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从此山水不相逢

你需要女朋友 2018-06-05 09:48:20

↑↑↑↑↑


听说关注"你需要女朋友"会变美哦

 

 

| No.046|




龙应台在《目送》里写道:

"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用追。"


 

我的老家住在泉州的一个小村落,爸妈则在苏州工作,我由奶奶带大。


打记事起,我每年要经历两次送别,一次是正月初八爸妈过完年赶回苏州,我为他们送别,还有一次是八月下旬的开学季,我从他们身边回老家上学,这是他们为我送别。


刚开始那几年,离别自然少不了泪水,后来长大了,身体里似乎对离别产生了抗体,也可能我渐渐有了意识:


反正我下次放假还要来的。

 

在乡下念小学的时候,每天上学前奶奶都会帮我整理好红领巾,帮我背上书包,然后站在家门口的电线杆旁,看着我小小的身影消失在乡间的小路上。


这是我对“目送”最初的认识。


初中的时候转学到父母工作的城市,对于十二三岁仍算年幼的我来说是团聚,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对于奶奶来说,养了八年的女娃娃,最后成了一年来一趟的客人。


 

上高中后寄宿,两周回一次家,虽说两周比一年短得多,但每次回家在外貌或思想上似乎都与上一次不一样。


小到头发长了短了,大到成绩升了降了,更有甚者,上一次回家还在为未来感到迷茫,两周后回家已经决定走艺考这条路并为自己找好了老师。

 

所以在亲情层面上,送别的时候你知道这个人还会回来,但你永远不会知道,他的人生路已经走到哪儿了。 


 

六月,朋友圈被各样的音乐会和晚会刷屏后,我知道,毕业季来了。

 

读书十余载,现在大一结束的我,经历过三次毕业(幼儿园不算因为我的幼儿园同学和小学同学是同一批人)。


 

小学同学只会在过年所有人回到那个小小的村庄,人与人之间的实际坐标不超过一公里的时候,才会在微信讨论组里兴致勃勃地约同学聚会。


过完年,天气回暖,燕子飞回了北方,讨论组,又是一年的沉寂。

 

初中是最没存在感的一个时期,不上不下的成绩,不好不坏的同学,不喜欢我也不讨厌我的老师。


结果也不出乎意料,初中同学现在没有一个是还有联系的,包括初三的时候和我每天一起吃饭一起上厕所甚至一起去考同一所学校的那个姑娘。


自从QQ不再流行以后我连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了,听说她现在在做卖玻尿酸的生意,谁知道呢,反正我也不买。


 

高中同学是联系得最多的,可能因为高中的时候心智渐渐成熟,所以即使到了现在,和要好的那些人也有一样的三观,一样的笑点,当然更多的是槽点,吐槽的槽。


但除了寥寥这几个以外,其余的,似乎和初中同学都去了同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老死不相往来”。


 

歌颂学生年代的歌有很多,只有一句歌词我记得最深刻:

" 我们在春风秋雨里无话不说,却在春来秋去中失去了联络。" 

 

近一个月,要好的高中同学不断向我倾诉她与男朋友的关系逐日恶化,男朋友的前女友有多么多么的过分,男朋友是怎样怎样的孩子气,是如何如何的大男子主义,男朋友怎样怎样的言行让她觉得如何如何的痛苦,两人是如何如何地成天吵架。


当我终于忍不住问她,既然痛苦,何不到此为止?


她给出的回答是,因为不甘心,觉得自己付出的比他多。


你说这是爱情,我说这只是一个女生不露声色的风情。


在这样一段关系里,她痴或怨,怒或喜,皆为了成全自己。旁人像看戏,心上人嫌弃,她只好独立。


 

我有另一个要好的高中同学,从我认识她起她就有男朋友,异地恋,少有矛盾,相处方式自然、舒服,是大家心中的模范情侣(至少在我心中是)。


直到有一天他们毫无预兆地分手了,很决绝,似乎没有半点回转的余地,事实也是如此,我们毕了业,经历了一个暑假,女生上了大学后找到了新的男朋友。


她也并非不重感情,只是这份干脆与洒脱显得格外帅气,我一直很佩服她,如果这三年多于她是一场梦,那我至少佩服她敢于醒来面对现实。 


后会无期里有句台词:

每一次告别,最好用力一点。多说一句,可能是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可能是最后一眼。

 

而我想说,


如果我们都无法成为彼此脚边的清风,无法理解对方为何行色匆匆,那我,

 

也只能送你到这儿了。




- END -


图 /  Efealcuadrado.

文 / 意映陈

编辑 / 女朋友


无法过得快活

那起码要笑得潇洒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