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宋宗祧散文:窗之思

水韵沙澧文艺副刊 2017-12-06 22:07:10

宋宗祧散文:窗之思


■宋宗祧


    唐朝才女上官婉儿有诗云:“霞窗明月满,涧户白云飞。”临窗凭几的感觉真美。


    窗之于房,犹如皇冠上的明珠。


    住集体宿舍时,我特爱傍窗而居,就是坐火车,也爱坐临窗的座位。所以很年轻的时候,我就记住了车厢里靠窗的座号尾数:4、5、9、0。据说,某国某公司甚至规定,和他人一起出差时,靠窗的座位一定要让给长者。


    窗口犹如万花筒。




    明末清初的学者李渔认为“开窗莫妙于借景”,他还把船之两边的窗叫做“便面”。他说:“船之左右,止有二便面,便面之外,无他物矣。坐于其中,则两岸之湖光山色、寺观浮屠、云烟竹树,以及往来之樵人牧竖、醉翁游女,连人带马尽入便面之中,作我天然图画。且又时时变幻,不为一定之形。非特舟行之际,摇一橹,变一像;撑一篙,换一景,即系缆时,风摇水动,亦刻刻异形。是一日之内,现出百千万幅佳山佳水,总以便面收之。”


    窗其实就是另类的门。当人类穴居的时候,恐怕是只有门没有窗的。最初的窗也许就是一个小洞。但就是这个小洞,给房带来了光明,使室内洞然,室外豁然。但在古代,窗的大小不只是受生产力水平的限制,还为安全所制约。原因在于,外面的世界虽然很精彩,但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不仅有野兽,还有盗贼。


    现代人的窗子,虽然其豪华与大气令古代的窗子难望其项背,却加上了煞风景的防护网。这着实让人无奈:毕竟“安全第一”嘛。


    窗与门既有些相似之处,也有自己的特点。




    窗外大世界,窗里小乾坤。在《围城》里,钱钟书说,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他所说的进出,一般应理解为通过门。门,究其实质,是让人经过的,所以,门就可以称之为“人门”。然而,也有一些另类的人不敢或者不愿从门经过,而要从窗进出。这种人往往怀有不正当的目的,或者担心别人认为他们怀有不正当的目的。于是,窗就很有些诡谲的意味了。如果也以什么门命名窗的话,就可以称之为“鬼门”。你可以想象得到,盗贼更钟情于窗。还有,谈情说爱的男女,在没有公开之前,也有很多是通过窗传递信息的。“骑马倚斜桥,楼上红袖招。”这是令韦庄多么难忘的一幕啊!当然,更有西门庆之流,也是窗的“受益者”。窗的另一个名字叫牖,牖者,诱也。所以,房主千万要警惕窗的副作用。


    窗有东西南北,唯东窗令人“犯怵”。据说,当年大奸贼秦桧与其妻王氏合谋害死岳飞,就是在东窗下密谋的。于是有了成语“东窗事发”。


    除了东窗,其他各面的窗子都唯美。西窗可称为爱情之窗。李商隐“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就是一幅很美的夫妻恩爱画面。现代人还把一段恋情结束到下一段恋情开始的时间称为“空窗期”。至于南窗、北窗都堪称读书休闲之窗。陶渊明曰:“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李白曰:“清风北窗下,自谓羲皇人。”还有白居易、黄庭坚、陆游等人,均有关于北窗的诗。


    寒窗用来形容苦读。同学谓之同窗,由同窗变成爱人的男女同学还真不少,梁山伯和祝英台是典型的一对。


    以“窗”字入诗的名句首推杜甫“窗含西岭千秋雪”,好唯美的一幅山水画!


    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会给我们打开一扇窗,当我们无门可走时,为什么不转向窗试试呢?


    窗是上帝给我们预留的人生备份。只要有窗在,就有光明在。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窗就是别样的桥!


    心灵犹如一幢房子,同样需要窗户。哲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如果仅是生理意义上的眼睛,这眼睛就只是盲窗,即徒有窗的样子,处于关闭状态,进不来光明。怎样打开心灵的窗户?唯一的办法就是读书。从窗外得到知识照射、营养的心灵才堪称真正的心灵,才能够正确主宰、驾驭人的一切。


    窗,物小而蕴大,有“须弥芥子,大千一苇”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