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诵读 ||一声宝贝,心疼瘦了谁

西岭雅竹 2017-12-06 16:19:38

点击“西岭雅竹”关注我哦




一声宝贝

心疼瘦了谁


作者:西岭雅竹

诵读:雪倚梅影

























一年春事,桃花红了谁?

一眼回眸,尘缘遇了谁?

一段低唱,才情痴了谁?

一声宝贝,心疼瘦了谁?

 

  在日复一日的时光流转中,我早已习惯于黄昏后安然地坐于屏前,不想倾诉,不言离殇,只为心中的那份文字相约,在无数个万籁俱寂的夜晚,泼墨着生活中的倾轧和快乐,多少爱恨妙语在指尖流淌。





  总认为,自己是一个冰冷的雕塑,旧时的人,旧时的事,曾经在心里满满堆积,在我的过往人生中写下了重重一笔。但我早已过了相信春姑娘会带来满房礼物的年龄,不会再为虚无的情感融化。


  此生只想做个普通女子,胸无大志,愿昨日可忆,未来可期,有山水可游,有奇事可闻,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乐不改,童稚之心不灭,已是完满一生。怎奈六月的杨梅嫣红了我的心事,我冰冻的心在弹指间被瓦解的支离破碎。因了一个人,我学会写诗,写很长很长的日志,一种孤单,因与另一个人的相遇而不药而愈。


  只忆童年,我是父母掌心的宝贝,是他们心尖爱哭爱闹的小公主,他们的宠爱昵称充盈了我儿时整个回忆。当所有的称谓随年龄的增长渐将远去时,我在自己的文字世界里自顾自的妖娆着,一池清泉,满目芳菲。而你,是唯一可以听见我灵魂声音的人,当你把爱洒满我的整个世界,尘封已久的情愫,在你声声轻柔的劝导声中苏醒,每每听到,有泪涌出。尽管看不到你的眼神,拥不到你温暖的怀抱,我指尖的温柔,如水般散开,一点一点,温暖我落寞的心窝,柔柔的打湿我那已张望了千年的双眼,爱情尚未绽放美丽,思念却已如飞絮飘零在彼此的生命里。

 

  穿行于俗世空间中,倾诉着平仄的流年。不怨天尤人,不自暴自弃,《幽梦影》里道:红裙不必通文,但须得趣。经济条件的好坏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颜值,但精神世界的高低,却能让岁月美人从众多莺莺燕燕中脱颖而出。试想,一个既通文又识趣的女子,是一个多么美妙的女子啊!




  喜欢在无人时,静静地读着一首首红袖诗歌,看月下的女孩羞涩的倒影,偷偷地一步一步丈量对你的思念;在夜阑时分,悄悄地穿上文字的旧衫,感觉曾经的掌温,在文字里轻抚一曲,诉于清风诉于明月,遇见清风,清风低吟;遇见明月,明月无语。


  最好的遇见,不是我貌若天仙,也不是你腰缠万贯,而是在书写中情窦初开,你刚好听懂了爱的真言。

 

  不想见你,想在我们之间制造许多距离,只为生命中的美丽。可我为什么在冥冥中似乎总在等待什么,也许是一个月,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一生,不管不顾地等,等到某天,他从繁忙中目光跃过众人找寻我,不会让离别变成再见,不会让再见,变成再也不见。





       

你的壮志未酬,唯我能懂;我的千千心结,亦你能解。有谁知,在有生之年遇见你,竟花光我所有的运气。还是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


       来生,我等你——

       等你,穿过密林流水;

       等你,越过万水千山;

       等你,一声“宝贝”将我唤醒……



朗诵者简介:黎雪梅,艺名雪倚梅影、纯色百合,生于美丽的天马之乡——伊犁昭苏。中华诵读联合会会员,新疆朗诵艺术协会会员。一位行走于诗歌,沉湎于墨香的平凡女子。


西


(长按上面二维码识别关注)

↓↓↓ 点击"阅读原文" 【西岭雅竹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