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木兰书屋】秋水田园赋

木兰书院 2018-03-12 15:45:15

读经典美文,做智慧女人——欢迎走进木兰书院,邂逅生命中最美的传奇!(点击标题下方蓝色小字“木兰书院”,免费订阅木兰微刊,与众多花木兰成为同伴!)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

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秋水田园悉心谱写的都市人的归田园赋已经初具规模,山水之外,已有园田,春夏之际,随着万物一起蓬勃生长的,还有人们深情所系的梦想与期望。

 

柳湖绕花溪,稚子树下嬉。花溪农场,梦想的田园融入现实的生活。



秋水田园两个山谷的山泉交汇处,经年渣土堆放,堑山堙谷,形成了一个堰塞湖,依山就势,蜿蜒曲折,临水而观,烟波浩渺。湖水清且涟漪,几株不知名的灌木生长在齐腰的湖水里,遗世独立。寂寂幽谷,寒来暑往,经风历雨,又寂寞又美好。




天作此地,只要种柳湖前,筑山理水,湖边缓坡疏林草地,便是绝佳的风景。往事越千年,与西夏频繁战事之隙,范仲淹在延安偷闲写下“种柳穿湖后”,他当时游憩之地叫柳湖,古今心理攸同,无须计较安排,这个湖就叫柳湖。




从柳湖左边的山谷溯溪而上,溪水潺潺,鸟鸣嘤嘤,灌木丛生,花香满径。步行十多分钟,兀现数米高的石壁,攀缘而上,豁然开朗,别有天地。这是陕北地区难得一见的湿地,幽谷杳无人迹,溪水时隐时现,林间覆盖着厚厚的落叶,阳光水源充沛,花木恣意生长,溪边灌木蔓延,异常密集高大,仿佛长成乔木。




何妨吟啸且徐行,骀荡春风中,来一次溪山行旅。泉眼无声惜细流,在崖畔的石缝里蜿蜒寻路,汇成涓涓细流。山谷的转角处地势较为开阔,水草丰茂,谷底是参差不齐的石床,一汪清泉从石间涌出,滔滔汩汩,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行于所当行,止于不可不止。山溪无名,但见杂花生树,落英缤纷,故名之花溪。










花溪农场是秋水田园正在建设的市民农园,半亩田地,一分果园,三分菜园,还有一分留作休憩的乐园。“背山临流,沟池环匝,竹木周布,场圃筑前,果园树后,蹰躇畦苑,游戏平林,濯清水,追凉风,钓游鲤,弋高鸿。”三五亲友在此间伺花弄菜,共品香茗,徜徉于山水之间,流连于花溪柳湖,在属于自己的半亩田地上耕耘收获,诗意栖居,回归自然,体味幸福。


秋水田园,身之所依,心之所栖。




秋水田园的云


这两天在秋水田园,有时候在林下喝茶闲聊,有时候陪朋友溪山行旅,窈窕以经丘,崎岖以寻壑。寂寂幽谷,溪水潺潺,虫吟鸟鸣,偶一抬头,但见云在青天。




我发现,在秋水田园任何一个地方,不管是花溪湿地,还是柳湖湖畔,举目四望,都是群山环抱,山势平缓,林木茂盛,峰峦叠障,蔚然而深秀。大概是目光为青山阻挡的原因,总不禁抬眼越过翠绿的山岗,看天上的悠悠白云。       

云无心以出岫。




秋水田园的云,如同山间之清风、江上之明月,我能够看到并关注,是因为自己的闲和静。云水襟怀,行云流水,是从山水林泉中对自我的反照。难怪孟浩然呤诵:“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




立春之日发现花溪湿地,从这天起,我不停地陪不同的人 “溪山行旅”,从冬到春,以至夏日,从冰雪苍茫,到春水初生,从草长莺飞,到骄阳似火,风景殊异,令我目醉神迷。大雪翌日,带儿子走进花溪,赫然发现野羊脚踪。不同的朋友给我普及不同的植物知识,我认识了杜梨树、狼牙刺、木瓜树、大黄叶。可能是正午的山谷过于寂静,让我注意到了飘浮在青天上的白云。




柳湖清且涟漪,天光云影徘徊。花溪农场的半亩农园傍,秋水田园的景观小品每天给人带来新的惊喜。木栈平台,休闲椅,花车,秋千,遮阳伞,还有播撒的草籽正在刚刚覆盖的黄土里萌芽,向日葵在阳光下天天向上,终将越过它身旁的栅栏。还有,我最为在乎的公园椅不断在增加,各式各样,湖畔,树荫下,路旁,溪水边,有了公园椅,我们的优游林下,从梦想走进了现实。我一直认为公园椅是城市文明的象征,是人与自然的一个连接点,阅读,聊天,晒日,发呆,承载着人类许多美好。在秋水田园的花溪农场的一个半亩园里的一个休闲木栈台的遮阳伞下,我悠然望着四面青山,不经意也看到天上的云卷云舒。




溯花溪而上,步行一小时,在峰回路转的山脚石崖间,我找到了花溪的泉眼,泉边的缓坡上长满了马莲,走上山皋,登临送目,山光云影,俱有喜意。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作者魏丙争,男,微名“霜天峥嵘”,就职法律界。特立独行、性爱丘山,长于策划、妙笔生花。现在的梦想是和朋友一起共谱都市人的归田园赋,建一座名为“秋水田园”的城市公园。


木兰书院微信公众号:mlsy3838

木兰微刊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673799439

本文编辑:李红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