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香--江淮先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5-16 22:28:25

一提起某某地域的先生,人们最关心的是此地出产的先生们的风采如何、能耐在哪,道行有多高。

    比如一提上海先生,人们马上想到西装革履的先生们有一手绝活:买、汰、烧的全能冠军;

    说到北京先生,人们啧啧称道的是嘴活舌灵善侃大山,央视名嘴多出产在这些圈子里;

    人们看川蜀先生,不用说,印象是特会做买卖,端一口烧汤的锅子全球卖;

    湖湘先生胆子大,没有不敢想,没有不敢做的,所以伟人豪杰多生长于兹;

    山东大汉怎么看都是铁塔,打虎的铁拳望而生畏,但是,山东大哥却是铁骨柔肠,比如博友如竹君就是山东大哥的典范。

    ……

    江淮先生呢?他们有什么特色?有何能耐?

    全国人民对江淮先生的认识,大约还停留在黄梅戏《天仙配》和《牛郎织女》的阶段,让董郎与牛郎穿上名牌西装,就成了江淮先生的现代版。不错!黄梅戏里的董郎和牛郎都是一点也不男权的好男人,至少女士们都迷恋。他们都是极富牺牲精神,忍痛割爱让太太出尽风头的谦谦君子,虽然形象稍嫌黯淡,却是他们的陪衬风度成就了千古的哀怨与凄美,令黄梅调风靡全国。如果董郎与牛郎都金戈铁马宗拳师剑,那和衣袂飘飘的仙女的故事也就索然无味了。尤其是董郎牛郎的前后扮演者――黄梅戏著名演员王少舫和黄新德,作为江淮先生戏里戏外的形象代表也的确是秀外慧中敦厚有加的性情中人。

    不过,要吃透江淮先生的表里,还真得有如我这样身心没有牵挂,做人做事不拘成法的女性,超然物外地在江淮呆上三年,近距离观察、零距离接触,直到从江淮先生的朋友变成江淮先生的太太,才能探得他们的真经热脉。

    这一路走来一路看,江淮先生与各地先生一样,一样地建功立业,一样地爱国爱家。

    有别于他地先生的竟只有两桩:赋诗和洗碗。

    一桩为高雅的文学事业,一桩为琐屑的家务事情,为何可以成为江淮先生们的左右开弓得家内家外都光彩照人的真功呢?并且,似乎毫无关联还颇矛盾的两件事,在江淮先生那里竟然和谐统一相得益彰。越是写诗写得好的先生,越热衷于洗碗;而平常先生洗碗洗到一定的境界,那诗句也就从洗碗槽子里淌出来了。外地先生也有作诗的,外地先生也有要回家洗碗的,但是,像江淮的先生们这样全员行动、天崩地裂不改初衷的群体性高密度的行止境界,其他各地的先生们恐怕是望尘莫及。

    具体形象地说吧。

    只要是在江淮地界,任何地方任何时候,如果迎面碰上了十位江淮先生,不用打探,在他们之中,起码有五位是在当地小有名气的诗人,另外五位呢?笃定是追随前五位诗人的老少学生。

    江淮是诗歌的策源地,公刘、梁小斌、陈所巨、海子、……新诗诗坛上叫得很响的江淮先生的名字不胜枚举,所以江淮先生们最迷恋的是诗意地栖居着的优雅生存模式,这也造就了他们连脱口而出的口语词汇也具有别致优雅的母语特性,如:触摸、凝视、聆听、诗性、栖息、忧郁……挂在榕树下的网名呢?不是恋海如歌就是明月清风,不透着激越也露着淡雅。

    徜徉于城乡,不显山不露水的先生往往都是出口成章的,撕着龙虾的甲壳斗酒吟哦不知今夕是何年。

    那些坐在写字楼里的先生们呢?衡量他们的人生成功与否,不是身家多少,而是能不能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谦恭优雅地从皮包里掏出自己的集子来签名相赠。所以,江淮的先生们可以不买私家车,但不能不出作品集,有了作品集,人生才算注上了册有了品牌商标。执著,是江淮先生精神追求的显著特色。

    交流诗歌的精神与立场成为江淮先生们休闲时光的主体活动,因此,江淮先生喜群集而不耐孤独。所以夜晚的聚会往往丰富多彩。

    别以为他们都是逃避婚姻家庭乐不思蜀的坏男人。只要是午夜钟声响过,爱与朋友泡在茶肆咖啡屋长聊的江淮先生们也会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十分不情愿地起身离座,十分留恋地准备回家。若在座有外地客朋,江淮先生会十分歉疚地解释:“实在对不起,家里的碗还没有洗呢?”不知底细的外地朋友还以为江淮先生的太太们都是懒婆娘呢?其实这是句意味深长的话语,意即惦记家了。

    若座中朋友尽是本地土著,虽不用找托词,但互相之间也常用洗碗打趣。对那在座惴惴不安魂不守舍的,同僚往往旁敲侧击:“怎么啦?三天没有洗碗啦?”这无异于调侃,今夜有暴风雪在等着他。

    总之,大约在神州大地五湖四海的先生们都在作如何把痰盂刷得更干净的技术攻关的年代,江淮先生有幸选择了洗碗这种比刷痰盂要优雅得多也诗意得多的爱妻行动。问题是,痰盂因为技术含量太低而已经被淘汰,碗筷却定位为人类永久的生活用具要陪伴江淮先生直到永远。

    事实上,江淮先生们也真是有碗要洗的。哪怕是加班值夜黎明归家,那一日三餐一家几口的碗筷,高高地堆在洗碗槽里执著地期待。夏日洗出一身汗,冬天洗出一层冰,江淮先生们可从不叫苦的。他们爱妻呀,他们最不忍摧残的是妻子的那双诗性的玉掌。那里是江淮先生诗句的栖息地呀!

    忘了交代,江淮先生们都有一双很特别的手。比较关外先生的熊掌和南国先生的猿爪,江淮先生的那双手真叫如葱修长如玉光洁如脂柔润。写诗是再妥贴不过,用来洗碗却无异于摧残。可是江淮先生都忠诚于洗碗事业,洗碗的立场与精神是否与诗歌的立场与精神有些关联?肉眼凡胎是无法洞析的。毕竟那都是人家的先生,我哪能紧紧盯住不放呢?

   (未完待续)




微信号:ningxin110110

  联系电话:18126034661

                    18957161269

邮箱:eeeeeeing@126.com

【好消息】大家渴求多时的《嘘  我们正在蜕变》一书,之前因为出版合约期已经过去三年了,不能再印刷,导致黑市价横行,复印版也有了,经过作者和出版社的商洽,重新签订合约,重印5000册。目前,仅剩余600册在售!有需要的请电话或短信蜗牛1812603466118957161269。每本单价25元。另有一百册左右的《不是孩子的错》,同步发售。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