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散文  ︱ 荷清欢

思远调 2018-04-15 15:15:31


变老的时候,一定要变好

要变到所能达到的最好

犹如瓜果成熟,焰火腾空

舒缓地释放出最后的优美

最后的香与爱意

最后的,竭尽全力

               ——李琦《变老的时候》


      去莲云。莲云乡以前并没有莲荷,今年几次路过,竟然发现了荷花,云一般的莲荷,心想,这才像莲云,这才叫莲云。


      虽然格局有点小,但不影响点点滴滴的君子气。荷,有君子气。我们去时,已是秋分之后。一湾田,几丘荷。田里的水浅,荷叶干爽,荷花挺立,只是零星得很。这里一朵,那里一朵,都高出荷叶不少。也有残的,两三个花瓣,不愿凋零,挂在莲蓬旁边,纹丝不动,有着淡定之境。


      不由得想,赏荷赏荷,荷有四境。


      一为气息。山间也好,水边也好,都是极清极净之地。此时呼吸,定是最为自然。山间清风,水边凉月,耸耸鼻息,香远益清。站在莲云的某个山湾,风声携着鸟鸣,吹过荷花,带着清新的叶香,有恍惚的梦境。乡人不喜鸟声,怕他们偷吃稻谷,有人点响轰天雷,轰响连连,鸟儿四散。鸟儿驱不散,清香四合围,闻闻,淡远依旧。

      二为目色。远观近赏,都可以。登高一望,不必举臂一呼,叶片连叶片,深绿碧绿浅绿,绿意端庄。倘若是一片绿,那自然疲乏。有荷花啊。高出叶片的荷花,有盛放的,有含羞的,有老去的,华年不必多言,衰老不必絮叨,都美。是点缀,也是主角;有过程,也有结局。结局也是完美的,一株株莲蓬站得直,细细的杆子,擎着向天的莲蓬,仿佛有莫名的晃动。近赏,其实也有深深的暖色。周敦颐说,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他说的是态度,人在荷边,自有君子逸风,难有亵渎之态。远望只见荷花有皎洁之红润,近赏才能发现荷花色众妙多。荷花花瓣大,椭圆的花瓣一叠一叠,一叠白,一叠水红,一叠醉红,阳关三叠,在自然的季节里轻轻地告别,向花蕊告别。花蕊竟然是嫩黄色的,娇鲜得很。几粒小蜜蜂,为花之气息感染,躺在花蕊处,舍不得离开。花蕊一熟,就为莲蓬。莲蓬也有色,有青,有紫,《西洲曲》里说,莲子清如水,说的是青莲子。
      三为膳食。我们把荷花看了又看,还是决定买些莲子。卖莲人刚洗衣回来,她立马到田里去摘,不一会,就摘得满满的一篮子。紫莲子是熟透了的,难剥,我们就挑拣青莲子。卖莲人热情,送了我们六个莲蓬,更嫩的莲蓬。拿回家,剥去莲子的壳,存入冰箱,等着煮稀饭时,塞几粒到锅里。那嫩莲子,真的是嫩得两颊生香,汁多香清,且有着一种新颖的甜意。女儿不喜欢莲子,嫌弃莲子心苦,还在那卖弄,莲子心中苦,让我们对下联。我们劝她,苦才败火。但她喜欢吃莲藕。进得厨房,削去藕皮,洗洗干净,切片或丝,加上青辣椒,加点小葱,随意一炒,就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夹起一片,脆脆生香。煨汤也可以,把莲藕切成段,直接煨汤,一锅汤红,也有香气扑鼻。

      四为遥思。思接千载,视通万里,是为遥思。其实就是摒弃日常琐碎,不斤斤计较,不蝇营狗苟,放任自己的思想,在洪荒八合里自由驰骋。莲荷自是诗人至爱,因其清其秀其傲,可送别,可表心迹,可立志向。前些日子写的一首诗,其实也是一种努力的遥思。“我要做莲云的莲,云太轻了/我太重了,真的/清晨,我采集鸟鸣、流泉和诗歌/和你对望,谈些古时文法/或者,秋风里说些梦话/做一个高举冷静的人/是的,多么荒唐,我的一生/无比寂寞零碎,毫无意义/谁知道的最多?谁喜欢探究你/藏在淤泥里的心事/山中渐静,百鸟不飞,我要/环抱你,用长长的暮色/我愿在你入睡之前/陪你走一段心事低垂的路/证实那个遥远的传说——/只要能找到你/就能一起回家”。


      人间至味是清欢,荷之四境,根本就是一场清欢哪。



xinhua

心  华



姓名:刘捍华

年龄:已无惑

作品:思远调

爱好:所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