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艺苑 | 段华:笔尖,在乡愁和童话中舞蹈

岳阳日报洞庭 2018-01-18 06:47:47


副刊岳阳日报 2017年3月13日




笔尖,

在乡愁和童话中舞蹈

文/ 段华

张凭栏是一位灵魂歌者,她站在小城的阳台上守望故乡的田园山水,鸡鸭鹅鸽,凭栏击节,真情放歌。

张凭栏是一位煽情舞者,她穿行在两个世纪之间的多彩舞台,悠悠长袖挽起悠悠乡愁,翩然起舞,把受众轻而易举地带入她独有的梦幻天下、童话世界。

这,就是我读毕《借你一脉山水》的直觉。

如果说艾青眼中的泪水至今保持滚烫的温度,那是因为中国人最懂情为何物!从乡村走出的一代代作家,总是挥之不去的对土地的眷念,对乡愁的痴迷,对乡亲的感怀!然而,我却愿意固执地认为当下像张凭栏这般眷念、痴迷和感怀者,多乎哉?不多也!有些作家关注的是农村故人故事,新貌新风,这些当然需要,也颇含时下颇受重视的“正能量”,但张凭栏笔下的农村不仅有故人故事、故人新事、村容村貌等内容展示,她的笔尖还有如她司空见惯的犁铧之锋,朝土地深处、历史深处、思维深处掘进。

《膜拜土地》中,作者写一位老农在手握镰刀收割新稻时猝死田头,与他耕种了一辈子的土地壮别。“老人用生命的最后一腔热血,给养育了他一辈子的田土行了这么一个大礼,来了一个最热烈的拥抱……”

这是一般的乡土散文吗?这是大写在高天厚土之上的英雄史诗,这是刻在历史长廊上的不朽雕像!还有什么文字比这一节更能说明农民对土地的膜拜与依恋?还有什么意象更能揭示“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的庄稼汉敬业精神之崇高和人格之伟大?这不是作者将偶然发现随意搬上稿纸,而是因为她的血脉连着这山水之脉、田地之脉。“从血管里流出的都是血”,而不是拧开龙头就放的自来水!

当然,更多的是作者对故乡的朝晖夕阴、明月清风、溪声山影、犬吠鸡鸣的再现和回望。“只要向着故乡的地方,那一抹山影和夕阳就在眼前……”张凭栏旁若无人地在水墨丹青的华容的芳菲大野上舞蹈,牵引着桃花山的春风,踢踏着华容河的涛声,对着月亮街的池塘整理妆容后,挽上一片坝上的云作为披肩,仪态万方地朝墨山的花海和自留地里的五谷杂粮一路狂奔,闪展腾挪,婀娜多姿,把万千柔情酣畅淋漓地洒向这一脉山水!她以女作家特有的细腻和温柔,用童话般的纯真和美妙构架成原生态加梦幻化的唯美空间,让读者在不染纤尘的精神境界中从容淡定地洞察田野山川所深蕴的人性美、理性美,哪怕是“随意写故乡”,也能见微知著,哪怕是看到一头老牛“哞”的一声,她也能感受到牛在给她打招呼:“它那安详、淡然的眼神永远是那么和善,让你不得不对它无怨的劳作心存感恩……”

张凭栏的笔尖既是舞蹈者的足尖,也是她张氏家族丈八蛇矛的枪尖,时不时点在穴位,戳在痛处!倾诉衷肠写乡恋的同时,她熔铸真情写乡愁,她为无序开发导致农田的逐渐消减现象而忧患:“我们抬头便能看到的脚手架在不断从城市边缘伸向田野的上空,让那些归来的大雁找不到村庄的树影……”(《到田野去》)字字行行牵柔肠,点点滴滴是乡愁!

张凭栏对语言的锤炼和对人物的素描,也达到了令人赞叹的境界!写山水云岚如梦如幻,写父老乡亲活灵活现,满纸意象缤纷,那呼之欲出的人物在字里行间插秧割禾种菜喂猪,读者可零距离触摸到他们粗糙的手掌,感受到他们肩挑手提时胸腔的剧跳和厚重的喘息。即使是写泼妇骂街,也能“骂”出农村妇女的真性情,“骂”出邻里街坊的另类爱。掩卷深思,只觉这群人物化为流动于田园村庄之中的写意群雕,泥土一般朴实,岩石一般坚韧,杨柳一般柔顺,青松一般伟岸!这,大概就是作者欲传递给读者的中国农民伟大的人格美、人性美、人情美的文化信息!文脉与国脉相通,张凭栏所借的这一脉山水,何尝不是作者脉博与时代脉博同频,与国脉共振的相承一脉呢?

借你一脉山水,撩我万缕乡愁。华容有个享誉三湘的女作家群,作为县作家协会主席,张凭栏与县文联主席阮梅是这个群的群主。这是一个以集体的姿态在文学园地纵情舞蹈的美丽团队!她们舞出的美属于我和他们共同的家乡华容县,也属于这个“厉害了”的“我的国”!



文字 | 摄影 | 书画

-岳阳日报洞庭-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评论功能现已开启,我们接受一切形式的吐槽和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