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见良诗歌:五官 剑客 书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9 01:08:36

董见良DE诗歌

董见良,男,师宗人。

——如果说我的诗有别于我同时代的诗人,那就是长期的失眠,使我苦不堪言。长期的失眠,使我多了点思考、少了点偏见。


                眼  睛

它是五官中的精灵

它是折射灵魂的一面镜子

它盛天盛地盛日月

却盛不下一粒小小的砂子

左眼闪着神光

右眼闪着魔光

一字之差

天堂之门而洞开

地狱之门而关闭

眼睛的悲剧是看得太清

由此引来杀身之祸

亡国之痛

灭族之恨

眼睛善于骨子里挑刺

善于给膨胀的灵魂放血

由于自身的能量不足

常常诱发红眼病

眼睛是黑洞洞的枪口

紧紧瞄准别人时

却疏于自己的防范

往往又被别的眼睛击中天昏地暗

渴望有两泓弹不破的秋水

洗净尘世间的疥疮

还我一个无瑕的世界


 耳   朵

几官远游去了

耳朵孤零零地悬在头的两侧

听千载风雨

品百年人生

耳根太硬

别人的智慧很难为我所用

耳根太软

自己的头颅则跑到他人的肩上去

听风知雨

叶落知秋

耳朵太灵敏

常常招来舌头的围剿

甚至梦里遭人追杀

醒来已是大汗淋漓

我常常揪着自己的双耳

望着远方的那一片云

不知何去何从

多年以后

我参透了玄机

听到不该听到的话则聋

听不到自己想听到的话则哑

辨明方向

心中有数

  鼻  子

雄居五官之中央

君临天下

是散发尼古丁最大的烟囱

呼吸不畅

生命就会打折

鼻子喜欢跟踪猎物

收效甚微

乐此不疲

鼻子喜欢和墙壁打架

墙壁欺软怕硬的证据堆积如山

但受到惩罚的总是鼻子

谁让鼻子直通通的脾气

不戴上假发

嗅觉越灵

烦恼越多

没心没肺

上吸日月之精气

下吐人间之浊气

中养浩然之正气

气息绵绵

天地共存


时间总是被一张嘴扛着乱跑

时间总是被虚生的妄念掠夺

嘴巴与舌头互为表里

狼狈为奸

眼里所见

耳里所闻

鼻里所嗅

口里所感

不加推敲地抛出

变本加厉

嘴是一扇门

该关闭时不惜十年闭关

该开启时其势犹如长江大河

嘴巴上的功夫修炼到最高境界时

脸及眼耳鼻不复存在

上嘴唇顶天

下嘴唇贴地

吞进太阳

吐出月亮

世界在颤抖中转过身去

嘴巴也会遭到巴掌的搧刮

嘴巴吐一口鲜血

仰天长叹

流血的是英雄

流泪的是懦夫


  舌   头

舌头无脚走南窜北

东家煽风

西家点火

唯恐天下不乱

舌头虽小

足以掀起血雨腥风

足以嚼碎大好河山

吃饭为了活着

说话为了沟通

翻遍二十四史

多少年轻的头颅被舌头斩去

多少人的家园被舌头化为废墟

舌头是双面刃

一面是白天

一面是黑夜

是白天的吐露鲜花

是黑夜的滋生罪恶

我常常沉思枯坐

人类该不该要这根舌头

某一天不经意间

我把舌头咬碎了

张口射出

一大群苍蝇飞来

又是一场盛大的宴会


 剑  客

手持三尺青锋

谁敢与你争雄

犀利的剑锋闪着寒光

刺破世人紧缩的瞳孔

仗剑走天涯

只为填平人间之沟壑

辗转行程十万八千里

斩杀恶人九百九十九个

剑客算计谁是下一个被诛杀之人

身后有怪鸟声袭来

剑客不经意的回过头来

走过的路风化为沙漠

死者的头颅纷纷跑到生者的脖子上定居

以十倍百倍的数量递增。

剑客尖叫一声

鼻子里喷出一群蝙蝠

满怀敌意地在剑客头上盘旋

剑客跌跌撞撞地跑到河边

河中之人闪着异样的眼睛与剑客对视

剑客迎胸一剑刺出

河中之人以相同的招式反击剑客

二人杀得天昏地暗 日月无光

三天三夜后 剑客奄奄一息地倒在河边

两天后剑客醒来

剑客干渴的喉咙突突的冒出烈火

剑客张开嘴巴吞下一条河流

熄火降温

倏然惊觉

自己与之殊死搏斗的尽是自己的影子

剑客抚剑陷入久久的沉思

然后把心爱的剑熔化为犁

从此世上多了一个农夫

少了一个剑客


 书  生

书生很瘦

弱不禁风

穿一袭长衫

携三尺箫

饥来嚼两段文字吞下

渴来吸清风明月养气

仰天长啸

中气不足

唤醒不了一个沉睡的王朝

书生的眼睛锋利如刀

把汉语斩得只剩功名二字

书生遨游书海

常常被浅水淹没

书生呕心沥血

吐出的却是一堆堆发霉的垃圾

书生时时念叨杀敌报国

却走不出自家的三尺方圆

书生伏案苦读

直到老眼昏花

书生的苦难不比常人多

流出的苦涩足可汇成一条河

书生为科举而活

科举因书生而兴

一部千年的苦难史

埋葬了多少书生的青春年华

古今又有几人能从坟墓里爬出

重新打造自我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