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诗歌现场 I 一些哭泣以花的姿态 I 古沙子的诗 I 总第122期

意渡诗界 2017-12-06 18:34:54

诗歌高端。点击意渡诗界快速关注


 

导语 


缘最大,化与水,浓与情。所以老天赋予的缘分,的确是最无形的洪荒之力,“缺失或交织。我们/用彼此的名字作茧,这最后一劫”文字进行到这里,作者的笔力突然一沉,一股发自肺腑的情怀自喉咙中大吼出来,彼此的名字孕育的爱之蛹,“为养分,化蝶。”



本期主持人:萧不二 




诗人简介 


(诗人简介)


古沙子:原名陈娟,80后,江苏盐城诗人,教


师。作品散见《诗刊》《诗潮》《关雎爱情


诗》《长淮文学》《诗风》《金陵晚报》《太


阳诗报》等。




诗观:为存在写诗。



 古沙子的作品 

       

    时间之势 


时间是一只大鸟,俯冲下去

它钻进柔软的泥土,忘记自然

它任血液流淌,浸润枯萎的根须

它的头骨碎成繁星,

勾兑黑色的墨汁,死亡的光芒

忽隐忽现

它走在我的前面,以上

我亲眼所见,像提前目睹

命运之藕空穴不空,濯泥而生



       缘于爱 

           


许久,我们对峙。来自

不同方向的风,拥抱

再推开。

有时各执明灯一盏,反向

笃行。走成你我背景里的

皓月。两片空旷的城。

丹桂识得季节,洞穿

来路不明的空穴,高举香气

提示路人:慢步啊、轻声

——的确,纷争,缘于爱

缺失或交织。我们

用彼此的名字作茧,这最后一劫

为养分,化蝶。


     时光絮语        




逆着秋风行走。我们多像一把

肉做的钥匙,在时光的隧道里

寻找适合自己的匙孔。

脚下,池边,屋顶,云间处处栖息

落叶的身影,潦倒的醉汉

……凉意,钻入季节的深井。

我细听,秋虫整夜的絮语

平静的,仿若交代没完的遗嘱。

黎明,阳光涨起,说过的话废掉

再来一遍,只因沉默的时机,未到。

在等。时光如云。切莫

被他短暂的静止欺罔——

真不知何时,再回头,

一瓢雨、一片雪、一场空

荡荡,不知所往……



         取 代 


没有月亮,城市依旧欢腾

无数灯光就等着这天的到来

——黑夜足够黑

他们足够亮。取代。

可是他们不知道:

月亮本就不发光,无心比试。

倒是那份高冷,

灯火永远永远,取代不了。


 九月,秋风不止清理过季的绿 




一些哭泣以花的姿态

裱进枝头,再随节气卸掉。

碎的眼泪渗入大地,仿若

整棵树的繁华都将幻化成空眼眶。

“九月,秋风不止清理过季的绿……”

有人自远方归来

携万盏灯火、一轮皎月。

黑夜被明晃晃切割,

漂泊的微尘,光影里若隐若现。

“于明亮处存在,无关身份大小。”

……秋风于耳边再次隆起,

云层里的摩挲

和他们的脚步一样细碎。



 秋 虫 


(作者近照)



秋夜掷下一把星星

在草丛、在河畔、在树根

也在枕边

我看不见窗外的天空

却听见了

比天空更辽远寂默的歌


 想念的格局太小 


小情绪啊,这东西哎,像

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四肢

拆开来看都很小。

将五味杂陈写进去,

把天高、云淡、丹桂、五谷都写进去。

伟大的祖国,壮丽的山河

亭亭玉立,大气起来了!

而“我想你”这句话千万别说出来,

想念的格局太小。



    错 爱 



献出一块空地,只为朗月

我热爱这片明媚。今夜,就在今夜

你的手指如水,掠过

没有明确的流向

……月光始终镇定,与后来的寂寥匹配

风声嚼碎信仰,我爱的只是镜像。

这场自私的小我

与喧哗的世界博弈,你黑色的背景

清点零碎的记忆。

最后一块空地,最后指尖划过的痕迹

干涸的

月亮残缺时的唇印。



 每个欲望都有生命 




月亮是黑夜留给世人的白纸,

把它写满后的天空

更加忧郁。我不知道,

泻下的苍白是不是

他的眼泪。

挺拔的树

其实都比较孤独,

方向只有一个:朝上、朝上……

努力与璀璨的星空,保持着

永恒的距离。

每个欲望都有生命,

会去寻找活下去的食物。

肉体与他们同居,在一起

有时争吵,有时和睦。

活着,或者

——我们不过是

会奔跑也会哭泣的小草,

某年某月跪倒

在难以预测的风暴里。


 岛的沉默 



岛的沉默

缘于

飞鸟临时的栖息、船只短暂的搁浅

以及他们永恒的浪迹……

他知道:

一些泪水经沙石流出,

终被浪花掳走,囚进岁月之海

——咸涩不断放大

成为一种抽象的辽阔。而那深埋的部分

可以哺育树木,把具象的根

狠狠攥住


赏析 


丹桂似识彼此情,

为茧化蝶缘于爱


——读古沙子的小诗《缘于爱》  

                 文/萧不二



缘 于 爱 


文/古沙子


许久,我们对峙。来自

不同方向的风,拥抱

再推开。

有时各执明灯一盏,反向

笃行。走成你我背景里的

皓月。两片空旷的城。


丹桂识得季节,洞穿

来路不明的空穴,高举香气

提示路人:慢步啊、轻声


——的确,纷争,缘于爱


缺失或交织。我们

用彼此的名字作茧,这最后一劫

为养分,化蝶。


但凡文字,不外乎为情而歌或者为造情而书两种表达方式。通过文字,我们大抵是借景抒怀,抑或随怀造境,通过文字的表达,达到令读者产生同感的目的。不管是面对公众,还是面对特定的那个人,能够令人体会到情真意笃,就达到了成功的一半,若令人咀嚼仍觉口舌留香,方是写出了真性情的真文章。很高兴,今天不二偶然间读到的这篇《缘于爱》,就属于真文章中很是出彩的一个。

  

《缘于爱》,缘与爱的结合,的确是文字创作的一个长久的话题。但这看似平淡的题目,却有着常人难以逾越的困难。为何这么说,缘,都说是挂在嘴边的一种情意地表达,让常人归结起来,却是百爪挠心难以总结。常有拾人牙慧者,篡改前人名作,用心揣摩,却注入的真情不足,造成画虎不成反类犬。又有空洞无物,千般纠结说了一大堆,却不知所云何事何物。更有甚者一派胡言,形散且诗意酝酿不成熟,匆匆急就,或是夸大其辞,或是无病呻吟,好好的风雅之事成了笑话,毫无半点诗兴,强作秃尾巴鹌鹑强做喜强做悲。反观这首缘于爱,题依旧是老题,意却是新意。“许久,我们对峙。”没有冲动的拥抱亲吻,那无尽的浪漫,却让与了身旁的清风。“不同方向的风,拥抱/再推开。”


为何这样,缘由是作者自己也很矛盾。此时的“不同方向”的风,我们既可以当成是不同的教育背景不同的家庭环境甚者是不同宗教信仰等造成的一对爱人彼此间,源于外界的种种不可调节的矛盾冲突,也可以视为由于某些机缘巧合造成的二者的误解误会以及因此产生的隔阂。然而爱之伟大,就在于即使是不同的方向,也要拥抱,即使是再推开,也有融汇到一起的冲动。虽然各自有拒绝对方的理由,甚者有时候这些理由根本就无法辩驳,以至于“有时各执明灯一盏,反向/笃行。”以至于形成彼此意识流中难以去突破的城堡,“走成你我背景里的/皓月。两片空旷的城。”可冲突过后呢,是彻底分手,就此即使是面对面的相遇,也要将两颗心狠狠的拽开,就此天涯海角,致死不见。可缘自爱的力量就是如此神奇,看似不可攻破,却偏偏有种异常柔美的力量能冲破这个壁垒,就这么神奇。

 

“丹桂识得季节,洞穿/来路不明的空穴,”那缘的柔美此刻就是如此强大,记得周星驰与百年仙子朱茵在大话西游中的一个片段,当至尊宝在新旧之爱间摇摆不定,纠结万分时,那朱茵也是这么说:“天最大啊。”基于大于天的缘的撮合,不可以去掉了,不可能也硬生生转换为可能。因为各自信仰中主司缘分的爱神,正“高举香气/提示路人:慢步啊、轻声”谁都是各自生命中坚持的路人,谁也是周围人群中不可能回避出现的过客,“慢步啊,轻声”这里既有神的劝解,也有爱的回顾;既有不可侵犯的权柄之力,又有来自心声的喃喃之音“——的确,纷争,缘于爱”因为彼此在乎,才会夸大与可能来自自己自身的,给对方造成伤害的那些潜在力量,因为怕伤害对方,所以才会自愿去牺牲,哪怕是自己深信相爱后会得到的幸福。

 

“纷争,缘于爱”


缘最大,化与水,浓与情。所以老天赋予的缘分,的确是最无形的洪荒之力,“缺失或交织。我们/用彼此的名字作茧,这最后一劫”文字进行到这里,作者的笔力突然一沉,一股发自肺腑的情怀自喉咙中大吼出来,彼此的名字孕育的爱之蛹,“为养分,化蝶。”




 萧不二:

 原名张锐。男,74年生人。

《意渡诗界》特约评论员,紫琅文学社名誉总编。

  作品多见于网络,代表评论作品《天火》

   

(本期照片除作者提供以外,皆来源于网络。如涉版权,请致意本刊删除处理)


本期编辑:燕南飞  


执行主编:雨人梦天   


责任编辑:修村


美工编辑:北采荷


   技 术:卷馨采







推广



北京"天天一泉"弱碱山泉水家用机,商用机。

全国招商销售热线:13531764551


本刊推广及商务合作:   qq 390816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