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秀才 | 怀殇 江岸机务段 杨雪松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9 04:16:59

 

 

怀殇

                             作者:杨雪松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重,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 题记

       回眸处,还是山花烂漫,姹紫嫣红的季节,蓦然回首,叶落倾斜,雨意萧索,风雪决绝。不经意间,更迭交替。是夜里,霓虹穿梭,是夜里,几字斟酌,羞涩的雪悄然而至。那些个满天繁星,是许给自己的过往曾经,起初云淡风轻,转眼已是,山水一程程,霜风挂眉间。

       落叶的位置,谱出一首诗,时间在消逝,我们的故事开始,追忆着一些不舍的离愁别绪,初雪的你格外美丽。岁月蹉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路走走停停,时光,从来不曾为谁停下脚步,回头看看身后一深一浅的脚印,不得不去承认,林花又一次谢了春红,也不得不相信,那些曾经已然成为昨日的回忆。

       韶光易逝,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我们的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犹如花期,短暂而易逝,唯一不同的是,花儿谢了还会再开,而我们的青春过了便不再回来。正如诗词里所说: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青春是道明媚的忧伤,我们游走于爱与痛的边缘,挣扎、成长、衰老、死去,恍恍惚惚,成长本来就是件冗长的事儿,在人流俗世中摸爬滚打垂死坚持,宣泄着和昨日道别,昨日的忧伤,昨日的辉煌,都是成长路上绵延不绝的温暖。

       也许我们的一生都在时间中转轮,某一刻我们清醒了,又被现实淹没在芸芸众生里。席慕容曾问:当生命的影像用快速放映之后,我们还有没有勇气再去继续眼前这每分每秒缓慢地展现出来的旅程?我们被宿命左右,在时间的旋涡里承载所有的喜怒哀乐,平凡又胆怯,在尘世的风霜里却也要活出最鲜亮的自我。

       一岁,我开始说话。

       一岁半,我学会走路。

       两岁,我会说:我要那个糖果。

       三岁,我开始有记忆的童年。

       直到后来,一切仿佛水到渠成,冥冥之中自有归宿。有一天,你告诉自己要努力向前走,不能没有理想和希望。我们穿越汹涌的人潮,跨过山河大海,经历过残酷的真实,才发现自己那颗狂燥的心早已归于平静。


       人本身就是矛盾的纠结体,物极必反,暗自伤神。很多人在城市的夹缝里营营役役,他们不知道生命有非常多的苦难和甜美,值得我们坚持,宽容和珍惜。一味的游离在破碎的激情和精致的美丽之下,却忘了来时的路,简单却又固执的虚度轮回,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

       你有没有哪一刻思考过人生,静下心却发现走过那么多的千山万水,看过月儿的阴晴圆缺,看过花儿的花开花谢,也目睹过生命中的人来又走,岁月把年少犀利的菱角渐渐的磨平,人生起落无常,每个人又是人生的缔造者,只要懂得珍惜,懂得把握,所有的一切都是最美的样子。

       生活中从来不缺少美,只是浮躁的我们内心充斥了太多的欲望和不满、妒忌和猜疑,才将美好隔于心窗之外,让流年岁月写满了孤单和荒芜。

       若能在喧嚣中保持一份通透,在繁杂中修得一份安然,纵使山穷水尽,亦能柳暗花明。流年静好,清风徐来,尘世的风雨也是值得珍藏的感动,灯火阑珊,生活也许有别样的温情。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在平淡的流年里,温一壶茶,酌一杯酒,暖人生的起落无常,淡然处之,和过去挥手道别,说声珍重。四季轮回,循环往复,寻寻觅觅,在一份安然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执笔写意,描摹人生的水墨丹青。


供稿:江岸机务段 杨雪松

编辑:“青春武铁”新媒体工作室 汉站•戚艾黎




 

往期精彩内容回顾

一段跨越377km的原创视频


岗位故事 | 只有香如故 漯河车站  李平

铁道线上的“风花雪月”

我的第十三届全路运动会之旅

欢迎转发、点赞!点击“写评论”,可任意留言!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