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家里有电磁炉的速看,千万别这样使用!

甘肃那些事儿 2018-05-15 04:42:31


第1章 老公出轨

初夏,晚上十点,S市的某五星级酒店。

一间标准房内,床边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一身紧身的抹胸小礼服,身材凹凸有致十分妙曼。

她手指间夹着根味很冲的男式香烟,微微颤抖的指尖显出她的情绪很不稳。

塞在耳中的窃听器就像一把无情的电钻,钻得她耳朵刺痛。

心也跟着在滴血。

耳朵里传来一堆男女的对话声。

女人:“毅然,你最近精力这么旺盛,我都快吃不消了……”

男人:“小妖精,别说你刚才没高潮。”

女人:“有啦,真讨厌,非得逼着人家说出来!”

男人:“她明天要去B市出差,明晚你可以来过夜。”

女人:“毅然,我很好奇,林语嫣当年可是我们学校有名的校花,难道她没法满足你?”

男人:“这个木头美人,我和她结婚一年,老子就没碰过她!谁让她当年不让我碰,现在我还不稀罕了……”

女人:“那么惨?那她岂不是守活寡……”

男人:“她活该!行了,别提她了!我们再来一发……”

女人:“讨厌,你好坏哦……”

接下来的内容,林语嫣已经听不下去了。

她拿下耳塞,眼神空洞地盯着地板。

想起三天前的夜里,听到老公萧毅然说了句梦话‘陆小桃,你真骚……’。

林语嫣心中一惊,陆小桃,正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

可大学毕业后,再也没有联系。

萧毅然怎么会认识她?

林语嫣第二天就通过同学打听到陆小桃现在的电话号码。

她以装修为名,希望陆小桃帮她设计下浴室的装修风格。

陆小桃当天下午就来了。

在她上厕所时,林语嫣偷看她放茶几上的手机,虽然设有密码看不了。

但看到她手机上的WiFi已自动连接,林语嫣的整颗心就往下沉。

怎么送走陆小桃的,她已经记不清了。

接着,她就去查了萧毅然的银行账单记录。

半年时间,同一家酒店开房记录达八十六次……

查到酒店后,她找到萧毅然常开房的房间,在床头柜下偷偷安装了窃听器。

终于听到了她想知道的真相。

……

出了酒店,林语嫣上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问:“小姐,去哪?”

去哪?

她该去哪……

脑中想起闺蜜乐悠悠被她老公出轨的那一天,乐悠悠喝的烂醉拉着她去了S市最出名的私人会馆。

夜色,黑夜里的男色,是上流社会圈子里玩的男公关场所。

“师傅,去愚园路1号。”

“夜色会馆?”司机显然一惊。

林语嫣却面无表情,整颗心像泡在硫酸里被迅速腐蚀……

痛,痛得无法呼吸。

胸口很沉闷,像压了块千斤重的巨石。

她一手按在胸口处,承受着心被撕裂开来的痛楚。

泪水麻木的滴落,早已花了妆面。

半小时后,司机回头道:“到了。”

林语嫣回神,有些失魂的从包里随便抓出几张一百元丢给他:“不用找了。”

司机一脸欣喜的连声感谢。

他望着步履飘摇的林语嫣,自语道:“可惜了,长得挺漂亮的,却要花钱找男人……”

林语嫣走进了这家传说中的夜色会馆。

她站在柜台前,将银行卡往柜台上一拍:“把你们店的镇店之宝拿出来,这里是五百万人民币!”

前台小姐望着她,礼貌问道:“您好,小姐,您问的是我们会馆的头牌先生吗?”

“对,就是你们的头牌!今晚我要包夜!”林语嫣拿出湿纸巾正在卸妆。

所谓头牌,可是会馆的唐总啊!

前台小姐眉头微蹙:“小姐,请您在旁边休息区等一下,我打个电话,稍后回复您。”

她拿出手机偷拍了一张林语嫣的侧脸照。

将林语嫣的照片当场发给了馆长唐文轩。

唐文轩立刻回了电话:“你有没有搞错!这么丑的女人照片也发给我?下次再这么没眼力,这工作你别干了!”

“唐总,对不起……可那位小姐说五百万包您过夜……”前台小姐一想到那五百万里的丰厚提成,她就心动的多了句嘴。

唐文轩此刻并不在会馆,正在他的总裁办公室,语气突降:“听姚经理说,你是新来的前台,我给你一次机会,这次不开除你!我告诉你,从来都是我挑女人,没女人敢挑我!”

电话啪的挂了,前台小姐刚要向林语嫣解释。

林语嫣已经站起身,直接走向一位从电梯口出来的年轻男子。

男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目测得有一米九了,一身裁剪得体的深色西装。

宽肩窄腰,完美的倒三角形,一双大长腿长得逆天,身材如国际顶级男模,让人看了喷鼻血。

鬼斧神工雕刻般的五官俊美至极,深邃的眸,英挺的鼻,性感的唇,就连他的男性喉结都那么充满魅力。

林语嫣干涩的咽了咽口水,看着男人,却问前台小姐:“他就是头牌先生吧?”

前台小姐刚来第二天,还不认识这个男人,刚要说不是,却被男人一个眼神给阻止了。

男人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场,吓得前台小姐不敢吭声。

他走到林语嫣面前,望着这张已经被湿纸巾擦干净的巴掌小脸,还算入他的眼。

“你好,我是头牌冷先生。”

“你、你好,我叫林语嫣,我、我要包夜……包你!我有五百万!”

见这个女人都紧张的口吃了,男人的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他将林语嫣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身体很快有了丝欲望,有趣……

“我只上处女,你是吗?”男人俯身凑近她的耳边,如同魔音。

声音好听的让她腿软,男人一把抱住她的腰肢,一双深不可测的黑眸正望着她,仿佛要将她的灵魂都看穿。

林语嫣的脸颊早红透了:“我、我是处女……”

“那跟我走吧。”

男人带着林语嫣走了。

前台小姐已经看傻眼,直到那辆豪气冲天的迈巴赫驶离夜色会馆,她才回神,赶紧再次拨打唐文轩的手机。

电话一接听,前台小姐都快哭了:“唐、唐总,有人抢单!”

第2章 献出初夜

冷爵枭开着迈巴赫将林语嫣带到了S市最豪华的七星级酒店。

金尊豪林大酒店,地下停车场。

车内,冷爵枭望着从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的林语嫣。

黑眸像是只待食的猎豹:“你还有一次机会,现在反悔了,你可以走。”

声音冰冷无情,问得如同一场交易。

林语嫣缩在副驾驶,身子微微颤抖,她居然真上了这个陌生男人的车。

真要把自己宝贵的第一次献出去吗?

想起萧毅然背着她偷情那么多次,她心中的恨就如同火焰一样窜烧的厉害。

“我不会后悔!”

“想好了?”声音高远而又清冷。

“想好了!”她咬了下唇肯定道。

“成交。”冷爵枭伸出一只手。

林语嫣冲他的手象征性地握了下,深深呼出一口气,就打开了车门:“走吧。”

下车后,冷爵枭揽着她的细腰就走向电梯。

进了电梯,按下128层的按钮,直通总统套房。

心脏跳得剧烈,林语嫣偶尔看一下身边的男人,望着他诱人的下巴线条,至少这个男人完美的无可挑剔。

可惜了,这么绝佳的外形条件居然是鸭……

出了电梯,冷爵枭刷卡进门,脱下西装外套挂在衣柜处。

他去开了瓶红酒。

林语嫣整颗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她走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绚烂夜景,视野绝佳,这是她第一次住这么好的酒店。

想起那五百万,她心下一横,今晚要好好享受!

“喝酒。”

声音在身后响起,林语嫣吓了一跳,从玻璃的反光中见到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形。

她转身,接过他手里的酒,直接就喝。

本想与她碰杯的男人手伸回,黑眸中多了丝趣味,冷爵枭举杯轻轻抿了一口红酒。

紧张不已的林语嫣想一口气全干了,被冷爵枭夺走酒杯,他嘴角微勾:“我可不喜欢上个醉醺醺的女人。”

林语嫣开始躲避他的眼神,不敢看他,这男人长得太过妖孽,看一眼都像会怀孕。

“你确定你是处女?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她耳根子一红:“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冷爵枭举起酒杯喝了一口,盯着这张唯美的容颜,不得不说,五官确实长得精致,皮肤也白皙,身段很不错。

“你先去洗澡。”

林语嫣走进浴室关门,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

这么做,会不会太冲动了?

可只要一想到萧毅然的无情背叛,她攥起拳头又下定了决心!

说什么也要在离婚前,给他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二十分钟后,林语嫣穿着宽大的纯白色浴袍走进卧室。

床上的男人,上身真空,结实精壮的胸肌下是六块性感的腹肌,狂野粗犷。

比起老公萧毅然的无腹肌身材,这个男公关的身材简直好到让女人尖叫。

男人下身依旧穿着西裤,手上拿着手机好像在发短信,他抬眸看了她一眼。

“过来。”

男人的举手投足间,天生透着霸气与强势,无形中压迫着她乖乖走向他。

冷爵枭放下手机,站起身:“我去洗个手。”

因为碰过手机,所以觉得脏?

林语嫣对他有了点好感,似乎身体也没那么僵硬了。

她走到床的内侧,坐在角落里,浴袍下什么也没穿,顿时感觉很没有安全感。

冷爵枭很快就回来了。

他抱起她就将她压在床上,林语嫣吓得本能反抗,她的双手被他禁锢置于头顶,薄唇微启:“你反抗也没有用,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放弃了。”

她如受惊小鹿,望着近在咫尺的邪魅男人脸,男人低头将冰冷的唇吻向她的颈项。

随着吻的气息越来越急促,男人的胸膛开始变得滚烫。

他一手解开她浴袍的腰带,林语嫣下意识的阻止。

她是真的后悔了!

“放开我!我不要了!”她挣扎着想起身,早已面红耳赤。

冷冷的声音喷在她的耳边:“晚了。”

冷爵枭毫不犹豫用膝盖顶开她紧闭的双腿,伸手就去拉裤链。

两分钟后,他的身体猛的往下一沉,林语嫣痛得哭出声。

“你果然是处女……我喜欢。”

不管林语嫣第一次的不适,冷爵枭沉浸在这极致的欢愉中。

浮浮沉沉中,林语嫣几乎痛得昏过去,咬牙坚持着,他的力度让她不堪承受。

半个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冷爵枭一直要不够她,体力不支的林语嫣最终昏睡了过去。

到了后半夜,林语嫣又惊醒了,看到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依旧如狼似虎,她哭得如同一只无助的小兽。

一夜缠绵,从女孩终成了女人。

林语嫣今夜流的泪,祭奠了她的青春,也祭奠了她的贞洁。

……

第二天中午,当阳光洒满整个卧室时,林语嫣醒了,抬眼看到床上的男人还没醒。

她立刻轻手轻脚起床,可浑身如同碾压般的酸痛,双腿打颤地走在地毯上,从浴室拿回自己的衣服重新穿上。

走之前,看了眼那张完美绝世的俊颜,她默默的从包里拿出那张银行卡。

将卡和写有密码的纸条放在了床头柜上。

之后,她离开了酒店。

打了辆出租车,在车里给闺蜜乐悠悠打了个电话。

今天刚好是周六,林语嫣直接去了一家KTV,点了一份套餐,等着乐悠悠来。

等她吃好午饭后,乐悠悠也到了。

一推门进入包厢,乐悠悠就看到林语嫣在抽烟。

“天哪!我的宝贝,你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你居然抽烟?”乐悠悠全身名牌,美艳无双,身材火爆,一屁股坐在林语嫣的身边。

林语嫣吐出一口烟,平静道:“我准备离婚了。”

“萧毅然出轨了?”乐悠悠问的随意,似乎早在她的预料之中。

“半年前,你告诉我,男人经常不回家,就有问题,八成外面有女人了……这话我信了。”

乐悠悠怕拍她的肩膀:“我这可是经验之谈。”

“悠悠,你老实说,你为什么不离婚?你都不爱何耀东了。”

乐悠悠从包里随意拿出自己的女式香烟,摸出打火机点了一根,眼睛微眯:“呵……何耀东我是不爱了,但我就要拼命花他的钱,就要霸着正宫的位子不放,让那群贱货进不了何家的门!”

可乐悠悠的黑眸中其实并没有多少快乐。

林语嫣将香烟灭在烟灰缸,郑重其事道:“悠悠,其实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很久了……”

第3章 爆出秘密

“什么事?你干嘛突然这么严肃?”

林语嫣看着她,犹豫了几秒,说道:“其实何耀东在我上大学期间追过我,我没答应。”

乐悠悠笑的无所谓:“这件事我知道,结婚那天他跟我说过,那时我和你还不认识,你没必要放在心里。”

“但我想说的事情,不是这件事……”林语嫣欲言又止。

她的表情,让乐悠悠有丝紧张:“语嫣,你可别扎我心啊!别告诉我,你和何耀东有一腿,双重背叛老娘可承受不起。”

林语嫣摇头,叹气道:“三个月前,我去B市出差,参加设计师研讨会,晚上大家聚餐时喝了点,你知道我酒量不好,回到酒店时都快站不稳了……当时在电梯里碰到了何耀东,他刚好来B市谈生意,就说要送我回房间,我没多想就让他送了。他把我送到卧室后,就……就想对我图谋不轨,我当时吓得想给你打电话,胡乱按错键,却录了音。”

说完,她拿出手机,打开了音频。

乐悠悠的脸色有丝泛青,但她没说什么,选择听录音。

何耀东:“语嫣,今晚让我遇见你,真是天意!做我的女人吧……”

林语嫣:“何耀东,你无耻!你放开我!”

何耀东:“你真美……”

林语嫣:“你再不放开,我就报警了!”

何耀东:“给我吧……”

林语嫣:“你给我滚!再不滚,我就把这件事告诉悠悠!”

何耀东:“林语嫣,你装什么清纯!真他妈没劲!”

最后,音频里传来重重的摔门声。

此刻,林语嫣内心挺忐忑的,她紧张地盯着乐悠悠。

瞒了三个月的事情,这次因为自己要离婚,不想再隐瞒下去。

沉默的五分钟里,乐悠悠不间断的抽了两支烟,林语嫣就这样一言不发的陪着她。

她真的很担心,她和悠悠的友情会因为这段录音而终结。

当乐悠悠将烟蒂掐灭时,做出了决定:“行,这次我陪你!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离!何耀东这个王八蛋,老娘也忍够了!这次竟然将主意打到你的身上,真是触犯到了我的底线!语嫣,你回去准备一下,趁早跟萧毅然离婚,等我把离婚协议交给法院后,我就搬出何家,以后我们一起住,你觉得这个提议如何?”

她的话,让林语嫣顿时眼睛酸涩,一把抱住了她:“悠悠,我刚才真是怕死了,怕你不要我了!”

乐悠悠抱着她,手轻抚着她的背:“傻瓜,是何耀东这个畜生不要脸!我不会把罪过怪到你头上,我们真是难姐难妹,连离婚都赶在一起了……”

“悠悠,今晚我回去还要捉奸呢,你等我的好消息!我会尽快跟他离婚!”

“行了,别哭了,萧毅然这种贱人,让他有多远滚多远!你知道的,我命好生下来就是富二代,所以离婚老娘也离得起,你搬出来后,我那三处房产你随便挑一处,我住哪都行,以后我们就是失婚者联盟了。”乐悠悠一副女王范儿。

破涕为笑的林语嫣放开了她,随意在桌上抽了张纸巾擦了擦眼泪:“我现在没地方去,能去你那吗?捉奸还得等到晚上……”

“你开玩笑呢,以后我家就是你家,今晚老娘也不回老宅了,就去我那套复式公寓吧,晚上我们俩好好大吃一顿,聊通宵,骂死这两个贱男人!”乐悠悠拉起林语嫣就走。

“好,就这么办!”

有了乐悠悠这个铁闺蜜,林语嫣内心暖暖的,其实离婚也不可怕。

死守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才是最可悲的。

……

下午四点,S市最繁荣金融商业区。

在巍峨耸立冰冷的商业楼中,有一栋高入云端的最高大楼,顶尖处有个醒目的LOGO:GT。

GT投资集团,全亚洲最大的商业帝国。

此刻,坐在顶层总裁办公室的男人,手里正拿着一份资料。

姓名:林语嫣

年龄:25岁

婚姻状况:已婚。

工作单位:S市东陵设计工作室。

……

她居然结婚了?

冷爵枭放下资料,望着窗外隐隐飘过的浮云若有所思。

黑如墨的眼眸中染上一丝冷意。

“穆天,你出去吧。”

首席秘书穆天面无表情,他回道:“是,冷总,那我先出去了。”

穆天刚打开总裁室的大门,就见一位高大帅气的男人走进来。

“谢谢。”

穆天颔首:“不客气,唐总。”

总裁室的门被轻轻关上。

唐文轩那双桃花眼的黑眸中透着浓厚兴趣,他随意往真皮沙发一坐,手里转着兰博基尼的车钥匙,调侃道:“我听说有人昨晚在我的夜色会馆抢单?把新来的前台小妞都气哭了……”

冷爵枭将关于林语嫣的资料随手放进抽屉,没有看唐文轩,继续之前的工作。

冷总一言不发,受忽视的唐文轩站起身走到办公桌前。

“你真是变态工作狂!周六也不休息……老实交代,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女人真给了你五百万?”唐文轩左眼角下的那颗泪痣妖娆多情,五官阴柔俊美,气质不凡。

冷爵枭抬眸,看了他一眼:“恩,给了。”

“我操!她是谁啊?是哪家的豪门千金?”唐文轩一脸兴奋,等着听下文。

“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你不会连对方是谁都没搞清楚,就上了她吧?”

“恩。”

冷爵枭的惜字如金,真是急死了唐文轩:“我靠,这不像你的作风啊?冷总一年只挑几个处女解决生理需求,哪一个不是精挑细选,这次怎么回事?”

面对唐文轩的炮击追问,冷爵枭随意的往椅背上一靠,语气清冷:“昨晚我去夜色找你,你不在,刚好有个处女要找头牌,昨晚我就带她走了。故事讲完了,唐总可以走了吗?”

“天哪……反常!太反常了!有她照片吗?让我看看她长什么样,要知道当时前台小妞先找的我,我嫌弃长得丑……现在想来,能够入你的眼,想必是很不错了。”

“没照片,你可以走了。”

“……”

唐文轩见冷爵枭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知道是套不出话来了,扫兴离开:“没劲!我去找慕白打牌,晚上你过来吗?”

“再议。”

第4章 床照要挟

凌晨三点,林语嫣用钥匙打开门走进客厅。

看到一双不属于她的蛇皮纹高跟鞋。

果然来了!!

她脱下自己的高跟鞋,赤脚无声地走进厨房。

五分钟后,她轻轻扭转卧室的门把手。

端起脸盆走进卧室。

亲眼看到床上裸身抱在一起睡觉的男女,整颗心像被浇了滚烫的开水,疼得麻木了……

黑眸染上恨意,林语嫣扬起手,将乌漆漆的一脸盆液体泼向这对狗男女!

床上的萧毅然和陆小桃瞬间惊醒!

萧毅然看着床前站着一个人,吓了一跳,用手抹了把脸上的脏污,看清后破口大骂:“林语嫣!你他妈疯了!你泼了什么鬼东西?!”

身边的陆小桃看清是林语嫣后,立刻装出害怕的表情:“毅然,我好怕,我怕她打我……”

萧毅然胡乱抽出床头柜的餐巾纸,帮着陆小桃擦脸,哄道:“别怕,有我在,她不敢打你!”

看着一身狼狈的陆小桃还不忘发骚,林语嫣冷笑出声:“我不会打你,我怕脏了我的手!”

萧毅然厌恶地看了她一眼:“既然被你发现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离婚吧。”

“萧毅然,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这话正是我要说的!财产我们平分,你就等着我的离婚协议书吧!”

说完,林语嫣转头就走,多看一眼这对狗男女都觉得辣眼睛!

萧毅然疾步追出来,身上不着一物,他拽着她的手,嘲笑道:“林语嫣!你他妈是不是想钱想疯了?房子、车子都是谁买的?都是老子的钱!离婚你还想分一半财产?你做梦吧!除非你净身出户,我就答应签离婚协议!”

林语嫣红着眼眶,内心痛得窒息,抬眸望向他:“好,我净身出户!”

她的果断与平静,让萧毅然内心一震。

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答应……

他以为,她会一哭二闹三上吊。

可她亲眼看到他和别的女人躺在一起,竟然连难过的眼泪都没有?

这个事实让萧毅然的心中很不是滋味。

趁他愣神,林语嫣使劲甩开他夺门而去。

一直站在暗处偷听的陆小桃,黑眸中欣喜不已,嘴角勾起一丝胜利般的笑意,他们终于要离婚了!

三更半夜,泪流满面,坐在出租车里,林语嫣突然好想大醉一场。

她身上穿着乐悠悠的斜肩T恤和牛仔裤,一双高跟鞋就放在她的脚边。

开车的司机再次问道:“小姐,想好去哪了吗?”

林语嫣道:“去民兴路的大排档一条街。”

……

四十分钟后,匆匆赶来的乐悠悠找到了林语嫣所在的位子。

拉过一条凳子就坐下,冲着老板娘喊道:“老板娘,十号桌再来四瓶青岛!”

“悠悠,你真想灌醉我?没看我已经喝两瓶了……”脸颊醉红的林语嫣耷拉着脑袋,手里握着酒瓶子,盯着瓶口又猛灌了一口。

乐悠悠随手拿起桌上的羊肉串咬了一口,无奈道:“看着你想买醉的架势,我就知道了,你今晚不容易醉……难道你没听说过吗?有些酒,越喝越清醒,我明白你现在的感受,你想喝就喝,想哭就哭,总之你说干嘛就干嘛,老娘奉陪到底!”

迷离的眼神仿佛飘去了远方,林语嫣早已哭肿的眼睛又默默流泪,她的嗓音带着哭腔:“悠悠,你知道吗?大学时期的萧毅然不是这样的,那时,他跟我说话都还会脸红呢……”

“我从小家教严,我妈一直强调说男人很在乎女人贞洁,她说她当年就是因为不是处女才被我爸嫌弃,后来他们离婚了……所以,大学时期,我和萧毅然谈恋爱,我就一直死守着那最后一道防线,想等着结婚后再圆房……”

乐悠悠就这样静静的听着,麻木地嚼着羊肉,看着自己的好闺蜜陷入痛苦,她却没有爱情的止疼药可以给她。

或许,只有酒精可以暂时缓解伤痛吧……

喝醉了也好。

林语嫣的嘴角扯起一丝讽刺的笑意:“呵,没想到,等我们真结了婚,他反倒不想碰我了,天天早出晚归,后来我们的感情越来越淡……”

乐悠悠听出话中的深层含义,她惊异问道:“语嫣,你可别告诉我,你和萧毅然没上过床?”

林语嫣笑出声:“你是不是想问,我和他有没有做过?”

乐悠悠一双杏眼瞪得老大,拼命点头。

“没做过。”林语嫣举起啤酒瓶将剩下的半瓶酒喝光。

喝完,打了个酒隔。

乐悠悠惊得失语,刚要再问,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是林语嫣的。

拿起划开屏幕:“你谁啊!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有病啊!”

电话挂断后,林语嫣哈哈大笑:“悠悠,我们接着喝!”

看着她都快坐不住了,乐悠悠有些心疼了:“宝贝,别喝了,我们回家吧?”

‘叮’一声,是手机短信。

她从别墅出来后,一直开着手机,林语嫣内心希冀着萧毅然向她道歉,或者求饶……

她拿过来一看,是个陌生手机号。

短信内容:老地方,速来。

“这他妈谁啊……”林语嫣正想关了手机,突然看到对方又发了一张照片。

瞬间,她坐直身体,酒醒了三分!

对方还发过来一条内容:不来,照片就发网上。

“语嫣,怎么了?你脸色变得好难看……”乐悠悠看向她手中的手机。

林语嫣拿起桌上的矿泉水就往头上淋。

“宝贝,你干嘛呀!你受什么刺激了?”

更清醒了。

“悠悠,我突然想起有件重要的事情,我先走了!”说着,林语嫣已经摇晃着站起身,从包里掏出几百块放在桌上就要走。

乐悠悠拉着她,满眼忧心:“这大半夜谁找你啊?是不是萧毅然这个渣男?语嫣,你可别心软!你这次要是真原谅了他,他以后只会变本加厉,不会对你好的啊!”

“悠悠,你别多想,不是他……我真的有事,一会你先回去吧。”林语嫣的语气有些冷,脸色青红交错。

乐悠悠最终放手了:“你去哪?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真的没事。”

最终,乐悠悠看着林语嫣打车走了。

……

半小时后,醉醺醺的林语嫣出现在总统套房门口。

深吸一口气,最终按响了门铃。

很快,门开了。

男人腰间围着块浴巾,头发还在滴水,性感狂野的身材透着无尽的诱惑力,人鱼线显而易见,薄唇微启:“来得还挺快。”

第5章 醉酒对抗

林语嫣走进房间后,身上浓重的啤酒味混合着烧烤味,让刚洗完澡的冷爵枭蹙眉。

“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去喝酒吃烤串?”

面对他的质问,林语嫣转身抬头看他,声音透着怒气:“把你名字告诉我?工牌号也行!”

冷爵枭略过她,走向酒柜,却倒了一杯水。

举止优雅尊贵,就连喝水的动作都是那么让人流连忘返。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黑眸透着一丝趣味。

林语嫣脱下高跟鞋,大步走到他的面前,发现身高差距太大,得扬起头看他,顿感气势削弱。她后退两步,大声吼道:“我要投诉你!”

看着她的可笑举动,冷爵枭难得有丝周旋的心情,他拿着玻璃杯走向沙发,随意一坐就是最强势的存在。

“投诉我什么?”

“我要投诉你不够专业!”

他的嘴角勾起坏笑:“昨晚的你,可是享受的很。”

“享受你妈!”酒壮怂人胆,今晚的林语嫣满脑子想爆粗口。

剑眉一蹙,他的声音瞬间冷了八度:“我不喜欢女人说脏话。”

林语嫣满脸无所谓:“你是谁啊?你管我?我想说就说!”

冷爵枭顿时没了聊天的兴趣,看了她一眼:“行了,快去洗澡,我还有两个小时。”

他对她的无视和命令,令林语嫣错愣。

接着就抓狂了:“你他妈有病啊!我警告你,钱我已经给过你了!你不要再对我纠缠不清,快把那些偷拍的照片都删除!你要是不删掉我就报警!”

她的话,让冷爵枭笑出声,仿佛笑她是个智障。

林语嫣气得跺脚:“有什么好笑的!那些照片到底在哪?你的手机呢?”

说着,她便开始找起来,等她正准备往卧室去找时,冷绝枭已经站起身。

大长腿几步走向她,拎起她就跟抓小鸡似的,直接扛着她走向浴室。

往厚厚的地毯上一丢,他居高临下的扫了她一眼:“满身酒气,闻着让人恶心,就给你十分钟,洗好了快出来。”

浴室门‘呯’一声就被关上了。

林语嫣被摔得有点头晕,一有晕的感觉,接着就想吐,胃里一阵翻搅,她立刻爬起来冲到马桶边上狂吐……

在卧室的冷爵枭正在接电话。

“在哪呢?我们还在慕白这打牌呢,你来吗?”唐文轩嘴角叼着烟,手上正举起一杯洋酒。

冷爵枭回的简洁:“没空。”

“你干嘛呢?”

“解决生理需求。”

“……”

唐文轩‘噗’的一声,将喝进去的酒全喷了出来。

“你厉害!你……你继续。”唐文轩瞬间挂了电话,他都想象不出冷爵枭在床上的样子,是不是也是这么机械这么冰冷?

想起来就一阵哆嗦。

挂了电话后,冷爵枭用手机处理了几封邮件,看到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分钟,那个小女人还不出来。

他失去耐心,放下手机,亲自去抓人。

一打开浴室的门,他的身形僵住了!

这个臭丫头,居然靠着马桶睡着了……

身上还穿着衣服!

他气得走过去拽起她,三两下就脱光她的衣服,丢进了浴缸,拿着喷头,将温热的水浇在她的身上。

林语嫣很快就醒了,醉得云里雾里,困得要死,手脚都无力。

她看到这个冷酷男人手里拿着蓬头,温热的水淋在她脸上,她难受的顿时大哭:“你究竟要干嘛啊……为什么要折磨我?今晚我的心情糟透了,你还要欺负我……我都给了你五百万!你还想怎么样啊……”

花洒顿时停了,冷爵枭身上的欲望随着她的哭声,彻底没了。

她的眼泪,让他心烦,还有火气。

他大手一捞,将她从浴缸捞起,用浴巾随意一擦,拿起浴袍将她包裹住,抱起她丢在了大床上。

冷爵枭开始穿衣服,今晚想睡她的计划落空了。

五分钟后,穿戴整齐的他站在床前,看着床上又睡着的小女人。

深深呼出一口气,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么无奈。

走之前,叫了客房服务,他受不了浴室那股呕吐后未散尽的味道。

这个总统套间,是他的专属房间,受不了丝毫的不干净。

可刚关上房门时,冷爵枭联想到客房男服务员看到床上女人的反应。

这个烂醉的女人,被人上了也不会知道!

黑眸中闪过一丝恨恨的恼怒。

最终,冷爵枭又折回房间,径直走到卧室,抱起林语嫣离开了酒店。

今晚真是有了太多的例外。

似乎再多一次,也无所谓了。

冷爵枭将林语嫣和她的随身包都丢在了后座。

他上了驾驶位,对后座的女人警告道:“你要是再吐,我就把你丢下车。”

路上,林语嫣睡得很沉,一句梦话都没有。

……

一小时后,冷爵枭的迈巴赫驶进了GT集团大楼的地下停车场。

他下车后,扛起林语嫣走进了专属电梯,直通顶层的总裁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后,冷爵枭将她抱到了他专属的休息室。

将人丢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后就离开了。

……

上午十点,林语嫣宿醉酒醒,头痛欲裂,双手抱着脑袋,好半天没有缓过来。

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黑白色的高级大床上。

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什么都没穿……

惊得她差点尖叫出声。

环视一圈,像一间卧室,似乎又不像。

除了一张大床外,不远处摆放着一个大衣柜,房间面积很大,但很空旷。

似乎主人不喜欢任何多余的东西,所有的一切看起来就像间性冷淡的起居室。

她渐渐听到门外传来隐约的男人声音。

细心去听,还不只一个男人声,是好几个!

林语嫣头皮发麻,她到底是在哪?

忽然想起昨晚她去酒店见了那个男公关。

难道是在他家?

卷起床上的床单,她蹑手蹑脚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自己的衣服。

林语嫣盯着那个超大的衣柜,她立刻走过去打开。

看到衣柜里是一整排清一色的西装、衬衫、西裤、领带……

全是男人的衣物。

咬着牙,抓了件白衬衫穿在身上。

长到成了她的连衣裙,走路生风,没穿内裤的她,羞得脸颊燥热难堪。

林语嫣脸贴着房门,正在偷听外面的动静,不敢轻易开门。

外面好像是安静了。

正当她要开门时,突然被外面的人推门进来撞翻在地。

她的坐姿,瞬间让进来的男人黑眸一暗。

林语嫣回神尖叫,立刻双腿合拢。

男人勾唇:“小妖精,醒来就想勾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