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如果没有你

雁阵杂志社 2018-01-12 15:46:53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个公众号哦!

 

如果没有你

 
 

文/杨千紫

我一直以为许扬一喜欢的人是杨落落。

当时看着他厚厚的日记,我还曾酸溜溜的问他,你很喜欢那个女孩子吧?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跟她说呢?

许扬一侧过头来看我,细碎的刘海垂在额前,眼神忽然说不出的落寞。他只是幽幽的说,她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没有必要说,她也没有必要知道。


一.

安宸坐在我斜前方的位置上,每当我回答不出老师的问题时,他总是会把脸向后侧45度,偷偷地在书桌里把答案指给我看。也许是因为他的细心体贴,也许是因为他好看的侧脸,也许是因为他宇宙无敌的学习成绩……总之,这个樱花纷飞的春天,我莫名其妙并且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安宸。

于是别有用心的跟安宸参加了同一个社团,每逢周五晚上都要活动到很晚。安宸是个温和得像小绅士一般的人,也会体贴的说,“恩桐,我送你回家吧。”我心花怒放,刚要答应,却忽然想到许扬一此时正在校门口等我,只得摇摇头说,“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心中默默的怨恨了一万次――我为什么要跟许扬一做邻居呢?

电视剧上总是说,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那么,不喜欢一个人呢?是不是也一样不需要理由呢?

第一次见到许扬一的时候我才六岁。那时刚搬了新家,妈妈把一个比我矮半头的小男孩推到我面前,说,“恩桐,这是妈妈好朋友的儿子,就住在隔壁。你们一起玩吧。”

我的噩梦就此开始。

当时我歪着脑袋看着比我矮了半个头的许扬一,把怀里的布娃娃递过去,怯怯的说,“……我们玩什么好呢?”

许扬一没有回答我,只是瞪大了眼睛眼神倔强的看我,忽然一把将我的娃娃丢在地上,然后恶狠狠转过身,扬长而去。

我莫名奇妙的看着他的背影,怔怔的好半天,才“哇”的一声哭出来。我看起来很讨厌吗?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从那以后我就很不喜欢许扬一,甚至有些怕他,见了面也不敢跟他说话,只是远远的站在角落里,都不敢多看他一眼。可是尽管第一次见面很不成功,我很许扬一还是不可避免的总要被凑到一起。我的父母跟他的父母工作都很忙,于是约好了轮流来接送我们上下学,我们时常要在对方家做功课做到很晚,等到自家父母下班之后才可以回家。从小学到初中,一路走下来,感情未见加深多少,一起上下学的习惯却变得根深蒂固起来。

转眼就读到中学。比起小时候,我跟他都变了很多。可是我仍然不喜欢许扬一,一点都不喜欢。尽管他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身材修长,不笑的时候,下巴的弧线美得宛如雕塑,走在学校里吸引无数女生泛着红心的目光。

喜欢一个人是一种缘分。

不喜欢一个人,可能也是一种缘分吧。

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我跟许扬一之间的缘分被藏在了骄傲背后,所以一时看不清楚。


二.

快月考了,老师最近总是压堂。当我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透过灰蒙蒙的窗子,只见空荡荡的校园里很显眼的停着一台赛车,许扬一斜靠着车站着,时不时的看看手表,马上就要抓狂了的样子。

一起出来的同桌杨落落推了我一把,艳羡的说,“恩桐你可真幸福,有许扬一这个大帅哥每天放学都像望妻石似的等着你,风雨无误啊!”

我苦笑,说,“你也会说他是望妻石了。每天跟个石头一起走,冷冰冰的,有什么好?”

许扬一是远近闻名的冰块。平时笑容极少,跟谁都很少说话,对女生更是不苟言笑,看起来比流川枫还要酷。女生们总是私下里议论,许扬一不笑,是不是因为想保持下巴的完美弧度呢?他的下巴长得可真美啊,尖尖的,妩媚又不失坚毅,比女生还要漂亮呢。可是,我身为一个与他青梅竹马的知情者,可以很确定的告诉她们,许扬一不爱笑的性格绝对是与生俱来的,认识十几年了,他的笑容我也只见过那么一两次而已。记得第一次看许扬一笑是在我们七岁那年,他弄坏了我新买的遥控车,我坐在地上哇哇大哭。他似乎有些愧疚的样子,怯怯地递过来一张面巾纸,很小声的说,“恩桐,你别哭了。”那是年幼的我第一次听到许扬一这么温柔的跟我说话,一时竟忘了再哭,只是抬头睁大了眼睛看他,而他看着泪凝于睫的我,愣了愣,竟忽然笑了。很多年以后我都不明白他那时为什么会笑,总觉得那多少有点烽火戏诸侯的味道,看到别人哭他才会笑,而且还是一笑倾城的那种笑。

杨落落陪我走到许扬一身边,笑呵呵的说,“扬一,你每天都这么等着恩桐,该不会是喜欢她吧?”

我早知道杨落落这个人大大咧咧的,说话没深没浅,但是我也万万没有料到她会没深没浅到这种程度!一句话说出口,我和许扬一全都怔住了,气氛霎时诡异起来。也许是出于女孩子的羞涩吧,我忽然莫名的紧张,竟下意识的期待许扬一口中的答案……

可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杨落落,好看的下巴向前扬了扬,面无表情的说,“恩桐,上车。”我有些失落,同时也看不过他用这种态度对待我的朋友,气鼓鼓的坐上许扬一的车后座,有些歉疚的看了杨落落一眼,刚想说些什么,杨落落却在这时走上前一步,说,“许扬一,如果你喜欢的人不是恩桐的话……我可以喜欢你吗?”

我再一次怔住。只觉得许扬一的背影剧烈的顿了顿,回头看看我,又看看杨落落,什么话都没有说。


三.

我坐在许扬一的赛车后座上,无比接近的望着他的背影,想起刚刚发生的事,脑中莫名的乱成一团。仔细想想,杨落落喜欢许扬一也有很久了吧,难怪她每天放学都坚持跟我一起走,难怪她总是问我打听许扬一的事情。嗯,这样也好,杨落落可是出名的美女,也许有了她之后,我就不用每天放学都跟许扬一一起回家了吧……正这样想着,树上忽然掉下一条虫子在我手臂上,我没有防备,吓得哇哇大叫,一边在车后座上剧烈的摇晃身体,许扬一正在躲闪迎面而来的卡车,被我猝不及防的这样一晃,车头一歪,连人带车一起栽到了路边的草丛里。

春天的泥土很松软,我跟许扬一仰面摔在草地上,也不觉得疼,一抬头,只见眼前一片耀眼星光,映着深蓝色的浮云,美得让人无法将视线移开。

“今天的星光真美。”我忍不住小声惊叹。侧头去看许扬一,只见他正目不转睛的望着星光璀璨的天空,浓密乌黑的睫毛向上微卷,眸子亮若星子。

“嗯。很美。”许扬一轻声回答,声音竟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夜风微凉,吹动他的刘海,蝴蝶一样翻飞。我一动不动的望着许扬一的侧脸,竟然有种呆掉的感觉。今天的他似乎跟往常不一样呢。这样温柔的许扬一,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果他一直像今天这个样子,我又怎么会讨厌他这么多年呢?我们就这样躺在夜晚的草地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这是仙女座。那边的是小熊星座。喏,这样看,是不是很像一只小熊呢?”许扬一露出孩子一样的笑容,手指在半空来回划着,说,“恩桐,你看最西方的那片就是白羊座,你的星座呢。”

“你怎么知道我是白羊座?”我下意识的问。意识莫名的有些模糊,只是条件反射的想要跟他说些什么。

“你四月七号生日嘛,当然是白羊座了。怎么会连这点常识都没有。”许扬一枕着手臂,撇撇嘴,淡淡的说。

原来他知道我生日的。可是为什么,每年我过生日的时候他都是一幅忘记了的样子呢?倒是许阿姨,总是逼着一脸无奈的许扬一来送礼物给我,前年是布娃娃,去年是兰蔻唇膏,都是一些女生喜欢的东西,根本不可能是许扬一选的。

“你的生日是八月四日吧……嗯,那应该是狮子座。”对话开始没有意义起来,我只是想跟扬一继续说话,至于说的是什么,其实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八月四日。那是安宸的生日吧。”沉默良久,扬一轻声的说,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却似乎隐含着某种撕裂的感觉。

“……对不起。”我的心一沉,莫名的有些愧疚。

“你喜欢安宸多久了?”许扬一似是并不在意,仍是目视前方,轻声的说。

“刚刚才喜欢上吧,不过却好像喜欢了很久一样。”我脸一红,压低了声音说。“那你呢?你有喜欢的人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有。”许扬一看看我,复又望向天空,笃定的说。我的心莫名奇妙的泛出一丝酸。能被许扬一喜欢上的,会是什么样的女孩呢?

“你喜欢她多久了呢?”我想起许扬一书桌上的那本厚厚的日记,黑色的皮,厚得好像一本字典,平时放在玻璃柜里,谁也不让碰。很难想像,像许扬一这样冷漠的人,竟会用这样婉转细腻的方式来纪念自己的感情。

“应该很久了吧。久到我自己都记不起来到底有多久了。”隔了很久很久,许扬一才轻声回答我。而我却已经昏昏欲睡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意识渐渐模糊。

“恩桐……”朦胧中只听见许扬一叫我的名字,隐隐的叹息着,却听不清他到底说的是什么。


四.

从那天之后,我跟许扬一的关系产生了微妙的变化。那夜的星光,照亮了另一个我不知道的许扬一。他眼神温润如水,会很温柔的跟我说话,会在我睡着的时候背我回家……尽管他白天见到我依然是冷漠淡然的样子,我却开始期待每天放学,与他一起回家的那段路。

“……陪我去商场。”放学的时候,许扬一单手推着赛车,白皙的面颊上瞬间闪过一抹羞涩。

“好。你要买什么?”喜欢购物是女生的天性。

“手表。是要买给我喜欢的人的。”许扬一露出清澈的微笑,淡淡的说。

我的心蓦的一震。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古怪的想法……他喜欢的人,会是我吗?这个念头一出现,我急忙摇头,对自己说,别傻了,像许扬一那样高高在上的男生,他怎么会喜欢你呢?

从来没有见过许扬一这样挑剔的去选一样东西。我们徘徊在手表柜台前很久很久,他把各种各样的表在我手腕上比划,一一端详,然后一一否决。我不禁有些累,斜靠在柜台上,随手指了一支银色的女表,说,“这个很漂亮。就买这个吧,免得挑花眼了。”原本以为旁人的意见他必定不会采纳的,可是扬一听了我的话,微笑着看了我一眼,不再犹豫,立时让服务员包起了那支银色的表。

走出商场大门,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只见许扬一无比拉风的赛车正憔悴的躺在地上,后座已经被人卸了下去,车灯被卸了一半,摇摇欲坠的挂在那里。我安慰许扬一说,“树大招风嘛……你的车太显眼了,所以……”

许扬一没有说话,看了看空荡荡的后车轮,又看看我,指指赛车横梁,说,“你坐这里,可以吗?”

我顺从的点点头。除了坐那,我还能坐哪呢?于是乖乖的坐到横梁上。许扬一的手臂环着我,鼻息的热气丝丝吹动我脑后的长发,我的心跳骤然加速。

一路无言。只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声,从未有过的心慌。许扬一始终是一幅若无其事的表情,幽幽的望着前方,好像怀里拥着的并不是一个朝夕相对的女生。气氛有些尴尬,“许扬一,你……”我蓦的回头,没话找话说,却正赶上红灯,扬一一个急刹车,身体随着惯性骤然前倾……

两片唇就这样贴在一起。尽管急速分开,可那种温热柔软的感觉依然盘旋在我心上。

我的吻。

我的初吻。


五.

那次意外接吻之后,每次看到许扬一,我都会有种想逃的冲动。可是他却仍是往常那副淡漠冷然的样子,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我的心渐渐的凉下来。对他来说,我只是一个不得不应付的邻家女孩罢了。他有喜欢的人了。潜意识中,我又在奢望些什么呢?

正在胡思乱想间,眼角蓦的瞥见杨落落的手腕,那一抹熟悉的银色,生生刺痛了我的眼。

正是我昨天陪许扬一去买的那块手表。

我怔怔的看着那块我曾帮他试戴的手表,一动不动的看着,看到眼睛都酸楚起来。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傻瓜。原来他喜欢的人是杨落落。两情相悦,想必一定会很幸福的。嗯,这样也好,我很快就不用每天都跟许扬一那个冰块一起上下学了呢……

可是我的心,为什么会这样难过呢?

是谁说过,爱情没有对错之分。只是有时碰错了时机。

摄影社团活动的时候,安宸交给我一叠厚厚的照片,我哭的样子,我笑的样子,我是上课睡觉时的样子,我在水房与人追逐打闹时的样子……他说,“恩桐,我喜欢你所有生动的表情。”

然后小王子一样温文娴雅的安宸,就那样在众人面前温柔的牵起我的手,说,“恩桐,跟我在一起吧,好不好?”


六.

我跟安宸在一起了。

他每天都会接送我上下学,我与许扬一之间再也没有任何交集。我终于得到了曾经梦寐以求的幸福,可是心底好像隐隐缺失了什么。一个被我讨厌了十几年的人,有一天我忽然发现我喜欢他,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我只好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起,灿烂星光下,许扬一温柔的黑眸,以及自行车横梁上,那个意外的吻。只好反反复复的告诉自己,我喜欢的人是安宸。以前是,以后也是。

周末晚上,我吃过饭到家附近的小公园散步。昏暗的天光下,我看见许扬一也在那里,怀里还抱着一本厚厚的黑色日记。

“在做什么?”我走过去,佯装若无其事的问,声音却依然微微有些颤抖。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许扬一了。

许扬一抬头,静静的看了我好一会儿,扬了扬手中的日记,说,“我准备烧掉它。”

口气淡淡的,谈论天气一般平常。

“……为什么?”我惊得瞪大了眼睛,提高了声音问。承载了那么多岁月的思念与牵挂,怎么可以说烧掉就烧掉呢?

“既然已经没有机会了,倒不如忘记的好。”许扬一掏出打火机,撕散了日记本,将它一页一页的丢到火里。

“你很喜欢那个女孩子吧?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跟她说呢?”我无从劝阻,只是在他眼中看到了一种刻骨的伤痛。这种伤痛让我好心酸。

许扬一侧过头来看我,细碎的刘海垂在额前,眼神忽然说不出的落寞。他幽幽的说,“她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没有必要说,她也没有必要知道。”

“怎么,你喜欢的人不是杨落落吗?”我惊讶的问。杨落落喜欢的人是他啊,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许扬一轻扬唇角,淡淡的摇摇头,没有回答。

一阵晚风吹来,他手中的日记四下飞散。我背对着他拾起一页,顺手放在大衣口袋里,鬼使神差。

扬一,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呢?

可是,我已经没有资格追问了吧。


七.

得到扬一死讯的时候,我正身在学校。愣住半晌,狠狠拍打着杨落落的肩膀,笑着说,“落落,你别开玩笑了,这可一点都不好笑呢!”昨天还在食堂里碰到我的许扬一,他怎么可能会死呢?

那两日,城市中的媒体铺天盖地报道着,实验中学的高二学生见义勇为,冲进火场抢救了一个四岁的孩子,自己却因为吸入过多浓烟,救不活了。

许扬一住的那栋楼着火了,听说他当时不顾一切的冲上楼去,是为了拿回一块银色的手表,却在这时发现邻居家有小孩子被困在火场里。

许阿姨把那块烧得焦黑的手表交给我的时候,已经哭的泣不成声。

表盘上隐约可以摸到,用小刀刻上的两个字。

恩桐。

原来杨落落手腕上的表只是巧合而已。

这块表,扬一是要送给我的。

心痛如绞。


尾声

大衣口袋里还留有许扬一仅存的一篇日记。

上面只有一行字。日期是我们一起看星空的那个夜晚。

他说恩桐,直到现在,你仍是不明白。

 

……

你喜欢她多久了呢?

应该很久了吧。久到我自己都记不起来到底有多久了。

你很喜欢那个女孩子吧?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跟她说呢?

她有喜欢的人了。所以我没有必要说,她也没有必要知道。

……

有些花儿,谢了就不会再开。

错过的花期,消逝在似水流年。

 

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天当我躺在许扬一肩膀上的时候,他那句似有若无的叹息。

他说的是,“恩桐,我,喜欢你……”

 

河大雁阵

微信:hedayanz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