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从前慢是路途慢,现在慢是回忆慢。|一诗一曲

生活在别处 2018-04-07 07:04:12

一诗


[从前慢] ——木心

木心,1927年生于浙江桐乡乌镇东栅。本名孙璞,字仰中,号牧心,笔名木心。中国当代文学大师、画家,在台湾和纽约华人圈被视为深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和传奇人物。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当秋天的叶子带走一无所有的昨天,当孤寂的风声停滞了从前,从前变得慢。那一道光鲜暗丽的就伤口终于被时光抚平,回忆的小河依次搁浅。推开岁月那扇虚掩的门,我就像是斜格子里的光影游走在梦与现实的边缘,猛然发现,一切慢的不只有从前。

从前慢,是路途慢;现在慢,是回忆慢。

每一个寂静的深夜,都是一个人在彷徨,回忆在曾经里无数次被打捞,清浅的思绪想着以往。心里埋怨现在的夜太漫长,又怎能不知道旧时的时光也在慢慢流淌。那些熟人,那些旧事,那些老路,还能记起,只是需要花些时间。那时候,已是过往。而今,情感太丰富,爱情总是如浪潮一般四面涌来,一生也不止爱一个人。

那些年已淡忘,随风飘散,消失不见。光阴荏苒,生命里依然还有很多事情,注定是不可圆满。当过往的记忆,化作指尖的清风,徐徐飘过之后,便再无痕迹留下,再也找不到经年的足迹。

从前的日光月色很慢,甚至有点儿慵懒。惬意的午后,在一杯茶里消磨掉了整个黄昏。夜晚的星光何其明亮,要花上好些时间数一数那些神奇的星座,在半卷梦里看满天星光闪闪。回忆曾经的流星雨,以前是一闪而逝,恨不得抓住它不让它离开,现在却无能为力,只有在回忆里慢慢抓住流逝的过往。

从前的爱情也很慢,慢的只够一生去等一个人,甚至爱一个人。那个时候总想着要用一辈子去织就一个梦,梦里最浪漫的事,就是两个人一起慢慢变老,从始至终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看旧照片里日色慢,欢笑在脸庞上褪去地慢。

旧时杂乱的生活,其实也可以拼凑出一个个如梦一般的美好,就像建筑里带着古典气息的摆设和现代化装修混搭在一起,少了分沉闷古旧,多了分细腻。很多年轻人抱怨现在社会节奏快,但抱怨归抱怨,仍是要跟上节奏。现在快,快到我们总是回忆起以前的美,然后疯狂想念那些纯净的世界。其实,暂且搁置现在的烦闷,准备一杯茶,坐在阳光下,然后闭上双眼,在茶香中,任那些美好将自己淹没,放空那个美好的世界享受一下就好。

无论从前的路途有多慢,无论现在的节奏有多快,我知道,总是会有慢的事情。那些从前的回忆,藏在心底缓缓打捞,于从前或是现在都是不变的美好。

从前的烟花,闪烁当空,满满的欣喜。都说那时的烟花太快就枯萎了,现在时间不知怎么了,在虚拟的世界里困住人不放,给人一种错觉,眼睛一睁一闭,日子过得太快。多年后,蓦然发现,烟火因寂寞而绚烂,却因孤单,而破碎不堪。当繁华褪尽,人比烟花更寂寥。那种孤独,与世沉寂。多希望现在的日色慢一慢,给点时间打理过去,给以后多点滋味。

爱情里,是谁对不起谁,是谁不珍惜谁,过去了,都不重要了。倒是希望这种日色过得快,挤兑剩余的时间给以后,慢慢流淌。生活,本身就是一种挑战,充满爱与恨的交织,无情与友情的穿插,聚与散的交融,快乐与幸福的融汇。往昔,像流星一样划过,犹如烟花般璀璨一时,最后,消失无踪,搁浅在时光的年轮里。

多少次我们许诺要相见,却为外在的繁杂所束缚;多少次我们希望着在哪个拐角相遇,问候一声,最近还好吗?;多少次想去联系,却要考虑我是否会打扰到你;多少次我们明明知道没有几次相见的机会了,却还不愿放下心中的踌躇。迟到了多年的相见,耽搁了多年的联系,等待了多年的想念。亲爱的朋友,飞机代替了飞鸽传书,汽车代替了马车,为何我们还是没有相见?原来说的从前慢,慢的不只有从前……

现在一切都已改变,过去的已经过去,回忆再美好,那也只是曾经。搁浅的回忆不再清晰,但依稀记得从前的自己,靠着海岸听海的声音,天真依然,听着彩云伴海鸥久久回响在沉吟的风中。那时的夕阳和海岸都还很清晰,可以在这里找到了原本的自己。把曾经的记忆写在海角上,寄给那年的夏日雨季,那是海浪冲刷不掉的曾经。每一个孤单的日子里,躲进眼泪里,埋头日记里,匆匆忙忙追寻印记,唯恐它们枯萎在心底,毕竟有一些等待不能太漫长......

一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