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缙云骚赋》+全文注解(建议重庆人和所有文科生收藏)

杨不寒 2018-04-15 13:43:35

 

缙云骚赋


缙云,指北碚缙云山。骚赋,世称“骚体赋”,为汉朝一种文体,其滥觞为屈原的《楚辞》。骚体赋的大都是抒发怀才不遇的不平,抒发一种不得志的牢骚,代表作是贾谊的《吊屈原赋》、《鵩鸟赋》,司马相如的《长门赋》,司马迁的《悲士不遇赋》等。


正文:


原文:古之有缙云之山兮,在巴国之北峮。历七千万载之日月,曾不稍谬于冬春。

注解:峮,山连绵的样子;

巴国:先秦时期重庆的名称。

翻译:自古以来,缙云山便绵延在重庆的北部。自七千万年前的燕山运动形成以来,春秋代序,风调雨顺。


会有魑魅兮饮血,震之以混沌与高辛。

魑魅:《灵成侯庙碑》:“此山出于禹别九州之前,黄帝时有缙云氏不才子曰混沌,高辛氏亦有不才子八人投于巴(宗)以御魑魅,名基于此。”

正赶上魑魅从南方北上,进犯中原,荼毒苍生,混沌和高辛驻扎在缙云山,用以震慑抵御魑魅。


或言见玄黄其飘摇兮,蝃蝀忽贯之以千寻。炼石而化丹兮,轩辕将绝于丘坟。下界遂有咆哮之貔貅,奋翅之鹰隼;九天岂无龙之威吟,凤之玉音?

轩辕帝:地方志记载,4700年前,华夏始祖轩辕黄帝就在此山修道炼丹,因为丹成之时天空出现非红非紫的祥云,轩辕黄帝遂命名为缙云,缙云山因此而得名。

又有人说看见了玄黄色的道袍在峰顶飘扬,千百丈彩虹似的光芒忽然就横贯了天宇。炼石为丹,轩辕帝从此(位列仙班)告别了生老病死。人间于是出现了咆哮的貔貅,奋飞的鹰隼;九天之上难道就没有威武的龙吟和击玉似的凤鸣了吗?


当是时,天柱欲折兮地维绝,西南寰宇布缙云。

“天柱”句:语出《淮南子·天文》:“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

《说文》:缙,帛赤色也。

就在那个时候,天柱似乎又要摧折,大地也要偏转,西南地区的天空,布满了帛赤色的云彩。


或言北接天台于晨昏兮,西齐冲虚于昆仑。

天台:《赤城事实》记载:“南驰缙云,北接四明,东距溟渤,西通剡川。”天台山实为缙云山余脉;

冲虚:恬淡虚静,为道家所推崇的一种精神状态;《冲虚经》同《道德经》、《南华经》,同为道家三经;

齐冲虚:道教传说中,昆仑山中居住着道教正神“西王母”,轩辕帝亦为道教正神。

更有传言说,(缙云山)北边儿和天台山日夜连在了一起,西边儿则和昆仑山共享道教盛名。


其山也磅礴郁积兮,其气也流光缤纷。时布云雨于山麓兮,欲涤清滚滚之红尘。

这座山体势磅礴,精神积聚,(围绕着山)的气韵则堪称流光溢彩,缤纷绚丽。时常散布云雨在山麓之间,想要洗涤干净世界上的滚滚红尘。


隐踪迹于落木兮,仙人去来之不期。其乘电而御霓兮,自知见谪之不可及。遂望嘉陵以为三雅兮,餐松风而果腹。喜石泉之清泠兮,生碧苔于处处。绰浮生而为谑兮,何愧猗猗之绿竹。风来诚则天籁兮,榕柏解罗裙而轻舞。坐亭台以抱膝兮,想见南方之嘉木。

三雅:《太平御览》:“ 刘表有酒爵三,大曰伯雅,次曰仲雅,小曰季雅。伯雅容七升,仲雅六升,季雅五升。”此处指以嘉陵江水为美酒;

“绰浮生”句:《诗经·淇奥》:“瞻彼淇奥,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意思是真正的君子善于谈笑却不粗暴下流;

天籁:《庄子·齐物论》指出天籁为天然之音乐。

南方嘉木:不寒友人闲章篆字,代指友人。

踪迹被隐藏在满地落木之中,仙人来去无踪不可预料。他们乘着闪电驾着霓虹,我被贬谪为凡人自然是比不上他们了。只好眺望嘉陵江,(把江水)当做美酒,吃点从松林中吹来的清风,聊以裹腹。清澈泠泠的石泉着实教人欢喜,周边四处还生长了许多青苔。我把自己这一生作为谈笑,面对风姿绰约的绿竹时,又怎会什么羞愧之情呢?风吹(绿竹的声音)实在是天籁之音啊,榕树柏树枝叶抖动像是脱下了罗裙开始了轻轻的舞蹈。我坐在亭台之中,双手抱着膝盖,想起了我那没来同游缙云山的好友。


复见僧侣之袈裟兮,措余见闻一直如此。道佛于一山兮,将焉吩咐阴阳?一派之充栋虚怀兮,或更大于此山。三教之盈冲兮,早生余白发竟何止三千?

竟然又看到了穿袈裟的和尚,(世界)扭转我的固有的见闻竟然到了这个地步。佛和道同时处在一山之中,他们要怎么划分自己的范围呢?我这有如汗牛充栋的心胸,抑或比这座山更为广大吧。我心中同时有着(佛、道、儒)三家的学说,(互相纠葛)早早地使我的头上生出了何止三千根白发?


仰止长揖而忽然太息兮,乌能游三清而垂终古?未若求荣名之咫尺兮,骋余青履于崎路。

三清:指玉清境、上清境、太清境三个道教神仙居住的仙境。

荣名:《淮南子·务修训》:“死有遗业,生有荣名。”

高山仰止,(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揖拜,却又忽然叹息了一声,(我)怎能畅游于虚无的三清之中去获得那千古的不朽?不如去追求微小而光荣的声名,让我的脚步踏进崎岖的道路。


圣人告余曰立言,吾失所以于名山。夫人之为杰兮,如蛟如龙,潜于渊,见于田,战于野,飞在天。至若举手之劳劳兮,刍狗之营营兮,无名之籍籍兮,吾复不忍为之也。

《左传》:“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 

潜龙在渊,见龙在田,龙战于野,飞龙在天,为《易经》中记载的龙的四种形态。

“举手”句:《孔雀东南飞》:“举手长劳劳。”指不愿做出怅然若失,风流散尽的样子;

“刍狗”句:《道德经》:“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指不愿被命运驱使、左右,追求自我的成就。

(想起)圣人(曾经)告诫我说:“立言!”而置身这座名山之中,我(仿佛)失去了所依凭(的思想)。那些杰出的人,像蛟龙一样,潜伏在深渊里,从田间地平线升起,在野外战胜敌人,最后飞腾在青天之上。至于(像那样)怅然若失、营营苟苟、籍籍无名,我怎么也不愿意成为那种模样。


登绝顶而糜望兮,遂见白日之不照我。虽余娥眉之风流兮,终不见幸于宫墙。万卷以为磨砺兮,独作十年匣鸣。未取履于圯下兮,将焉附于青云?道之不可行也,无敢浮之于海。恨不能展九州为一卷兮,诉余所慕与天听。

娥眉:语出屈原《离骚》:“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琢谓余以善淫。”

宫墙:借指上流社会;

匣鸣:晋·王嘉《拾遗记》:“帝颛顼有曳影之剑,腾空而舒,若四方有兵,此剑则飞起,指其方则克伐。未用之时,常于匣里如龙虎之吟。”

圯下:张良圯下拾履,被贤人授以兵法,终成一代谋圣;

青云:司马迁《史记》:“夫闾巷之人,欲砥行立名者,非附青云之士,恶能施于后代哉!”指平凡之人须附于青云,然后方可出人头地;

“道之不行”句:《论语》:“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

登上最高的山峰四处展望,于是发现太阳不照在我的身上。尽管我娥眉美丽风流,却没受到帝王的青睐。用万卷诗书作为磨砺,却只能独自在匣子中鸣叫。没有从桥下捡起(贤人)的鞋子(作为进身之道),还能在哪里依附上高天中的青云呢?梦想不能实现,却不敢乘着船儿在海上漂游。最遗憾的是无法把九州大地当成稿纸,写下我的愿望诉说给苍天。


呜呼,云何为兮愁容,木何为兮枯槁?忍听雀其啁啾,风其悲号。吾不意屈子之披发兮,复哂贾生之夭殁。进不入兮往不返,川河横陈兮如之奈何!

“屈子”句:司马迁《史记·屈原列传》:“屈原至于江滨,被发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 。”

“贾生”句:贾生指贾谊,苏轼《贾谊论》:“贾生志大而量小,才有余而识不足也。三十三岁,贾谊抑郁而死;

“进不入”句:化自屈原《九歌·国殇》:“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哎,云为什么要做出这么哀愁的样子,树木为什么要如此枯槁呢?不忍去细听鸟雀杂乱的啼叫,风儿悲伤的呼号。我不愿意向屈原那样披发行吟,也看不起贾谊那样子年纪轻轻就郁郁而终。我得不到上进的门路,可离开了家乡就不能空手而归,但眼前山川纵横,河流错杂,我又有什么办法(取得成就)呢!

 

图片来自网络


 如是我闻 

好奇怪,自己注解自己写的东西。说明什么,说明我是一个为全心全意为读者服务的作者,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作者,是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作者;

所以,赞赏,转走,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