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汪常、木依秋、遗世狂人答诗(三首)

新月诗刊 2018-01-15 13:03:01

汪常《狂人变了》

狂人变了,我在乡里面遇到他时

他说在帮助村里申请贷款

狂人驻村已有半年之久,他变得

很少说话很少和我们联系


狂人变了,他写的诗歌越来越少

虽然他的相貌,和以前一模一样

其实不只是狂人,我们都在改变

或者从小到大,又或者从生到死


临枝,原名汪常,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穿青族人,90后诗人,贵州民族大学在校生。文字偶见《纳雍诗词》、《纳雍诗词曲联选》(二)、《纳雍报》、《贵州民族大学报》、《贵州民族报》、《当代教育》、《韵律诗歌报》、《中国微型诗》、《格律体新诗》、《清风雅韵》、《诗词世界》等报刊书籍。有诗集《花开河畔》。现为纳雍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中国格律体新诗创作研究会(筹)会员,《窗》诗刊总编,《短歌行》诗刊总编。



木依秋《在你眼中变了的我,没变》

——读汪常《狂人变了》后有感


看到的气象预报是降温、起风,而后定然结冰

秋天很短,短的让人怜惜秋色

不断伪装的顽强,抵不过时光

叶子在枯败,在凋零,秋也在萧瑟

 

过客是随风的,他怀贱笑,我怀窃喜

留言在风中滋生,像雾霾一样发酵、膨胀

我不善言辞,只擅长沉默;燃烧的是孤独症

懂我的离我很近。我懒于奉迎藏在风后的太阳

 

日子的艰酸各有各的体会,来的路不一样

去的方向定然也不一样。学坏了,是看懂了事态

选择的纠结与痛苦,比降世的痛哭更难受

我要告诉你,信仰都是骗人的。谎言总是别出心裁

 

一些话很不受听,我选择不听,并非我没有听见

一些迹象很难看,我选择不看,并非我没有看见


木依秋,中国格律体新诗创作研究会(筹)成员;新月社(筹)社长,《新月诗镌》发起人,新月诗刊公众号(xinyuesk)总编;《世界华人文学》执行主编;曾担任《美塑》期刊特约编委“美塑体好诗榜”主持人。拟有诗集《恰如春草》《那些本不该表露的情思》。



遗世狂人《答汪常<狂人变了>及依秋<在你眼中变了的我,没变>》

匆匆相遇,我们只留下只言片语

一笔太短,又怎能轻判缘来缘去


覆雨翻云,都不忍提,只求日日天晴

扶贫路上,不敢留停,此事尚未功成


信仰是实诚的

与人是交心的

共同的信仰,无需怀疑,终究是一样的方向

不可说变了,日月来表,其实君一直住心上


哪怕一些话很不受听,还是要听,又怎能自己欺骗

哪怕一些迹象很难看,还是要看,又怎能假装不见


季节嬗变,工作沉忙,难免寡言,诗少了,输了时间

感谢相见,距离归一,话匣敞开,心暖了,再无沧田


我们都没变,情深缘坚

彼此都在变,试问明天


遗世狂人,原名彭右平。1988年出生在贵州省纳雍县。诗作见于《格律体新诗》《新月诗镌》《美塑》《中国微型诗》《重庆国诗》《重庆艺苑》《诗词艺苑》等刊物杂志。新月社(筹)创社成员。中国格律体新诗创作研究会(筹)会员,《短歌行》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