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古代修炼故事 寻佛向道出功能

神州经典 2017-12-08 11:18:20

神州经典

「让悠悠古风  吹遍古老的华夏大地 」

经典诵读 | 读经理念 神传文化 | 历史古义 | 神州古风




博大精深的中华神传文化,虽然陆离多彩,虽然枝繁叶茂,但都脱不了一个字──道。天命观和道德观,成为古代人们心灵中崇德修身的指标。社会的结构与管理,以及人行为规范的准则,都是以道德为核心。也因此造就了人们寻佛向道的精神追求:明白只要按着天理做好人,积德行善,就能获得上苍的庇佑;这样坚持不懈、日积月累,思想就能升华、境界即能提高,以致达到成仙得道的标准,如此奠定了修炼文化,铺垫了凡人返本归真的回天之路。


也因此,自古以来,立志寻佛向道的人,多如过江之鲫,无论是在深山老林里独修,或是在红尘大千中游戏人间,他们许多人都具备了超凡的本领,出了特异功能,常为了点化迷中俗众而施展。

其实这些惊世骇俗的神通,人人都有,每个人都具备。只是随着人类思想变得越发复杂、越发倚赖现代化的工具而丧失殆尽。但是靠着修炼就能恢复,靠着修炼即能找回!这种事迹,古时就已记载繁多,正史上提到不少,更遑论稗官野史中的记录了。以下几则民间传说,笔者不揣粗陋,将其翻成白话,与读者分享:


(一) 单道士


韩公子,县里有名的世家。家中来了个单道士化缘,工作非常努力,时而运用些小能小术,这韩公子深爱其术,待之为座上宾、贵中客。

单道士有时与人同行同坐,经常忽然消失不见,公子一心想让单传授其法,单不肯,公子总是死皮赖脸的恳求不已。单说:“我并非私藏与吝惜我的法术,而是恐怕破坏了我修成的道术哪。如果所传之人是君子那还行,不然的话,就会有人借此术来偷窃。公子您当然无须考虑会出现此种状况,然而或许一见美色而悦目、心动,可能把持不住自己,借此术,隐身入人闺阁,那就是助您为恶而宣扬淫行?我实在不敢从命!”

公子听了,知道不能强求,可心中怒极生恨,暗地里与仆从辈们商议,阴谋设计来鞭挞侮辱之。又恐单知情用法术逃脱遁匿,因此,秘密的以细灰洒满整个麦场上,寻思,虽然左道能隐形,可脚步必会留下鞋印,只要按着印记追踪,就能随时击打他了。于是诱骗单来到麦场上,命人拿着牛鞭立刻狂打,单忽然不见,一看灰上果然有履痕,接着,那些仆从们用力挥鞭左右乱击,顷刻间单已昏迷在地。

整个过程,公子都躲在暗处,瞧得一清二楚,泄了心头之恨后的他,自行归家。这时单也回来了,告诉那几位仆役说:“我不能再住下去了,这些日子以来,一向烦劳诸位侍候,心存感激,今日一别,定当有所以报。”然后,从衣袖中端出一盅美酒,接着,手又伸向袖子,捧出一盘佳肴,并陈于几案上,摆好之后,手又探向袖中,凡此十余次,案上已满。于是邀请众人共饮,人人都酩酊大醉。

酒足饭饱之后,单仍旧把桌上的东西,一一放回袖子里。韩听闻此等异事,就让他再次表演。单就在墙壁上画了一个城郭,然后用手推了几下,那城门顿时打开了,接着把自己的腰囊、衣物、书箧等随身用品,全数丢掷于门内,于是向大伙儿拱手作揖,告别说:“我去!”纵身跃入城门,城门就关起来了,单道士顿时杳无踪迹。

后来听说有人在青州的市集上,看到他教儿童在自己的手掌上画黑圈,碰到人,就开玩笑的向他抛去,随着他所抛之处,不管是脸面或是衣服,那黑圈就会脱离手掌,落印其上以搏一笑。


(二)杨涟先生与道士

杨涟先生,大洪人,年轻时,是湖南的名儒,自命不凡。科举考试后,听外头在高声唱名考中优等者的榜单,当时他正在用食,口中含着饭而出,张嘴问有杨某否?回答说没。不觉嗒然若丧,一不小心那口饭吞入胸膈间,于是成为病块,经常噎住阻塞,苦不堪言。

众人得知他名落孙山,就交相劝慰,叫他参加遗才录(科举考试未列等的另一种选才甄试)的选拔。公苦笑,说自己欠缺旅费,于是众亲友慷慨解囊,凑了十金送他出行。没法子,盛情难却,杨公乃勉强上路。

夜晚,梦见一人告诉他:“路途中有人能治愈你的病,你应该虔诚的苦求他。”临走时,还吟诗以赠,有“江边柳下三弄笛,抛向江中莫叹息。”的句子。隔天,旅途中,果然见到一位道士坐在柳树下,因此便跪地叩请施救。

道士笑说:“你搞错了吧,我哪会治病呢?区区我,只能为你吹奏三弄(奏乐曲叫弄)吧了。”于是取出笛子吹将起来。公一时想起昨夜那梦境,越发恳切的拜求不已,而且拿出所有的盘缠奉献给他。道士接过金子,随手丢向江中。公以这些资金得来不易,如今一下子付诸流水,心中哑然失错、又吃惊又痛惜。道士说:“你还是放不下吗?金子在江边,请你自个儿取回。”公趋前一看,果如所言,心中更觉神奇,称呼他为仙。

道士随手一指,曰:“我非仙,但是那头儿可有仙人来了!”这话骗得杨公扭头回顾,道士趁机用力拍他的颈项,口中说:“俗哉,庸人一个!”公猛然间被拍,惊呼出声,接着,喉咙中呕出一物,坠地呈现块状,俯身戳破它,一看,血丝中依旧包裹着完整的一口饭,那病苦也随之消失,再回头一瞅,那道士早已不见。


(三)采薇翁


明朝末年,天下将要易主,因此干戈屡起,各地动荡不安。于陵县的刘芝生颇有雄心,聚众数万,打算南渡,展开一番作为。忽然有一个肥胖男子,到栅门求见,敞衣露腹,说是要请见带兵的主帅。

于是刘把他让进里头,与他畅谈之后,心中大悦,问其姓字,说是自号采薇翁。因此,刘就把他留下来,担任参赞军旅的顾问,并赠送他一口刀,翁言:“我自身带有利器,不需这些。”刘问他兵器何在?翁就把衣服掀开露出腹部,那肚脐眼儿,大得可容得下一只鸡仔,然后翁憋着气,使肚子鼓胀起来,此时肚脐忽地突起,嗤然一声,里头突出一把剑柄,用手握而抽出,森森剑气,白刃如霜。

刘一看大惊,问他说:“就只这点儿吗?”翁笑笑,指着肚子说:“这儿是个聚集兵器的武库哪,没啥欠缺的。”刘命其取出弓矢,翁又像先前的举动,拿出一副雕弓,再略略闭一会儿气息,则见一矢飞坠而下,如此这般,各种兵刃层出不穷。最后,翁将自己那把剑,再次插入肚脐中,然后,一切都不见了。刘目瞪口呆,认为他太神啦,于是与他同进同出,礼遇有加。

当时营中虽然号令严明,奈何多数并非行伍出身,而是临时的乌合之众,经常私自出营剽掠民间。翁见此情况,说:“带兵贵在注重纪律,如今你统帅数万之众,而不能以德服人,镇慑人心,如此必将走向败亡之途呢。”刘听后衷心喜悦,于是刻意纠察士卒行为、部队守则。凡是有掠取妇女或财物者,全部斩首示众。这样一来,军纪稍有改善,但是此种劣行总也无法根除。

而这期间,翁时不时的乘马外出,穿梭遨游于部队行伍之间,所过之处,只要是军中恶名昭彰的悍将骄卒,不知何故,那人头就会莫名其妙的自行落地,因而大家共同怀疑是翁所为。先前为了推展整肃军纪之政策,已弄得兵士们畏之如虎,心中嫌恶至极,到此刻,一连发生了这么多起人头不保的案件,人人更是怨气冲天。于是部队的诸位将领,联合起来进谗言于刘,说:“采薇翁施行的是妖术呢,自古名将,只听说以智慧取胜,没听说以妖法带兵。这种以妖术愚弄人的方式,终究会导致灭亡。当今无辜将士,往往无故失去首级,人人自危,个个恐惧,将军您与他朝夕相处,那危险可大啦,不如趁早想个办法解决了他。”

刘听从了他们的建议,阴谋等翁入寝之后想法诛杀之。于是命人窥伺翁,而翁此时正袒胸露腹、鼾声如雷的睡得香甜哪。众人大喜,马上在他屋舍四周布满兵力,接着两人持刀而入,使劲砍断其头,可等刀再举起时,那翁的头已复合如初,依然鼻息如雷。那二人大惊,又斩其腹,腹部破裂了却没往出淌血,再看肚子里,戈矛剑戟齐聚,森森罗列,锋芒闪烁。

这等阵仗,大伙儿一看更加骇异,全都止步不敢接近,只能远远的以长枪撩拨,可接着翁腹中,铁弩大发,射中了几个人。于是众人惊散,回去告知刘。刘急忙赶去看他,而他却已消失不见了。

* * *

这三则传说中的主角,都是修炼有素,出了特异功能的人。他们共同的特点,都是要选择好人、心性正派的人、能勘破名利的人,然后加以协助,或治病,或酬谢,或辅佐等等。可是都事与愿违,迷中俗众,没多少人能出污泥而不染,更别提有谁能从中脱颖而出啦。

那单道士之所以不肯传韩公子法术,是因为他早已看穿那韩不但过不了色关,而且会毁坏了自己费尽心血修炼出来的东西;同时也知道,韩会因强烈的忌妒而生恨、而下毒手,结果自己只好以德报怨的酬谢仆役一番,然后一走了之。其实这单道士却没想到,是自己爱显示,爱张扬,动不动就运用些小能小术的不良后果招惹来的哪。

那柳下道士,虽然最后仍然帮杨公治好了病,可他却先将金子抛进江河里,测试他是否具有修道的慧根,结果只有摇头浩叹是个庸俗之辈。

俗云: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仕。那采薇翁最终仍是看走了眼!这刘虽有万丈雄心,可心胸狭小,而且耳朵软,欠缺一方霸主的度量。当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把个一心要辅佐他的道行高深的术士逼走了。

看来,修炼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出了功能还得能守住心性,不能随便显露,否则就适得其反,一如那单道士,招来一顿毒打;那采薇翁,惹得斧钺加身而得不偿失呢。


清风潜行    花枝轻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