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销售价格联盟

古琴|忆故人

空静梵音 2017-12-06 22:14:13

成公亮《忆故人》


高卧、静坐、尝酒、试茶、阅书

临帖、对画、诵经、咏歌、鼓琴 

焚香、莳花、候月、听雨、望云

瞻星、负暄、赏雪、看鸟、观鱼 

漱泉、濯足、倚竹、抚松、远眺

俯瞰、散步、荡舟、游山、玩水 

访古、寻幽、消寒、避暑、随缘

忘愁、慰亲、习业、为善、布施。 

――人生四十乐事而已 


成公亮《忆故人》


听《忆故人》

《忆故人》亦名《山中思故人》、或《空山忆故人》,传为蔡中郎作……卢陵彭庆寿识。此曲彭祉卿先生童时受自趋庭,研精三十年,未尝间断,故造诣独深,含光隐耀,不滥传人,自前岁漫游江浙,偶一抚弄,听者神移,争请留谱,於是大江南北流传渐广,惟辗转抄习,浸失其真,或竟自是其是,先生辄引为憾,将复秘之。余既於去秋与先生订交,琴尊酬唱,辄相追陪;一年来欲就学而未敢以请,盖有以知乎先生之志也;今幸得而承教矣,且尽得先生之奥矣,而於先生之志,恶可以不书。虽然抱璞守真,责原在我,循规絜矩,还冀后人,乙亥冬十月真州张子谦识。

一听到《忆故人》,心里就会湿润,隐隐的感动中仿佛看到陌生的老朋友,陌生是因为古人的缘故,老朋友也因为是古人的缘故,白袷映月,玉树临风。“玉树临风”,玉树是什么树呢?颇让我猜测。肯定不是宝玉雕刻出的树,那不自然,那是工艺品,再说宝玉雕刻出的树一临风,还不倾倒、还不玉碎?“昆仑玉碎凤凰叫”,这只能是李贺,而不是韦应物。从“玉树临风”这四个字开始,我总会连带着想到韦应物。 

而“玉树”之“玉”作为形容词,怎样的树才配得上它的修饰呢?这更让我猜测。 

后来我想能配得上“玉”作修饰的树,只能是梧桐,这大概也是琴材的缘故。 


古琴用桐木做面板,用梓木做底板。古人有古人的说法,认为桐木是阳,梓木为阴,琴乃阴阳合成。通过这个说法,我们大致知道古琴的制作工艺在汉代已经是它的成熟期了。现代人有现代人的说法,桐木较为松疏,利于发音;梓木较为坚实,利于蓄音。我向熟悉西洋乐器的人打听,他们说小提琴的制作也是如此,用较为松疏的木材做面板,用较为坚实的木材做底板。这是科学。西洋人讲科学,我们讲思想。顾颉刚先生说过,阴阳是中国人的思想律。 

阴阳在很多地方成了套话,太大而化之了。所以我见到沈括的话就觉亲切可信,沈括的这段话有研究也有实证:“琴虽用桐,然须多年木性都尽,声始发越。予曾见唐初路氏琴,木皆枯朽,殆不胜指,而其声愈清。”(《梦溪笔谈》卷五乐律一) 


成公亮《忆故人》

昨晚我听完《忆故人》,不免思来想去,觉得我们在现代生活里最缺少的是什么呢? 

钱?希望?爱与荣誉?革命?艺术?交往?好东西?男女?山水?邮票?书籍?羊羔美酒?阳澄湖大闸蟹?这些当然也缺,但在我看来最缺少的却是回忆。李白说清风明月不须一钱买,子曰回忆也不须花一钱,花了钱也买不到。 

浮躁,紧张,时尚,潮流,赶,忙忙碌碌,精疲力竭,哪有回忆的心态?哪有回忆的时间?哪有回忆的体力? 

回忆有时候就是一种体力。 


信你听《忆故人》,你就会觉得古人的体力似乎都比现代人好,起码不神经衰弱,是这样的游刃有余,一点也不累。 

在我所听过的《忆故人》中,吴景略先生的《忆故人》得于声外,所以此众人所不及也。得于声外不容易,我觉得能在得于声外之时,还能声在音中,就更不容易了。吴景略先生的《忆故人》差不多如此,所以能够意韵萧然,也能够让我有皮肤上的享受―话说初秋之夜,天气闷热郁积,忽然凉风习习,真是清爽之极。 


据说《忆故人》的来历不远,与传统的《空山忆故人》和《山中思友人》也没有什么相似之处,但我总觉得颇具古意,这一份古意与《碣石调幽兰》的古意又不同。《忆故人》的古意是其中有诚挚的友情。诚挚在现代肯定属于古意的范畴了。看来新有各种新法,古也有各种古法―都是高深莫测的。 

但吴景略先生的琴风一点也不高深莫测,尤其是他的《忆故人》。这种享受求之不得。



 推荐阅读 


清心莲音

刘珂矣|渡风

愿做菩萨那朵莲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疗愈:和风徐徐 谦谦云水间

阿佳组合 - 缘(藏语)

笛箫 | 心无尘,澄净空灵

梵音|绿度母心咒

藏语心经|悠然心动,妙处难于君说

禅静|菩提树下

即为有生别,当做来生忆

风是穿山过水 拂面而来 (诵读:矣微尘)

【听声】闻风听雨