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回族古典阅读】归真总义(五)

芝兰雅舍 2017-12-06 20:34:53

归;是其关妙合处,勿作归依、归回等字而看,亦不得将返本还原贴说。名虽归,实无所归。故归下复缀一顺字。顺非对逆,就不思、不勉、不着人力处说,情缘空而本体现。是以到此始露真主二字。此是归顺的人工夫得手处,实证得真宰在躬;非依希彷拂之说。凡夫之人,只因我见、人为障蔽,如盲人对镜,当面不识耳。

按此段言,归只是顺。顺处便是归。我而曰归顺真主,则其举心、动念、视听,云为总不凭自己做起也。所以天经赞许如是之人为喇巴尼,此云人形虽具,已属真主。已卯中秋夜雨,余有“世上只因云雨暗,天宫依旧月轮圆”之句。(比喻性为欲障,不损性体圆明。云亭)西师闻之曰:“堪作此末句注脚。”前二段论归顺工夫,其义意已尽。

所谓人事尽时天理现,自然显出我之真主来耳。此章法中绝妙指点处,而说者乃仅曰归。顺是上本还原之捷径,此说不但暗带去、来、彼、此之弊;而且度却经济道理,亦未识归顺二字之实意耳。齐家、治国、平天下,总不出归顺二字。盖世之称我者,皆人也,岂有人外之我。既曰我归顺,则一家此人,一国此人,至于天下亦此人。我归,俱可归;我顺,俱可顺。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归顺者,悉当勉之。

一说,经文提出真主二字,特为学人立一标的,须要直达到真主作归宿,才是了手工夫。不是半上不下歇得的。故初机下手,就将真主提与他,正欲其知道,始于此者必当终于此。

假相之中有真宰,故曰真。主乃天地万物悉赖之以存立者。或谓此主字指在我之主,谓之谁法忒。下边他字,方指物、我俱亡之本然也。所以外教有在缠出缠入之说,不知真主本然不动;妙用自如,既无分合,何有出入。在我之主,辟如一切房室中之日;真主本然,辟如普照之日。若将房室去尽,则室中之日,总成普照之日矣。

然日在室中,其光不曾分来;总成普照,其光不曾合去,同而不同,在而不在。(诗云:天生蒸民,有物有则。物则在民,犹日在房中。房坏而日曾照;民死而则尤显。归顺其则之自然,达于天之本然。此即尽人合天真境也。但是,天为主宰之天,而非空气之天,即诗书所言上帝也。云亭)渊乎!妙乎!如此论来,善恶之人奈何。曰,此又当别论也。

善人安享天堂,恶人堕落地狱,此天经明旨,岂是诳语!须知天堂、地狱,乃真主恩、威两虽法忒。此云妙用,用不离体。今生,后世,谁能不在真主本然哉!辟如有东行者,有西行者,去向虽云不同,然而总在一条路上。继良子于此义,曾证堕颂,为西师所驳,并附此:证者证,堕者堕。江山虽隔家园,明月清风如故。西师曰:谁个证,那里堕。无之不是家园,明月清风仍故。继良子所言,用也;西师所指,体也。

入门究竟,自是有别。下可认定驳语。《哲娃吸雷克亮》经云:一师戒其弟曰:“吾入定时,见汝堕于地狱,从今勿得放浪。”其弟“夫地狱者,乃真主降伏尊名之别号,某能入之,不亦幸乎。”论者以为执慈悲之相,故见其刑罚。弟则四相全消,所以独见妙用也。弟正当降伏其心时,师方入定,见其工夫实际乃尔。师见其迹,未了其义,故其弟化之如此。

主字与我字相照应。盖主是我之实际,我是主之显然。但主上冠一真字,最宜玩味。真者伪之反,可见若无人为,即我之一动一静,无非妙用也。如伸指名掌,屈指名拳,真与伪,只争直心、曲意之间耳。诚意初兴由体用,若还转眼便成歧。

凡事从躯壳上起见者,都教做人为。不论其善与恶,总着我相。较量是非,便落知识,已非本来矣。利害心生,故有转念善恶两端,歧矣!在物谓之是非,在我谓之利害。《默格索得》经云:物无是非,随境而生。利害原无,因我而有。《满退格》经云;既识先前我,何争今后他,变迁在瞬息,沧桑安足嗟。此言欲人追想过去光景,则当初之我,已成今日之他矣。

而今日之我,又岂非后日之他?变迁在瞬息,言人只因有我一念,一日之;一时之内,禽、兽、鬼、魔,何止百亿变化。作如是之业,其罪宁有已时。是以经文主上冠一真字,正欲度尽这一切众生耳。故曰我为真照破。天经立旨,解”为报应,言我人一念才生,便有一相如其念而起,人兽证堕,罪肇乎此。因作警世颂附此:一念方生一相随,天堂地狱在当机。莫言果报将来见,合下人禽已自知。陆师云:真对假说,无假又何真名。此明明指破我是偶成假相,如梦幻泡影,不足恃也。此言乃欲人由假悟真,不是形容我相不久。

所谓我相者,耳、目、口、体是也,经文不戒我以非礼勿视、听、言、动,而第曰归顺,隐然抹倒我相,要人独任一真之意。

抹倒我相,就是不从躯壳上起见。《默格索得》经云:抹倒我相,始得圣教大小净之实意;独任一真,始得圣教礼拜之实意。不可不知。净拜原旨,另有解说附后。我人既识得此身,乃官天地、府万物者,其裁成辅相之责;乌可推倭。故圣人云:考算其讨黑得之后,就是纳麻自。此言谓看他认得了真主,可能干认得真主之事耳。可见拜中妙用无穷,非徒鞠躬、叩头而已也。

礼释者悉当遵守厥职。前数段论我之一字,与归顺二字,其中意义,俱各不同。才见我非一物,法无一定,至此复总论一番,将我相抹倒,自然我见不生,干干净净,一概扫除如此,则受持归顺大法。方知无着无依,绝无能所之可缘耳。故独任一真。或曰向来言认,主工夫,未免费心思,着眼力,须是有我。今言无我,问如何认。曰:既已无我,还要认谁。

我相不化,则着四相,畜、兽、魔、神是也。畜有四欲,食、色、安、争。兽有四凶,爪、牙、角、毒。魔,则与人相反。彼之所为,在人名恶、矜、高、欺、妒之类是也。神即斐而施忒,虽万善俱备,然但能为人,不能度人。能顺主。不能识主。若化我相,则四则齐消,是谓全人。全人者,万物主人也,故天经称人为合理法。

合理法,是代主行事者之称。斐而施忒乃主之化工也,俗译为天仙。忠恕、絜矩,为人道。凡拂人之性,而人以为不善者,皆魔道也。故曰;与人权反,魔计中人,有不从四恶之形迹而来者,故复缀之类二字于矜,高,欺,妒之下,是要人识其奸巧莫测耳。我权,谓执心成权,不论外形。不化,如坚冰不能作水。明、昏、通、碍截然差别。此又将归顺二字,变一化字,须要理会。

人若不体天经,不遵圣教;只凭此耳、目、口、体做起,违之则憎,遂之则喜,毫无主待,教中所谓拜相逆流,多指此辈。昔人云,体真经者,而后证真主;遵圣教者,而后识圣人。其论虽云更进一筹,然不知遵圣教,便是体真经;能证主,方能识圣人。大哉圣人!至哉圣教!安得识圣人者,与之读圣教哉!予曰:望之。

圣人临终,遗命将其衣冠付伍外思。众贤不识伍外思为谁,访而得之樵牧间。有讶其未及圣门者。伍曰:我与圣人且无一息相间,何论及否。君辈之认圣人,不过声、色、感应而已;岂其真面目耶!圣人真面目,(圣人真面目,乃真主首显大命,代现乾坤。包罗先后天一切理象。伍外思化己归真,浑然大命中。如水与水合,无分彼此;全体圣躬,无少欠缺。四配虽称大贤,不能无具体而微之判。

故圣人衣冠付伍外思而不及四配。)毕竟如何?须要识之。或问西师:“圣人衣冠不传与四配,乃付与五外思,是何意也?”曰:“四配长、短、肥、瘦或与圣人少有不同,惟伍外思恰恰与圣体相合,是以传之,岂容着意。”此等公案,学人须要着眼天经圣典每每摈黜拜相逆流,其旨甚微,不专指事泥塑、木雕者,说只日用常行处夹带了己私,便是也。今人举心动念,何尝为其真主,乃一味要奉承这血肉傀儡,岂非拜相?吾教男女莫道不拜假相而嚣嚣,须防拜真相而凛凛(即夹带己、私己)。此节又将归顺二字,变为体遵。

可见不归是我,能归即真。不顺是我,能顺即真。无甚次第工夫。

长按二维码,随心打赏!祈主回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