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远行』倘若我是个跋山涉水的船夫(二)

倾听 2018-06-12 20:54:05

(音乐不要超赞~~嘤咛~)


撰文/白书


目录:



落日落了好久

一会儿悬挂在山腰远眺,一会透过树叶跳到眼睛里,一会儿从花丛中欣喜跑过

它不愿离去,想一直照亮这美丽的小山村

余晖跨过树丛密林,淌过山涧湖海,照亮村北面的花圃

像情人一般轻柔地抚摸着每一片花瓣,娇艳欲滴,红透透的煞是好看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二八之年,成年

按照村里习俗,成年礼这天,全村都要来参加,以示喜庆,相传这天会有神仙下凡来收徒的说法。总是就是会有很多人来家里。


门前的空地上,摆了很多七拼八凑的桌椅,高矮胖瘦,青红绿白真是五彩缤纷。奶奶却说这寓意着“集百家之福祉,请上天保佑”。我却撇嘴不以为然。


爷爷依旧坐在门前抽着旱烟,一言不发,与这个喜庆的日子有些格格不入,甚是醒目。他倒不经常抽,只是喜欢这样,经常抽着抽着就得靠奶奶来续火。


家里好久没有来这么多人了,上一次据说还是爸爸回家的时候,一晃就是16年。


花圃前有些小孩子互追嬉戏,笑声打破了这片天空原有的宁静,倒是多了一份烟火之气。


直到太阳完全淡出地平线了,众人才陆续到齐,山间清风微微徐,撩动着爷爷的银色发梢,撩动他腰间干净却有些脱线的衣角,爷爷仿佛就是那个坐在树下,等风来的守望者。


一时,我竟有些想这样看着他,想知道他在想什么。


除了小孩子一片“胡言乱语”,大人间却成熟了很多,说的全是“客气话”,基本每个人都会和爸妈说一句恭喜,其实我不明白,成年难道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纪念的事情吗?


等我无聊得快要发霉的时候,终于?被一堆老人家拖去了里屋……

我就像个任人宰割的小肥羊,被他们全身摸遍,作为回报给我换了一套我从没见过的衣服,不过说实话还挺好看,然后就像个王子一般被众人拥簇着离开了里屋来到了前堂。


这时,那无数回响在我耳边的“成人礼”,这就开始了?

“成人礼,今夜过后,便是成年人了,以后你想干什么?”

“我想像爷爷一样,做个船工,每天都能来回渡人“,说完觉得好像一句话就搞定有些敷衍,便加了一句“我说完了”。


出乎意料,我的发言没有迎来雷鸣般的掌声,反而有些窃窃私语,交头接耳。


小明的爷爷说“我们已经准备自己修桥了,老一辈不能走出去的路,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走下去啊,不能老是呆在一个地方,你看外面的世界多么好。”


如今村里不再需要船夫了?外面修桥了?

我下意识看向爷爷的方向,他却正好低着头在磕着烟斗里的烟灰,看不到他的眼神和表情让我有些失望和手足无措。我就这样静静地面对着众人的“指指点点”……


这些曾经手耳相传的东西,真的要这样抛下吗?而整个村子,也做好了接受被外面审阅的准备了嘛?


有人说,夜晚的人很温柔,也很暴躁,因为夜晚能看清各种丑陋的东西,所以我们才要早早去睡觉,不能出门走夜路,不然容易看到不该看的东西。


我就这样哑然看着以前朝夕相处的邻居,因为这点小事各抒己见,在他们看似睿智的谈吐下,却忽略了他们已经失去了改变结局的能力,只是好像没人懂得。


凌晨,在建的桥架旁,出现了两个黑影,他们一把火点了这堆“栋梁之才”,火光映照着整个村子有些微醺,村北头的花圃里,那些花朵正在趁势生长,夜间的光亮出奇地显眼,让花朵如同白昼一般通红,着实让人忍不住去摸一番。


第二天我便被劝离了村里,如同一个被丢进油锅的蚂蚁,跌跌撞撞走进了新世界。


  • 未完待续。


SEE
你还可以点







 图据500px,Ben Chen

● 侵权必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