魁说“你就参照煤炭安全规程的要求,简单写一个安全生产管理办法,写清楚管理措施,管理制度,奖罚办法等内容,要求具体一点,好操作就可以。”季文问“什么时候用?”罗树魁说“这个星期内你写好,交给我或者杨队长都行。”他看见季文在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罗树魁笑着问“你想去当炼钢工人吗?”季文说“哪里啊。这是一本苏联小说,我借来看看。”罗树魁说“我还以为你想去炼钢厂工作。”季文说“这里是煤矿,哪能去炼钢铁?”罗树魁问“我听说晶晶最近有病了,是怎么回事?”季文说“谢谢罗书记关心,前一段他感冒了,现在已经好多了。”罗树魁说“那就好,我还准备去看看他呢?”说完他走了。季文开始起草《掘进队安全生产管理办法》。

第二天早上季文一到会议室就把《掘进队安全生产管理办法》交给罗树魁。罗树魁说“你让技术员和队长先看,看完了最后我看。”正在这时技术员纪新海走进会议室,季文就把《掘进队安全生产管理办法》给他,纪新海说“正好书记在,我念一下,你听听再说。”他就念道:

第一条 为了加强煤巷掘进安全管理,现依据《煤炭安全规程》制定安全生产管理办法。

第二条严格遵守安全生产规定,不得违章作业,不得违章生产,防止重大伤亡事故发生。

第三条 生产环节出现安全事故,要依法追究责任。并及时汇报生产调度室。

第四条  出现人身伤亡事故,要首先抢救遇险人员,及时送到医院抢救。

第五条 处罚标准:发生下列事故,分别给予罚款。

1、当班出现一个轻伤事故,对班长、带班队长和直接责任者罚款十元。

2、当班出现一个重伤,班长带班队长和直接责任者罚款二十元。

……

第六条  奖励标准:为杜绝事故,有以下预防或抢救事故的给予二十至五十元的奖励。

……

纪新海还要往下念,罗树魁就打断了说“不用念了,我看没有问题,可以上报。”就由技术员提交给安全检查科了,全矿的安全管理办法也制定好了。从此,一矿只要发生大小事故,首先书记队长要受到罚款,严重的要追究责任,对领导的罚款总比工人的要多,工人都重视了安全,再不像以前几乎每天总有大小事故发生。工人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地生产了。

罗树魁走进办公室看见季文在核算工资,他递给季文一张节目票说“中秋节演出节目,你有时间去看看,听说有幼儿园小朋友的表演。”季文说“不知道有没有晶晶的节目?”罗树魁说“没听说,到时候你去就知道了。”季文想幼儿园小朋友那憨态可掬的样子很好玩,演出的节目一定很有趣。他把节目票装进上衣口袋,中秋节就剩两天时间了,回想起来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日子过得真块。看见罗树魁走了,季文计算完工资公示在墙上,锁上办公室走出去。刚到院子里,看见机电队的张武歌在院子里当着他们的书记杨省春要节目票,只听他说“杨书记,我听说有幼儿园孩子的演出,不然我不会看的。”杨省春说“大家都要看幼儿园孩子的演出才找票的,你上夜班,应该上午休息。”张武歌说“我看节目主要是看小晶晶,不然我心里不踏实。”杨省春就给他一张票说“就照顾你了,你可不要宣传了。”张武歌高兴地说“知道。”拿上票走了。季文准备叫上陈元生去看晶晶,看见韦国华从大门外走进来,韦国华生气地说“书记只叫我们干工作,连一张节目票都不给,这和贪污有什么两样?”季文问“不是每个人都有一张票吗?”韦国华说“我们四班一张也没有发。”季文说“正好,我这里有一张,你拿去。”韦国华问“能再给一张吗?”季文说“我只有这一张。”韦国华问“我看了你怎么办?”季文说“中秋节还有两天时间,我如果想看的话,再想办法。”韦国华刚走,王娟急匆匆地走来,她对季文说“你有时间快去看看陆大嫂吧,我听说她最近病的很严重,她的身体大不如前了。”季文问“她还需要输血吗?”王娟说“听说已经输过两次,医院已经没有血浆可输了。”季文突然想起了胡占强说过的话,季文走进开拓队办公室,看见书记谷大成正躺在值班床上看报纸,材料员张叙同在隔壁办公室计算工资。原来张舒同在开拓队有很好的人缘,他经常帮助核算员核算工资,而且工作中从没有出现过差错。季文把情况告诉了谷大成,要求找胡占强去医院献血,谷大成就派张叙同找胡占强了。季文立刻叫上陈元生,回家拿上月饼向医院赶去。陈元生问“你拿月饼是去看晶晶还是看陆大嫂?”季文说“去了两个都看一下。月饼给晶晶吃吧。”走出楼房正好碰上胡占强,季文把陆大嫂需要输血的话告诉他,胡占强说“我现在还得到队上去一下,我随后就到,你们先去吧。”季文告诉他“你可要快一点,听说陆大嫂病的很严重,就等你献血了。”胡占强头也不回地走了。

季文到了医院里,看见陆大嫂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头发散乱,病床上方挂着输液瓶子,晶莹的液体正缓慢地滴着,陆大嫂看到季文,她微微抬了一下手,算是向季文打招呼了,看到她脆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季文心里很不是滋味。岳小荷两眼通红,疲倦地守候在母亲身旁。季文看到陆大嫂病成这个样子,他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这个心地善良的老人。季文把月饼给岳小荷,她说“我们也发了月饼,你拿去吃吧。”季文对岳小荷说“给晶晶吃吧。需要输血就抽我的吧,我是万能血,一定可以救陆大嫂。”岳小荷慢慢抬起头来对季文说“你是O型血没错,可也不是万能的,这次你的血型配不上用场了。”陆大嫂说“我没有什么,你们不用忙了。反正人是要死的,迟早都一样,没有必要把大家搅扰的不得安宁。”季文说“没有什么,你好好休息,我们想帮忙都没有办法。”季文问岳小荷 “为什么我的血不能用?”她说“因为你的血是Rh阳性,我妈妈是Rh阴性,不能配型。”陈元生问“你查我的血可以用吗?”岳小荷问“你是什么血型?”陈元生说“我是A型血,也许可以用,你快抽吧。”岳小荷说“不行,我妈是AB型血,你的血也不能用,谢谢你!”陈元生急了,他问“那我们怎么办?能不能想办法?”岳小荷说“已经想办法了。”这时胡占强走了进来,看着他慢悠悠的样子,季文说“也许胡占强的血能用,他可能是O型血。”胡占强走进来就问“你们在骂我吗?我不是来了嘛,你们怎么还骂我?”陈元生说“谁骂你?我们是说你的血一定能救陆大嫂。”胡占强说“季文的血就不行吗?”陈元生说“不行,这次他的血不配型,不能用。”胡占强说“我的血就少抽一点试试。”岳小荷问“你是什么血型?”胡占强说“我是O型。”岳小荷说“是O型的话还得看是阳性还是阴性,阳性的就不能用。”陈元生说“你赶快查一下,看能不能用。”胡占强问“一次抽多少?”岳小荷说“抽三百没有一点影响。”胡占强说“我的身体不行,少抽一点。”他看了看季文就问“你上次抽了多少?”季文说“我上次抽了两百。”胡占强听了就说“两百太多了,抽一百就行了。”他挽起胳膊让岳小荷抽血,岳小荷默默地抽了一百,胡占强看着管子里的血液有点焦急的说“叫你抽一百,你怎么抽出这么多,你给我送进去。”岳小荷说“是一百啊!你自己看吧。”胡占强看了看抽血管上的刻度,血浆显示的刻度正好在一百上,他再不说话了。经过化验,胡占强的血型和陆大嫂正好配型,只是太少了一点,但她还是对胡占强说了不少感谢的话。季文看到胡占强不愉快的脸色,心里很难受。不知是为胡占强的吝啬不齿?还是对陆大嫂病入膏肓感到痛心?

抽完血,胡占强说“我身体不行,需要休息一下。”岳小荷说“隔壁床空着,你去休息吧。”胡占强走出去了。季文问岳小荷“晶晶最近好吗?”她说“还好,他在幼儿园上学。”季文说“你要注意身体,你要照顾老人,还要照顾晶晶,可不要累坏了。”岳小荷说“我的身体没有问题。”季文和陈元生走出了医院,到幼儿园去看晶晶。幼儿园的孩子正在上课,从教室里传来老师讲课的声音,等了一阵,听见下课铃声,孩子们都从教室里跑出来,到院子里玩耍。看见晶晶长大了不少,他比以前胖了,晶晶忽然看到了季文,就跑过来对站在院墙外面的季文笑笑说“叔叔好!叔叔好!”季文看见晶晶,他高兴的说“晶晶好乖。”晶晶用手指着医院说“妈妈在医院,奶奶在医院。晶晶在念书。”看见晶晶这样乖巧,季文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陈元生说“晶晶好孩子,要好好念书,听老师话。”他蹦蹦跳跳的说“晶晶听话。我画画,画蝴蝶,学唐诗,学唱歌,……”他喋喋不休地说了一大堆话,好像要把自己上幼儿园的事从头汇报一样。上课铃响了,孩子都向教室跑去。晶晶挥挥手说“叔叔再见!”就跑进教室去了。陈元生说“看样子晶晶真长大了,懂事了。”季文说“是长大了,他今后还要面对许多困难,还需要赶快长大一点。”他们转身回去,走到隘口时,看到胡占强在前面走着,胡占强听到季文和陈元生的说话声就等了一下,看见他们两个跟上来,胡占强就问“你们两个在幼儿园外面干什么?”陈元生说“我们去看晶晶了。”胡占强说“你们去看晶晶也不叫我一声。”陈元生很不客气的说“你很早说了要献血,到献血的时候只献很少一点,你这是干什么?”胡占强马上说“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说,我最近身体不好,每天还要下井,我怕抽多了出现麻烦。我出危险了你们又不管,还得我自己吃药治疗,我能和你们比吗?”胡占强本来是比较结实的,知道他是找借口,季文也不愿多说什么,就说“不说这事了,你献血了就应该感谢你。献血多少都一样重要。”看得出陈元生的话让胡占强很不高兴。

中秋节终于到了,早上晴空万里,一矿俱乐部门前的槐树上面传来一阵黄鹂的歌唱。许多工人早早向俱乐部走去。李成麦走进俱乐部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来,看见已经有很多人在座位上等候演出。他看见张武歌在前排和李海峰说话,他向张武歌打招呼说“武歌你来了,你也是听见有幼儿园的节目来的吧?”张武歌说“是啊!你怎么今天没有上班?”李成麦说“我和我们班上的一个小伙子换了一下,专门来看孩子演出,不知道有没有晶晶的演出。”张武歌说“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就是想看看。”李海峰说“我们等着看,我想一定会有的。”这时前面的大幕徐徐拉开,团委书记叶明走到台前说“各位师傅们,朋友们。今天是中秋节,在庆中秋迎国庆的大好时刻,我代表矿团委和工会向大家致以节日的祝福!并通过你们向全体职工家属致以节日的问候!”一阵掌声过后,她接着说“在各位工人弟兄的努力下,我们全年的生产任务完成在望,只要我们再努力奋斗三个月,我们就会顺利完成全年生产任务。我们坚持了勤俭节约艰苦奋斗的作风,通过经济核算和修旧利废,节约了大量材料,经济效益得到很大提高,我们正在体验着工人阶级的伟大实践,正在经历着技术进步和技术革新的伟大时代。工人弟兄都是新时代的好青年,要随时牢记自己的使命,为安全生产贡献力量。我相信,有党委的正确领导,有广大工人弟兄的团结奋斗,我们的奋斗目标一定能够实现。让我们团结起来,认真学习技术,掌握现代科学文化,在煤炭生产中做出更大的贡献!现在让我们观看演出,第一个节目是第二中学演出的舞蹈——庆丰收。”

一阵掌声中响起,舞台上出现了舞蹈演员,她们以雕塑的表现形式出现在舞台上。随着庆丰收悠扬的音乐响起,她们翩翩起舞,表现出丰收之后人们欢欣鼓舞的情态。舞蹈随着悠扬的音乐徐徐落幕。叶明上台报出第二个节目“下面是独唱‘煤矿工人颂歌’,演唱者柳晗妍。”听到柳晗妍这个名字,许多人都很陌生。只见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看样子也就是20岁的样子,她细眉大眼,圆圆的脸面,长长的发辫,匀称的身子,灿如春华,皎如秋月。她慢慢走上舞台,用羞涩的眼光看看大家,深深一鞠躬说“现在我给大家献上一首煤矿工人颂歌,请欣赏。”伴随着音乐声,只听她委婉的唱道:

热血融化千年雪山,我把温暖送给人间。

煤矿工人肩负使命,团结友爱义薄云天

 

我们奋战在深井中,只为国家贡献煤炭。

不管塞外风沙肆虐,不计蹉跎岁月酷寒。

 

肩负着历史的重任,贡献青春浴血流汗。

给千家万户送温馨,凯歌传遍万里山川。

 

歌声宛转悠扬,清莺悦耳,工人们屏气静听,歌声里充满着煤矿工人满腔激情,这就是潮气蓬勃的青春旋律。随着乐器的和鸣,歌声在俱乐部里回荡着,如琴声悦耳,似百灵婉转,充满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她的歌声刚一完,台下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工人们大声喊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在工人再三要求下,柳晗妍上台又给大家鞠躬说“我给大家唱一首马兰花,祝福大家节日愉快!”只听她唱道:

 马兰花马兰花 

开放在六月的草原 

 马兰花马兰花 

一身傲骨映着那蓝天……

刚唱完,在一片掌声中工人依然喊“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叶明说 “师傅们!我们的节目还很多,今天就不要来了,我们以后再听柳晗妍的歌好吗?”大家说“好!”他接着报幕“下面请欣赏幼儿园小朋友演出的舞蹈——小鸭子。”一阵掌声过后,一队小朋友走到台前,他们有二十个,后面三个显得格外小,他们满脸稚嫩,憨态可鞠,随着小鸭子歌声的响起,他们小小的身子翩翩起舞,舞蹈简洁而明快,一会儿扮作游戏觅食的小鸭子,在草丛里觅食,在河滩上游玩。一会儿又做出游泳的样子,扭动着幼小的身子,就像是一只只天真的小鸭子在溪水边嬉戏,在河湾里游泳。跳了一阵舞蹈,他们就停下来,朗诵一阵,他们甜美的童声在俱乐部里响起来: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嘎嘎嘎嘎真呀真多呀,
    数不清到底多少鸭。
     ……

朗诵完了继续跳舞,孩子们表演的是那样认真。坐在前排的李成麦指着台上说“武歌,你看左边第二个是晶晶,你看他跳的多好。”他接着大声喊“晶晶,好孩子!”他这一喊把晶晶的注意力打乱了,晶晶突然看到了台下的李成麦他们,他忘记了自己在跳舞,他停止了舞步,看着台下脸上露出了笑容。舞台侧面担任指挥的刘老师看见了,她急忙喊“晶晶,快跳舞!”晶晶看见刘老师朝他摆手,他又跟着小伙伴的舞步,继续认真的跳舞。晶晶无意间的一停顿,让大家都看清楚了他,人们把注意力都放到他身上了,他和其他小朋友一起踏着音乐的节拍,愉快地跳着,转身挥手,投足迈步,有模有样。小朋友一丝不苟的演出,惹得大家忍俊不禁。直到结束谢幕,大家的掌声和着笑声响成了一片。正是:

漠北风揉柳树绦,煤城起舞乐滔滔。

中秋歌动云天外,童趣蹁跹笑语高。

李成麦从俱乐部出来,对韦国华说“晶晶真是长大了,他上学了,还会跳舞了,我听说他念书很认真。”韦国华边走边说“晶晶念书认真是好事,只是小小年纪,对他的要求太多,对孩子成长不利。应当给孩子适当宽松一点,让孩子自由发展。”李成麦说“他念书认真不是大家要求的,是他自己要认真的。”韦国华看见李成麦站下来就问“你等什么?”李成麦说“我要再看看孩子。”韦国华说“你等吧,我得给井下送材料去。”李成麦等在俱乐部门口,直到看节目的工人走完了,刘老师才领着孩子们从俱乐部走出来。李成麦看见就迎上去说“孩子们舞跳的真好。晶晶也会跳舞了,刘老师你辛苦了。”刘老师说“我是应该的,你们经常关心晶晶,比我辛苦多了。”晶晶问李成麦“李叔叔,怎么季叔叔、陈叔叔没有来?”李成麦说“季叔叔来了,陈叔叔上班。”这时季文走来问道“晶晶想叔叔了没有?”晶晶上前拉着季文的手说“想叔叔了,我刚问叔叔,叔叔就来了。”刘老师说“我们得回去了,你们也去上班,孩子我们会照顾好的,大家放心。”晶晶向季文和李成麦挥挥手说“叔叔再见!”季文和李成麦也说“再见!”看着孩子们排着队,在刘老师带领下慢慢走去。

中秋节过去几天了,许多人还在议论着孩子在俱乐部的演出,都说晶晶长大了,他们由衷地为孩子高兴。这天下午三点鈡, 季文来到招待所里。看见赵月琳正在拖值班室的地板,随着拖把拖过去,地板上留下一片湿湿的影子。胡杨川风沙很多,窗子封闭不严实,窗子玻璃两天就得擦一次,地板每天都要拖。季文问赵月琳“最近大家给晶晶的捐款都按时交来了吗?”赵月琳说“每月都交来不到三十元。”她把账本从抽屉里拿出来交给季文,季文看到胡占强和张叙同已经半年没有交了,还有一些人最近也没有交过,季文知道这两个人都在上班,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交。季文有点不安地说“你把帐记好,我有时间就问问他们。”赵月琳说“不行就算了吧,人家不交,你去问他们这不是惹人憎恶吗?”季文说“憎恶我是小事,晶晶的生活费是大事,我们不能因为怕惹人就不管晶晶的事。”赵月琳平静地说“陆大嫂临走时还一再说要大家多关心晶晶,她那里知道晶晶以后可能全靠岳小荷了。”季文急忙问“你刚才说什么?”她又轻轻的说“陆大嫂走了,她临走时一直念叨晶晶,叫我们多关心。”季文急忙问“陆大嫂什么时候走的?怎么我们都不知道?”赵月琳说“她是前天下午走的,是陆大嫂不让告诉大家。我如果不是去看她碰上了,连我也许不知道。按照陆大嫂要求她就埋在隘口外的山凹里。她说那里地势高,她可以看见女儿和晶晶。”季文想到自己连送都没有送一程陆大嫂,他心里很内疚。季文对赵月琳说“你应当给我说一声,让我最后再看一眼陆大嫂。就凭她无微不至的关心晶晶,我应该送她一下。”赵月琳说“你一月总要去看一次,我们都知道,可陆大嫂叫我们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们平常都很尊重她,能不听她老人家的话吗?再说,她一直坚持治疗,谁能想到她走得这样快呢?”季文理解陆大嫂的心意,知道她对晶晶一直放心不下,她到最后一刻还不忘记让大家关心孩子,她是多么高尚的一个人啊!

季文朝办公室走去,过沙河时碰到张叙同迎面走来,看见他匆忙的样子,季文问“你去哪里?”张舒同说“我去人事科有事。”季文问他“你最近为什么没有给晶晶捐款?”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最近忙,把这事忘记了,我明天就去交。”季文说“还有胡占强,你见到就告诉他一声。”张舒同说“我见到一定告诉他。”季文知道张舒同是一个诚信的人,说了就一定能做到。张舒同问季文“我听说陆大嫂已经离开了,我们都不知道,你知道吗?”季文说“我也是刚听说。等有空就去陆大嫂坟上看看,顺便去看看晶晶。”张舒同说“我也去,等一阵我们一起去好吗?”季文说“当然好,只是今天已经四点了,还能来得及吗?”张舒同说“我们有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有时间的。”季文到办公室,看见书记罗树魁在值班床上躺着看报纸,他打了一声招呼,就到开拓队,看见张舒同还没有回来,走过沙河就遇到张舒同,张舒同说“我正要找你,我们现在就走吧。”他们来到了街上的商店里,买了一些纸。刚出商店就碰到陈元生,陈元生问“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季文说“去给陆大嫂上坟。”陈元生说“我也去,陆大嫂走时我没有送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张舒同就说“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他们一起来到隘口外,这里是一个坡地,中间稍微有点凹陷,站在陆大嫂坟前。可以看见医院、幼儿园和学校。从学校里传来孩子们的读书声,声声悦耳,字字清晰可辨。在坟前左右两边栽上了两棵小柏树,微风吹来树叶摇曳,清风宜人。虽然季文知道人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但他们依然在陆大嫂坟前点燃了纸,用以寄托心中的哀思。陈元生跪在坟前很认真的说“陆大嫂,我知道你和我母亲是一样的年龄,可大家叫惯了你陆大嫂,我也叫你陆大嫂吧。你老人家是我最敬爱的人,你用一颗仁爱的心救助晶晶,让他几次死里逃生,是你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是你把我们这些工人组织起来,共同为救护晶晶出力。你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你善良的人品给我们树立了一座无形的丰碑。我们从你身上看到了人间真情。你虽然离开了我们,你大公无私的品质,你扶弱济困的崇高思想,你舍己救人的精神永远闪耀着时代的光芒。我们会像你一样照顾好晶晶,让他长大成人,完全自立。陆大嫂,我们永远记着你,你永远活在我们心里。陆大嫂再见了!”张舒同用一根树枝拨动着点燃的纸,看着纸慢慢烧化了,随风吹着在坟前盘旋了一阵,渐渐散去了。陈元生在陆大嫂坟前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头,起身跟着他们朝医院走去。正是:

生前无名去无声,胡杨沙原留爱心。

救助弱孤持正义,家风传承感万人。

走进医院值班室不见一个人,张舒同疑惑地问“怎么医院没有人?”季文说“他们都在病房看护病人,我们就不要打扰了,去看晶晶吧。”刚从值班室出来,看见岳小荷穿着白大褂从病房出来,手里端着一个医院用的器皿盘,里面有几样医疗器具,匆匆朝值班室走来,大家看见她瘦了许多,满脸苍白,一身疲惫,人们理解她失去母亲的心情。没有等众人开口,岳小荷问“你们来看晶晶吗?他在幼儿园上学。”季文说“你要注意身体,可不能累坏了。”岳小荷轻轻说“不要紧,我会注意的。”张叙同说“你也不给我们说一声,让我们送一送陆大嫂。”岳小荷轻轻的说“是我母亲不让告诉大家的,你们进来坐吧。”陈元生说“你忙,我们去看晶晶。”罗院长走过来,张舒同见了就问“罗院长在忙啊!”罗学平说“医院里也就是这些事,一年到头也忙不完。来屋子里坐吧。”季文说“你们忙吧,我们去学校看晶晶。”罗院长说“晶晶很乖的,听岳小荷说他早上起床不要人叫了,自己会洗脸了,上学也不要人接送了。”张舒同说“晶晶成熟了,已经是个大孩子了。”罗院长高兴地说“他真长大了。”大家出了医院大门,就到幼儿园去了。 

 

(小说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司永善,字云岭,甘肃秦安县王甫乡司堡人,生于1952年。1974年8月参加煤矿工作,大专文化,毕业于甘肃职工财经学院。曾经从事井下掘进工作、班组核算员,1981年考取财务会计一职,1982年从生产一线调入矿务局机关,从事会计核算和管理工作,一直到2009年。

【版权声明】文系作者原创,文责自负,任何媒体和公众号转载或借用均需取得同意,并注明出处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致谢上传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刊名题字】王世昌   【本期编辑】杨育红

    欢迎您阅读义海雄风号
 义海雄风号yhxf01
义海雄风个人微信号:yyhwx1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点击右上方分享到朋友圈加关注
长按或扫描识别下图中二维码加关注


喜欢就多点一个多一次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