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老婆小声点,隔壁都听到了……

每天爱不完 2018-03-11 10:17:56

京都六月,晴

靳氏大厦

楚楚妆容精致,衬衣窄裙,包裹着玲珑诱人的身材,踩着9cm的高跟鞋,挺背仰颌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人过生风,公共办公区因为楚楚的到来变得忙碌了,打不完的各国语言的电话瞬间便嚷了起来。

另一道高跟鞋踩在灰色地毯上的声音虽急却稳的从秘书室那边传来,Rain追上楚楚,开口时微微有些喘息,声音不大却精练道,“Jane,您的快递!”

楚楚伸手扬着,目不斜视,脚步不停。

Rain将手中的快件递给楚楚。

楚楚瞄了一眼Rain的神情,再睨着手中快件的寄件栏,轻笑着扬了一下眉。

楚易楠先生?

她现如今配偶栏上名存实亡的姓名。

婚后虽然没有交集,但从登记第三个月起,雷也打不动的每个月一个快件,里面放着已经签好字,摁好手印的“离婚协议书”。

走过行政办公区,碎纸机正在发出工作时的“呼呼”声。

楚楚拆开快递,看到熟悉的目录、签字、手印。瘪嘴耸肩,不屑的将文件卡进碎纸机的卡槽里,出来的纸条已经面目全非。

拍打了一下手上没有存在过的灰,“Rain,咖啡。顺便把印尼工厂那边的报表拿过来。”

Rain点头转身,“好的。”

楚楚刚刚坐到自己办公室的大班椅上,面前的座机电话便响了起来,她倾身伸臂拿起听筒,接起来,“你好,靳氏。”

“靳小姐,我是楚先生的代理律师,希望您能签字,否则,我们只能起诉。”律师口气还算礼貌。

楚楚眉头跳了几下,字面礼貌,口气却散漫的说道,“那么麻烦律师让楚先生去起诉。

哦,对了,再麻烦你转告楚先生,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死人,不用每个月把离婚协议书寄得比我大姨妈还准,那样真是很不环保。”

那边的律师被她这样儿戏的语气噎得快要心肌梗塞了,可楚楚连一句再见都欠奉,直接挂了电话。

Rain照常把今天的纸媒报纸整理好,送进楚楚的办公室。

头条赫然写着“京城权少楚易楠公开脱离其父,今日成功将楚氏地产收入囊中!”

大大的黑体字,想不看到都难。

她是不是应该给自己的丈夫打个电话去恭喜一下?

呵!

可是,他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来着?

他们真是一对和睦夫妻的典范,从来都不吵架,真真的楷模。

本以为下个月才会收到离婚协议书了,才不过一个星期,楚楚就接到了法院的传票。

她被起诉了!

分居两年,楚易楠向法院提出请求强制离婚。

楚易楠,这次你是要来真的了吗?

只是,本夫人不想离,你又能怎样?

对于离婚这件事,楚楚从来只遵从一个规则---拖!

除了拖,还是拖!

习惯了每个月生理期似的收到离婚协议,突然来张传票,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难道是上次电话中她对律师的态度不好,把那位爷的面儿给伤了?一下子恼羞成怒?直接想给她来个了断?

哎!

北方人这爆脾气真是一点也不可爱,也不知道温柔点的。

传票都来了,这事还能拖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好了。

心里虽是这样想着,但还是开始提防起来,总不能等着羊入虎口吧?

楚楚抬臂摁了桌上的电话,拨了秘书线,“Rain,收集一下京都有名的离婚律师的资料。”

“好的,Jane!”

“明天一早给我。”

“一定。”

“日程表上今天已经没事了,我提前下班,其余的事情,你来应付。”

“放心吧。”

楚楚挂了电话,提前一个小时下班。

车子开到惠诚百货地下停车库,下车后直接摁电梯去了-1楼的宝宝天地。

这里的宝宝天地玩具衣服奶粉都是进口的。

楚楚挽着手提包,拿着一包包的湿纸巾认真的对比成份,最后选了两包。

买好湿巾,楚楚这才驱车回家。

车子刚刚拐上路,就一直开始堵。

好在有接不完的各种各样的电话,打发掉这磨人的晚高峰。

车子拐进香樟园的时候,已经六点了。

摁了9楼的电梯,电梯上行的过程中,楚楚便开始找钥匙,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开门的那柄钥匙已经拿在了手上,匙口朝外。

门锁“咔嗒,咔嗒”的转动。

钥匙取下后,楚楚没有马上推开门,而是轻轻的往里推,力道都扣在手上。

果然,那小家伙趴在门沿上,抬着头,巴巴的望着她,一笑起来,奶牙也没几颗,糯米糍一样的声音,笑中带甜,“麻麻!麻麻抱!”

楚楚抬手把包递给站在小男孩身后的保姆,弯腰把孩子抱起来,嘴里一边亲昵的喊着“洋洋”,一边脱掉高跟鞋,趿上拖鞋往厅里走,然后坐在沙发上。

“洋洋,不可以趴在门上哦,万一麻麻记性不好,一用力推门,把你撞倒了怎么办?”楚楚捏着洋洋的小挺鼻,皱着自己的鼻子,佯装生气却又放软了声音的跟他说道。

小男孩睁着眼睛,一双眉精神漂亮,乌亮亮的眼珠子又澄澈得很,在家里穿着小背心和短裤,露出壮实的肉胳膊,望着楚楚笑的时候,贼可爱。

男孩坐在楚楚的腿上,那双胖乎乎的小手有意无意的去摸楚楚的胸部,摸了好几次,便有些不耐烦了,低头哼哼的就要去拉楚楚的衣领,露出半片白晃晃的胸脯,盯着楚楚被胸罩包裹着的儒房,瘪着嘴,都快要哭了,哼哼的喃,“麻麻,麻麻.....”

找奶吃的孩子可怜又可爱,特别是看着“麻麻”胸脯急得直瘪小嘴的样子,活像哪里逃荒过来的似的。

楚楚看得直发笑,“坏洋洋,你已经快两岁啦,这里的奶奶我们已经戒掉啦,不能吃啦!”

说着,楚楚便朝着复式房子的楼梯口喊,“周姐,洋洋下午吃点心了吗?”

周姐因为楚楚回来就上楼去收被子了,一听楚楚喊,便放下手里的活跑下楼,面上有些不好意思,“小姐,小少爷下午不肯吃点心,我......喂了。”

楚楚站起来把洋洋放在地上,拉着他往储食柜那边走。

心里有些不悦,可面上还是带着温和的笑,她早已不是心里有什么嘴上就说什么的小丫头了,“周姐啊,如果下次洋洋不肯吃东西,你给我打个电话。兴许他一听我声音,能吃的。”

周姐忙忙应好。

楚楚泡了点奶粉,因为洋洋如果这点奶瘾不压下去,主食又不会吃。

“二郎神呢?”楚楚看着洋洋喝完了奶,就问他。

洋洋小手指着楼上,很硬气的说道,“星(生)气了!”

“你又欺负它了?”

洋洋别开头,死不承认,“它小气!”

楚楚噗哧一声笑,“洋洋最大方,等会吃了饭,洋洋带二郎神出去转转吧。”

洋洋没有应,但是已经开始偷笑,他最喜欢吃了晚饭牵着二郎神去外面玩,可是麻麻总是不准他独自牵二郎神,太没有成就感。

二郎神是一只毛色棕得发亮的大丹犬,腿长身高,高大威猛,缺了半只耳片,它像人一样,偶尔也会有小脾气,傲娇着呢。

而洋洋即便快两岁了,跟二郎神站在一起,也不过是个小不点。

吃了晚饭,楚楚给二郎神套上嘴套,套好绳子,给洋洋换了翻领的POLO衫和米色中裤,网状休闲鞋,精精神神的小帅伙便出炉了。

当二郎神的绳子交到洋洋手中那一刻,洋洋的脸都笑开了花。

“将军,你要慢点,别让洋洋摔跤了。”楚楚摸着二郎神的头,二郎神在楚楚的腰上蹭了蹭。

洋洋兴奋的牵着大狗出门,稚小却又帅气的小身板拉着四年级小学生那么高的狗,真是可爱到不行,饭后散步的人都看着舍不得挪开眼睛。

楚楚操着手远远的跟在孩子身后,高大高傲的二郎神并没有因为生气而不爱护它的小主人,它时不时的停两步,脚步放得很慢。

夕阳照在狗和孩子身上,楚楚看着他们的背影,想着有一天,洋洋会越来越高大,超过二郎神,他一定会挺拔帅气到让人不敢逼视。

洋洋,洋洋,走南闯北。

跟着她一起,走南闯北。

楚楚看着夕阳下的画卷,停了脚步。

洋洋牵着二郎神往前走,也没有注意到转角路那边有人过来。

当大丹犬遇上大丹犬的时候,狗与狗之间总会有所停留。

楚易楠牵着自己的狗,弯下腰,正准备摸摸这可爱孩子的头,可是二郎神已经不顾同类在场对他呲了牙,为了保护自己的小主人,发出了警告的低“呜~”声!

楚楚看到楚易楠侧影那一刻,吓得慌忙一转身,躲到树后!

刚刚只是一眼,楚楚依然认出了楚易楠。

她绝不是眼花,因为那是她结婚证上的丈夫!

可这时候她出去显然不行,楚易楠一定一眼认出她来。

拿着手机给周姐发短信,让对方赶紧到A区七幢这边来,她不方便出面,但必须得有个人看着孩子。

洋洋第一次自己独立牵着二郎神,那是从未有过的待遇,好象是从此宣布他长大了,成了真正的男子汉了一样的里程碑。

自信心无限膨胀,还有一点小小的虚荣心。

因为太过得意,已然忘了妈妈现在没在身旁,而楚易楠是个陌生人这一茬。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章节,精彩诱人情节不容错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