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斗诗批修大会:自当越活越精神(2016/9/10)

诗画楹联 2018-06-06 02:10:05



原稿:

 

好友归

 

木落花红秋复春,古城携手忆童真。

夜长偶梦同窗读,天远常传短信频。

已返霜丝生鬓角,重归故土慰离人。

今朝把臂言欢久,共聚华堂湿泪巾。

 

山村

 

一径蜿蜒到我家,禾苗争说好年华。

肩挑日月农根本,自醉自吟依晚霞。

 

清平乐·村居

 

幽林环绕,华屋人声杳。画栋雕梁鸣数鸟,留守唯余老小。

 

严慈异地帮工,经年在外飘蓬。教育天伦双缺,遗存后患无穷。

 

五绝孤云

 

海上因风起,随心往远山。

行来非故土,郁郁又空还。

 

空心村

 

华栋周边矗,旧房村内颓。

翠筠遗址舞,髙树破门窥。

薜荔残墙绕,椽梁断壁垂。

老妪居褐瓦,新妇住琉璃。

 

七律·追梦

 

不谙世事沐烟尘,小命多乖爱较真。

辍学荒书焉忘本,犁田割麦又逢春。

十年浩劫惊心魄,几度蹉跎效哲人。

时有清风迎面拂,自当越活越精神。

 

几多幻梦总成空,偶尔沽名亦挽弓。

才入课堂拼汉字,却来乡野搭茅蓬。

春光照水花盈笑,冷雨浇身背曲躬。

常以诗歌敷病痛,虽无妙句兴由衷。

 

翁媪相依斗室囚,围炉温酒坐功修。

书斋蒙垢吟哦少,雪雨穿林雀鸟愁。

纵有膝前咪语暖,却无粤北吠声柔。

甜言常把双亲逗,诳说南都已买楼。




 

斗诗批修研究小组倾情点评:

 

好友归

木落花红秋复春,古城携手忆童真。

夜长偶梦同窗读,天远常传短信频。

已返霜丝生鬓角,重归故土慰离人。

今朝把臂言欢久,共聚华堂湿泪巾。

罗从红评:

1、通过春秋景色的变化来表现离别的时间,有别后的回忆,有相聚的欣慰,在章法安排上比较合理。

2、木落有刻意仿古之嫌,落木可以说是从杜甫那里借来,但木落则不宜,不如直接写叶落,更具现代人口味。

3、返字不妥,从年龄结构上看,曾经的头发是未曾白的,何来返之理?

4、常与频,意思重复。

5、既然言欢久,何来泪沾巾?这泪是喜悦这泪,还是伤感之泪?另泪可湿巾,但湿泪巾又是何为?

6、全篇把前二字全省去亦可,并且意思或许更好,可见前二字多余了。

四明山里人评:

颔联尾稍显过宽,颈联拟斟酌,已返霜丝易惹歧义,总体上用词过于泥古,稍有些陈腐味。


 

 

山村

一径蜿蜒到我家,禾苗争说好年华。

肩挑日月农根本,自醉自吟依晚霞。

罗从红评:

1、清新柔婉,山村风味自见。

2、争说二字欠自然之感,虽说拟人,若拟人更见物之形态则妙,为拟人而拟人,则有刻意之为。例如稻用点头,亦是拟人,则见稻谷成熟之态,荷用滴泪,可见荷上这露珠,形态自见了。

3、农根本,为自下定义,则显平俗,若以其形态来表现出“农根本”之意,则更具诗味。此句不妨用一个自对句来表达,如“肩挑日月身披露”(未必妥,就是说明形象语言比直抒其意要好。)

4、依字可酌,此处有见为避孤平而凑字之嫌。

四明山里人评:

题与内容稍远了些,转的也有些生硬,总体主题和表意不是很明朗,很难体会到作者到底要表达什么。


 

 

清平乐·村居

幽林环绕,华屋人声杳。画栋雕梁鸣数鸟,留守唯余老小。

严慈异地帮工,经年在外飘蓬。教育天伦双缺,遗存后患无穷。

罗从红评:

1、上述村居之景,下述农村时下之态,章法安排上不错。

2、鸣数鸟,数字见多余,可换字,留守二字亦见多余,唯余老小四字已足说明留守之意。

3、严慈不妥,此处作者的意思可能是指“小”的严慈,却忽略了“老”的存在,当面老人家的面,在小孩面前不可提“严慈”,老人在,自称严慈,亦有背“孝”理。如果老小与严慈结合在一起读,以为“严慈”指“老”,既然留守,岂不矛盾?

4、“教育天伦双缺,遗存后患无穷。”此乃口号之语,非诗语,也非词语,词味荡然无存。

四明山里人评:

作品近乎白话,反映的是偏远山村确实存在的现象,但其用心可谓良苦,如果个别字词再精准一些,也许会更完美

 


 

五绝·孤云

海上因风起,随心往远山。

行来非故土,郁郁又空还。

罗从红评:

1、借孤云抒胸臆,得诗味。

2、往字可酌,宜用向字,虽向往看似意相同,却有细微分别。

3、往,行、还,三字有压抑之感。

4、孤云之行,因风而起,一般来说,风向的转换应顺天理,时南时北,时东时西,变化无常的现象少见,故见还字无理。心中的意象最好与自然的景象相符。

四明山里人评:

这更像是一首托物抒怀诗,孤云只是作者用来自喻的一个物象,孤云即作者本人也。

 


 

空心村

华栋周边矗,旧房村内颓。

翠筠遗址舞,髙树破门窥。

薜荔残墙绕,椽梁断壁垂。

老妪居褐瓦,新妇住琉璃。

罗从红评:

1、全篇描述了如今社会的一种形态,诗心可见。

2、全篇八句,句句以名词开头,如数家珍,实则记帐之嫌,有若张三如何,李四如何,王五如何,赵六又如何。中二联若此,称四同头,当忌,何况句句如此,则大病当治了。

3、全篇章法,能见起承,不见转结,章法残缺,见一物写一物,则结构松散了。

4、用韵上有凑韵之嫌,部分有词语见重复。

四明山里人评:

首联“颓”印象中似乎是十灰韵,有落韵嫌?整体是物象,尾联最好能适当转、结

一下,个人觉得似少了一点结论性文字,以致表意有些模糊,难以准确揣摩作者真实想表达的意思。

 


 

七律·追梦

不谙世事沐烟尘,小命多乖爱较真。

辍学荒书焉忘本,犁田割麦又逢春。

十年浩劫惊心魄,几度蹉跎效哲人。

时有清风迎面拂,自当越活越精神。

几多幻梦总成空,偶尔沽名亦挽弓。

才入课堂拼汉字,却来乡野搭茅蓬。

春光照水花盈笑,冷雨浇身背曲躬。

常以诗歌敷病痛,虽无妙句兴由衷。

翁媪相依斗室囚,围炉温酒坐功修。

书斋蒙垢吟哦少,雪雨穿林雀鸟愁。

纵有膝前咪语暖,却无粤北吠声柔。

甜言常把双亲逗,诳说南都已买楼。

罗从红评:

1、三首自然流畅,语言恢趣,章法清晰,立意明了,以我心写我意,得诗之法,情怀犹见。

2、“割麦”可酌,逢春应是春天初临,并割字有害“逢”之意,不惹“锄麦”,更见春之生机。从时间上来说,“割麦”应是春未夏初,亦不应时。当然不知“粤北”如何?或许春临即割麦亦未可知。

3、花盈笑、背曲躬,对仗上可细酌,律诗中第三联的对仗有讲究些,要求工整,第二联则次之。

4、“柔”字形容吠声,亦可斟酌。

四明山里人评:

一组很不错的性情之作,第二首前四句稍有些费解,第三首与题稍偏,似难以看到作者所追之梦具体为何物。



 

斗诗批修研究小组:

罗从红、顾峰、梦痕、四明山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