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兰生幽谷中

江南风影像志 2017-12-11 07:37:54

野花当中能登大雅之堂的大抵也只有这兰花了,且被冠之以“君子”的美誉。而我在不知道其高贵血统之前,都是将其归结到野菊花、映山红之类的野花里的。­


      初春天气,几场春雨下来,偶尔冷得并不比冬日逊色,在城里的街头巷尾却不时可见有人挑着担来卖野生兰花,兰花的价钱并不贵,是按兰花的花芽来计算价钱的。早锻炼回来的、买菜回家的、闲逛的一些城里人围拢来,不要多少功夫,兰花就会卖得精光。­


     自住到城里后,碰到野生兰花仿佛是他乡遇故人了。这兰花在山上只是众多杂草的一种而已,然在懂得清雅的城里人家,种一盆置之案头,花未开之前为你在屋里增添一抹绿色,而待到兰花开时,门一开,顺风送来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的香气直接渗入你的肺腑,在你的身体里游走,疲惫的身子不由为之一爽。­如若赋闲在家,一杯绿酩,一卷纸书,伴随着时有时无的暗香,肯定是神定气闲、浮想连连。


      故家在一个群山环绕的小山村,山前山后都有兰花。过了元宵,虽冬寒末了,但冬雪融化溪涧已是流水潺潺,往日燥乎乎的山地日渐朗润起来。这时候,春节才过,学校也刚开学,新课没上几天,几道作业题花不了多少功夫,再是田里的农活不多,不需要我们帮手。傍晚放学,便将书包一甩,荷锄出去,进到村后山谷转上一圈,不一会儿,便拎回几大蓬带着泥的兰花,顺势还掐来一大把兰芽。­


     那个年代,家里大人成天为生计忙着,没有闲心也没有雅心来侍弄这花啊草的。屋里根本没有花盆,我们便寻来破面盆、破洋瓷碗,或者锯几节毛竹权作花盆,实在没地方种了,就在门口道地里掘上一个坑,把可种兰花的地方都种上。兰花芽头则养在洗干净的墨水瓶里,带到学校,放在课桌抽斗里,那时不时发出的阵阵清香常常引得同学侧身,上课瞌睡打困似乎也差了许多。­


      兰花开了然而就败了,我们也不去刻意打理,或许是因为我们不会料理,反正这兰花种下第二年少有再开花的。现在想来,也许是一方水土养一片方物,这兰花原先生长在幽深山谷里,薄雾萦绕、明月松涛相伴,渴时有山泉浇灌,骄阳下竹林清风送爽,闲时听听百鸟欢鸣。现在离乡离土,虽栖身于华堂之中,却缺山野气息,苟且偷生中,大概不想取悦于人。­


      前几年,兰花被炒上高价,有人开着车到村里上门来收购,山里的兰花都被乡亲挖了换作了钱,如今山里的兰花是愈见少了。­

 





River_South_Magazine 
一个有逼格的公众号

江南风情、古越文化、社会人文、历史感悟。喜欢就关注我,天天给你不一样的人生体验!点击“江南风影像志”,即可关注!风吹起你的名字,月谢落过往的尘缘,明天,烟雨江南孕育的第一缕晨曦,谁能解它的情衷?


本公众号推送作品均为原创,欢迎一起交流合作转载。沟通交流请联系QQ:9632392 ,愿意加入我们请关注一下公众号:River_South_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