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小屋•来稿 | 跟踪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17 03:36:50



作者 | 16级历院张一扬

排版 | willingLee




雾又大了,其实,她也说不清,这到底是雾,还是霾。手机又震动了,拿出来凑近一看,还是大雾预警。


这条路不像昔日一样繁华,她还记得前半年和朋友在这里撸串,看着大妈们跳广场舞,看着来来往往的小情侣,还有打打闹闹的小孩子。雾来了,或者是霾来了,人们都躲在家,能不在外面就不出来。防霾口罩,防霾面具,总是轻而易举地隔开相熟的人。


这是这个月第几次加班,她不知道了,总是很突然地被通知,今晚留下来整理一下明天会议的资料;今晚改一下那个策划;今晚出个策划吧……她还记得上周抱怨时,同事笑着说:“谁让你单身呢,没有约会。”对啊,27岁了,她单身了27年,没有男朋友的生活,她学了跆拳道,学会了通下水道,熟记了城市的每一条公交路线。说她是女汉子,没人会否认吧。




下了公交,经过两条小巷,才会到她租的房子,暗黄路灯在雾霾的掩盖下更加昏暗,不由得打开手机手电筒,似乎这样才能看清路。


等会,这是什么声音,窸窸窣窣的。她不由想起了上周新闻报道 —— 三个年轻女性晚归时,被敲晕,割开动脉。但因为雾霾太大,没人看到。早上被发现时,已经失血过多而死。看到了自己租的房子,她加快步伐,跑了进去。旁边的那个房子灯居然亮了,这间已经空了两个月的房子终于租出去了,但是因为她早上7点离开,晚上总是10点左右才会回来。她也不知道所谓的邻居是谁,什么时候搬进来的。


关了手机的手电筒,突然想到上周父亲打来的电话,那天正好心情不好,父亲的电话打过来,自己情绪没控制住,冲着听筒吼:“你知不知道我天天累死了,每天晚上10点才能回来,你不知道我一个人住多害怕,你每次都是问我好不好,我不好,不好……”想到这,她突然有点难受,妈妈在自己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父亲一个人把自己拉扯大。给爸爸拨了一个电话过去,没人接。看了看时间,哦,可能是睡觉了。父亲一直没有买过手机,家里面有一个当时政府送的座机,一用就是十几年。



跟往常一样,睡不踏实的觉,在半睡半醒中起床,收拾好,继续上班。做不完的工作,写不完的策划,挨不尽的批评。中午,租房子的阿姨突然给自己打来了电话:“你晚上回来小心点,我听有人说,租你旁边房子的那个老头,天天晚上10点出去,你回来之后才回来,你小心点啊,那个老头不高,但是看起来很凶狠。上周末他匆匆过来租房……”


接完电话,吃完饭,和以前一样的忙碌。总是感觉自己很忙,但是说不出来,到底在为什么而忙。没有自己的房子,没有时间回去照顾父亲,没有时间和同事出去玩乐,似乎,工作这么长时间,一无所有。



时针指到9时,终于改完了明天要的策划,和往常一样,搭座公交来到那条小巷。“噔噔噔,噔噔噔,哒哒,噔噔噔,哒哒……”不对,后面有人,回头一看,雾霾遮掩着小巷,看的并不明确,遭了,是不是新闻报道的那个罪犯?她不由得加快了步伐,跑向了自己的房子。旁边的房子开着灯,让晚归的她感到很安心。但突然想到中午那个阿姨的话,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小房间。父亲的电话还是打不通,也不知道他这几天在干嘛。她想了想,明天中午再打吧。昏昏沉沉的爬上床,回想刚刚的事,总是觉得不安全。



去公司的路上,她去买了防狼喷雾。昨天修改的策划还是出了问题,部长皮笑肉不笑的说了半个小时,成功的挤压了吃饭时间,也让她忘记给父亲打电话。今晚没有加班,明天是周六,不用上班,她索性约了在同一座城市的大学同学,闲聊,吐槽。不小心已经到了9点了,和往常一样搭公车,回家。她似乎已经习惯每晚十点回家了,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长时间,她并不清楚。


走在那条小巷中,想到自己买了防狼喷雾,她低头在包里翻找,以防万一。突然,有一道黑影闪过,包被人抢了,扔在地上,抬头,一个魁梧的男子,大大的口罩遮住半张脸,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右手玩着一把不大的小刀。“嗯,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家里面的孩子,你也真放心,你出去干啥了?”她不停的后退,颤抖着说:“你认错人了吧,我没有孩子。”“没有孩子。嗯,你也真心狠。”一不小心,已经退到墙上,男子迅速压住她,左手取出一个湿巾,使劲地摁到她的脸上。她无论这么挣扎,都被男子死死地压在墙上,努力地屏住呼吸,可还是感觉吸入了什么,头沉沉的。突然,男子似乎被什么撞了一下,她也被松开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说:“快跑。”她赶快向自己的房子跑过去,近了近了,马上就到了。身后两个人打斗的声音似乎就在耳边,她更是没了命的跑。邻居房子灯还亮着,包被扔了没有钥匙,开不了自己的房间。她来不及多想,敲了敲邻居的门,想看能不能待一会,在外面,太危险了。门没关,房间没有人,她呆呆地坐在房间里门口的小板凳上,就这么呆呆地坐着。11点了,邻居还没有回来。可想到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她忍不住的颤抖……



早上,被警报声吵醒,才发现自己就这样坐着睡着了。走出邻居的房间,这个不大的小院里站满了人。昨天晚上,那个罪犯又出来犯罪了,邻居的那个老头和他打斗,那个罪犯应该是被老头打了一棒,老头脖子上也被割了一刀,就这样,两个人都流血过多,死了。她突然意识到,那个老头,是为了救自己吧,赶快跑过去和警察说昨晚发生的事。


房东摆着一张臭脸,毕竟,出了人命的房子,很难租出去了。房东走进老头租的房子里,突然发现了什么。跑出来拉着她往房间走:“哎哎哎,你进来,这个是不是你。”她一脸茫然地走进那个房子,柜子上只有一张她和父亲的合照。



— END —


*往期精彩*


此雾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寻

《接受的能力》——《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

《风从远方来》| 《一扇朝北的窗》

扒一扒师大最近的“大”事件 | 他一直奔跑在路上

| 师大新闻汇总VOL.1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